首 页 政务公开 长沙方志 长沙地情 工作动态 方志园地 数字方志馆 党务公开
环境保护

时间:2011-11-14      来源: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
 

 

    长沙是一座山环水抱,风景秀丽,名胜古迹甚多的城市。据史料记载:清代南郊雨花亭、金盆岭,东郊的杨家山一带,森林密茂,有老虎等野生动物时而出现。民国时期,一方面由于多次遭受军阀混战和日军侵略战争的破坏,近郊森林大量被砍伐,不少名胜毁于战火;另一方面,近代工业的发展,对环境也有一定的影响,如水口山一厂的废气和废渣,长沙电厂的烟尘,天伦造纸厂的废水等都对环境造成污染。加之城市卫生设施差,曾出现到处垃圾成山、污水四溢的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逐步加强对城市环境的保护,1954年改造了有长沙龙须沟之称的便河,修建便河下水道工程,彻底消除了便河污水之害。1962年长沙发电厂建成国内第一座麻石水膜除尘装置,除尘效率达8590%,局部地区的环境污染,一度得到控制。

    随着工业的发展,工业污染也日趋严重。为了加强环保工作,19722月,市人民政府设置环境保护机构,负责全市的环境管理工作。环境保护部门成立初期,着重于“三废”(废水、废气和废渣)、重点污染源的督促治理和环境污染纠纷、事故的处理。对噪声、放射性污染的防治与管理,尚无力顾及。

    19721975年,湘江长沙段全段水质尚属轻度污染,除砷的检出率和超标率分别为304%和122%外,氰化物、汞、铬、酚检出率较低,均无超标现象。19761978年,湘江长沙段已处于中度污染。主要污染是汞,除长沙增加一定排放量外,主要污染物来自上游城市。从水体污染物综合分析,湘江长沙段  与长江、黄河、珠江三大河流比较,污染程度比长江、黄河略  重,比珠江轻。浏阳河处于轻度污染向中度污染的过渡阶段。长  沙市区大气污染呈带状分布,以旧城区污染较重,新建区次之;  河西沿江区,地处山河之问,污染较轻。以二氧化硫污染为例,城区二氧化硫日平均浓度为0135毫克/立方米,高于南京、上海,低于北京。

    19811985年,长沙市环境保护工作有较大的进展,宏观决策逐步从单纯的工业三废治理转变到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开展了对湘江污染综合防治的研究工作;建成日处理能力6万吨的污水处理工程;完成72个重点污染源的治理;更新改造锅炉590台,调整工业布局,搬迁了一批污染严重的工矿企业;审批三同时项目(即企业在进行新建、改建和扩建工程时,其防治污染及其他公害的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产使用的规定)5 19项;对主要交通要道实行禁呜喇叭的规定。通过监督治理,取得初步成效。尽管如此,由于环境污染治理,历史上欠帐太多,六五计划期间面临的环境污染问题,仍然十分严峻。长沙是一个以燃煤为主要能源的城市,大气中降尘和总悬浮微粒超标率为100%,二氧化硫超标率在60%以上;反映大气综合污染的酸雨频率和酸度,在我国南方的大中城市中,长沙仅次于重庆和贵阳,超过上海、南京和广州。浅层地下水污染,以旧城区为最。自沙井、鸳鸯井、桂花井等9大名井、古井,有8口井水检出有砷和汞,其含量接近国家标准。固体废弃物堆存总量达2900多万吨,占地90多万平方米,特别是化工废渣,尚无理想的利用消纳途径。噪声扰民,日益尖锐。据1984年初至1985年上半年群众来信来访统计,反映噪声扰民的占54%。    19861989年的4年中,全市治理锅炉、窑炉、土灶907();建成市区烟尘控制区35平方公里(占建成区面积的42),占全省烟尘控制总面积的50%;新增工艺废气处理设施40套,年处理能力35亿立方米。市区大气中总悬浮微粒年平均值由1985年的456微克/立方米下降到1989年的332微克/立方米,降低2719%;降尘年平均值由1985年的2520吨/月平方公里,下降到1989年的2198吨/月·平方公里,降低1278%;烟尘污染基本得到控制。4年中,全市建成各类废水处理装置112套,年新增废水处理能力13201万吨。从1988年起,市环境保护监测部门对全市100家废水处理设施,实行全面监督管理,使设施的运转率由1986年的30%上升到1989年的81%,合格率由60%提高到86%。全市工业废水总量为13992万吨(含单位自备水源排水量9400万吨),其中无需处理的废水5500万吨,需要处理的8492万吨。1989年处理废水44375万吨,处理率为5226%;经过处理符合排放标准的2904万吨,占经过处理的工业废水的6546%。湘江水质明显好转,水体中重金属含量逐年下降。1989年监测,重金属污染物均未检出,但有机污染,如氨氮、油类间或超标,水质总合格率为928%,饮用水源连续4年保持在国家二级地面水标准。1986年春夏之际,长沙铜官江面出现了10多条江豚成群戏水的动人场面,是湘江水质明显好转的生态象征。江豚对水质的优劣十分敏感,在湘江长沙段已有近20年不曾露面。在同一期间,审查“三同时”项目1857项,总投资为1797亿元,其中环保投资48303万元,有效地控制了新污染;共下达环保治理补助资金15098万元,建成治理项目54项,在建项目14项;建成和在建的治理项目占“七五”计划期间限期治理项目的7907%;圆满地完成大气、水质、酸雨、噪声等项目的监溉任务和《长沙市环境质量报告书》的编写工作等科研课题19项。1988年,长沙市被列为全国32个环境综合整治定量考核的重点城市之一。按照全国统一的综合指标考核,在1989年的考核中,综合得分名列第9,其中环境质量和环境建设列第10名。

1990年资料分析,经过七五计划期问的综合治理,全市环境污染发展速度有所下降,局部环境已有所改善,但整体环境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大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有所增高,酸雨呈上升趋势;饮用水源水体中的有机物污染仍在发展;一些主次干道交通噪声出现超标;旧城区人均绿地面积减少,城区生态环境质量较差;部分企业由于领导人环境意识差,污染处理设施没有正常运转;乡镇企业在发展中忽视环境保护,农业生态环境正在恶化。因此今后环境保护的任务仍十分艰巨。

第一章  环境状况

第一节  环境质量

    一、水环境

    地表水:长沙地处湘江下游,濒临洞庭湖,地表水丰富。湘江长沙段,南起长沙县暮云市,北至望城县乔VI镇,长74公里,是长沙地表水的主干水系。

    浏阳河全长222公里,是湘江长沙段的最大支流,与捞刀河、沩水、靳江河等主要支流,组成长沙市丰富的地表水网。

影响地表水质的主要是城市污水。长沙市城区污水排放系统主要有6条:旧城区废水由截污管网送至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后,排人捞刀河;便河区废水沿天心路和建湘路东侧的便河干管,经伍家岭、陈家湖渔场排人浏阳河;新建区接纳南起东塘,向北沿韶山路的废水,经东郊湘湖渔场排入浏阳河;石马铺一圭塘工业区废水分两支排放,一支排人圭塘河转入浏阳河,另一支经桂花村、五一村、杨家山、京广复线东侧人浏阳河;新开铺区和河西工业区废水多以分散直排湘江。此外,四县一郊集镇废水,通过各支流汇入湘江。1987年全市废水排放总量为21 110万吨,其中工业废水占废水总量的5717(见附表1)。主要污染物年排放量:汞76公斤、镉3011公斤、铬248吨、砷57吨、铅22吨、酚166吨、氰97吨、油147吨、化学耗氧量13055吨。湘江各污染物浓度年平均值,除氨氮外,基本上未超过地面水二级标准。主要污染物为化学耗氧量、生化需氧量、氨氮、酚、铅、汞、铜等,而以有机物污染较严重。上述污染物浓度,不同时期的最大值,均有接近或超过国家地面水二级标准的样品出现。氨氮,几乎在整个江段都有样品超标,列为控制断面的三汊矶断面尤为突出,其综合污染指数为13 16,属轻污染水质。但在湘江长沙段各断面中,三汉矶断面污染是最重的。1987年监测,氨氮年平均值为090毫克/升,最大值为282毫克/升,超标464倍,超标率为478%。 

湘江水质随着空间和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不同的断面接纳污水的数量和污染物浓度的差异,造成水质污染程度的不同。三汊矶一带,化工、冶炼企业排污量及综合污染指数比猴子石断面高0.139。湘江属径流补给河流,流量与径流大小密切相关。洪水期水质污染除受正常排污量的污染外,降雨时大气污染物被淋洗而转化为对水体的污染,地表径流对地表污染物的洗刷,流速加大,使河床底泥重金属污染物泛起,造成水体污染物浓度增高。

枯水期(一季度)水质污染较严重,洪水期(二季度)次之。洪水期虽其流量最大,流速最快,但水质污染程度仍高于丰水期与平水期(三、四季度),污染物浓度最大值多在这一时期出现。

    浏阳河水质,市环境保护监测部门19831987年常规监测分析,可分三种类型。

    一类是以黄花洞、小溪河为代表的背景水质,各项污染物浓度一般都低于地面水的一级水质标准,属清洁水。

    二类是小溪河至浏阳县城关镇和闸坝至东屯渡一段为清洁水质。、此两河段的长度约占浏阳河总长度的80%,是浏阳河的主体水质。两河段检测的各项指标的污染物浓度,大都低于国家地面水二级水质标准。

    三类是浏阳县城至闸坝、黑石渡至新河三角洲和浏阳县铁山桥段属较重污染水质。1986年秋,黑石渡、三角洲断面溶解氧分别低于025毫克/升和090毫克/升(国家地面水质二级标准为6毫克/升)1986108日和1 14日,黑石渡至三角洲河段两次发生死鱼事件,1987722日丰水期又发生死鱼事件,这主要是有机物污染所致,水中溶解氧几乎为0.1987年,上述三个河段均有3项以上的污染物指标超标,而浏阳河口污染物超标项目多达6项,其中氨氮超标率为857%,化学耗氧量超标率为330%,生化需氧量超标率为778%。其中铁山桥断而据19831987年监测:铜、镉、PH值超标率均为100%。1987年检测,铜一次最大值为935毫克/升,超标934倍;镉一次最大值0365毫克/升,超标73倍;溶解氧、化学耗氧量、氨氮分别超标400%、250%和88%,属重污染河段。

通过治理,湘江长沙段水质已恢复和保持在地面水环境质量二级标准水平,水质逐年好转;浏阳河除个别河段水质属中度污染外,90%以上的河段保持在地面水环境质量二级标准水平。

    地下水:长沙市区地下水源,总储量为37800万立方米/年,含水层较浅,一般距地面不超过30米。

    根据地下水点高程测量和地下水位观测,市区地下水分为南、北两个区域:南区以侯家塘为中心,南起长沙铁道学院,北抵清水塘一带,西临湘江,东到东屯渡,地下水基本是由南向北排泄;中以胜利路为界,东部地下水东折流入浏阳河,西部地下水西折流人湘江。北区以国防科技大学为中心,东北起于浏阳河,南至展览馆路,西临湘江,地下水主要流向由东南向西北。地下水水位高于湘江、浏阳河,是湘江、浏阳河的补给水源。

    1948年市政当局统计,,市内凿有水井3303口。由于自来水的逐步普及,加之市区的改建和扩建,大部分水井被填废,到1987年仅存水井1000余口。

由于城市工业的分布不平衡和地质构造中污染物含量的不同,局部地区地下水某些污染物浓度呈偏高趋势。湖南医学院、幸福桥、长沙啤酒厂、湖南省精神病院、长沙化工机械厂、蒋氏墓庐等地井水都测出了汞,其中长沙啤酒厂和蒋氏墓庐井点历年出现超标;白沙井周围无排放含汞废水的工矿企业,但年年检测有汞,含量随水期变化而变化,原因待查;油铺街至南门口沿湘江一带,火车南站、矿山通用机械厂及新生印刷厂地区,砷污染面积达97平方公里,占总监测面积的10%,超标点多在旧城区;锌污染面积达50平方公里,占总监测面积的59%,并有逐步扩展至整个市区的趋势。1984年、1985年两年监测砷、锌超背景率分别为965%和975%,超标点仍局限于工农路15号井。长沙市第三中学及中山路一带局部几个井点主要为铬污染,超标点有螃蟹井和楠木厅等3 口井,其原因是原街办小电镀厂污染所致。上述小厂虽已停产,转产多年,但井水水质污染仍出现超标。这说明:地下水质一旦被污染,要恢复原貌是相当困难的。氰化物污染呈点状分布,如长沙拉丝厂井、长沙铁路分局井、松桂园井等,最高值在0002 0003毫克/升之问,其原因主要是受工业废水排放的影响。1986N 1987年临测,氰化物、六价铬浓度呈下降趋势,证明一部分街办小厂停产和转产对减轻污染是有效的。硝酸盐氮、亚硝酸盐氮、氨氮(简称三氮)污染,主要分布在旧城区及其周围。硝酸盐氮和亚硝酸盐氮呈交叉重叠污染,而亚硝酸盐氮污染程度和污染范围居三氮之首,平均超标率为52%,平均超背景率为60%,污染面积达60平方公里,占败测总面积的65%;硝酸盐氮平均超标率为26%,平均超背景率为70%,污染面积56平方公里,占监测总而积的63%;氨氮污染程度较轻,平均超标率为13%,平均超背景率为22%,污染面积4平方公里,占监测总面积的44%。三氮污染主要受城市生活污水的影响,故旧城区地下水三氮污染浓度高。铁、锰污染也主要分布在旧城区及南部新兴工业区,平均超标率在2243%之间,平均超背景率分别为64%和61%,污染面积占监测总面积的90%左右。

    市区浅层地下水水质可划分为5个区域。

    清洁区,主要分布在南郊、东郊及河西等城市外围区,而积55平方公里。其取样井点污染检出率低,检出浓度均未超标,仅有极少数样品的个别项目超出背景值,完全符合饮用水标准。

    轻度污染区,主要分布于豹子岭、马家冲以北城郊结合部和白沙井、蔡锷路一带。北郊落刀嘴、四方坪、鸳鸯井地区为清洁区与污染区的过渡地段,面积为91平方公里,该地区地下水质略加处理,仍可作生活饮用水源。

中度污染区,主要集中在市内及河西高教区,市内形成了较明显的三个污染块:一是沿湘江东岸,包括黑石渡、迎宾路、韭菜园、东茅街、白沙岭、火车南站,面积88平方公里,主要受硝酸盐、亚硝酸盐、锰等的污染;二是义茶亭、湖南橡胶厂、湖南省中医学院、长沙标准件厂一带,面积约4平方公里,主要受“三氮”污染;三是湖南省精神病医院、长沙卷烟厂等地,面积25平方公里,亦为三氮污染。

重度污染区,主要分布在竹山园、清水塘、先锋厅、三兴街至南f-j口一带的湘江高漫滩一、二级阶地,面积为28平方公里,受“三氮”污染严重。

    严重污染区,主要是由于工业废水渗人地下而形成的零星小块,如西园34号井、永兴街52号井水质严重受重金属污染,长沙制革厂井点主要受有机物废水的污染。长沙市区浅层地下水清洁水质面积占建城区面积的6637%;轻度污染区占建城区面积的1171%,均系郊区居民的主要生活饮用水源。地下水污染严重地区主要是旧城区,占建成区而积的2192%。

此外,浏阳县城关、浏阳永和地区等人口集中、工业发展较快的集镇,地下水质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

  二、大气环境

  长沙市大气环境质量主要受煤烟尘污染,19801987年能源消耗增长4286%,年平均增长739%。能源消耗的增长,给市区大气环境治理带来了压力。

   据市统计局统计,1987年全市耗煤1212万吨,加上企、事业单位直接从矿山自运的计划外用煤,年耗煤量达180万吨。全市年排放废气160亿标立方米,一氧化碳146万吨,二氧化硫44万吨,烟尘34万吨。

    市区大气环境污染主要呈带状分布,南北走向形成三个污染区域:湘江与建湘路之问,南起火车南站,北抵浏阳河路为旧城区;京广复线与建湘路之问,南临东塘,北至黑石渡为新建区;湘江与岳麓山之间的狭长地带为河西沿江区。据197619794月大气监测数据综合分析,旧城区总日平均浓度,飘尘为0247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为013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为0033毫克/立方米;新建区飘尘为0133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为0088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为O025毫克/立方米;河西沿江区,飘尘为0066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为0023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为0005毫克/立方米。三个区域的监测数据比较,大气污染河西沿江区最轻,而旧城区最重。此外,城郊还形成了南郊机械工业区、石岭塘轻纺工业区、北郊和三汉矶化学工业区等污染区域。

    19811987年,市区大气中总悬浮微粒(TSP)监测一次值数据共4036个,一次值超标率为52%,最大一次值为3725毫克/立方米(1985年冬季火车南站点),超标27倍。7年共获得日平均数据1025个,日平超标率5532%,最大日平均浓度为2624毫克/立方米(1985年冬季火车南站点),超标775倍。

    长沙市各年的TSP年日平均值在全国中等以上城市中处于中度偏低水平。市区TSP浓度1982年为0371毫克/立方米,在统计的全国50个中等城市中列41位,低于南方23个城市日平均值047Q毫克/立方米的水平;1983年为O370毫克/立方米,在统计的全国33个城市中居25位;1984年为0549毫克/立方米,在统计的60个城市中位于38位。

    7年的监测数据表明:TSP浓度冬季严重,7年日均值超标075倍;春秋季次之,分别超标045倍、0337倍;夏季污染较轻。

    市环境保护监测部门19811987年对市区各功能区进行7年的监测数据(见附表8)比较:商业区氮氧化物、二氧化硫、一氧化碳的年日平均值均高于其他功能区,总悬浮微粒浓度为0396毫米/立方米,仅次于交通干线区。商业区大气污染比工业区较为严重,其主要原因是:长沙地区的气候条件为夏季多东南风,冬季多西北风,而市区两端为工业集中区,南煤栈、毛家桥煤栈和松桂园煤栈等三大煤栈也设在这里,厂区排放的工业废气,煤烟粉尘随风带入市中心;商业区原为旧城区,楼房林立,人口密度大,于家万户的小炉灶排放的废气,难以扩散;19831987年的五年中,机动车辆增长过快,交通拥挤,特别是五一路堵车现象严重,。这一路段机动车辆排放的废气,使市区中心大气污染物浓度大幅度增加;市区内基建工地的基建废土到处散落,汽车辗过,尘土飞扬,造成二次污染。

    根据1985  1987年市区大气监测数据综合分析,商业区、工业区、居民区、文化区均属中度污染,交通干线区属重污染,清洁区环境污染逐年好转。长沙市区大气的首要污染是降尘,其次是总悬浮微粒和二氧化硫。这三项污染物占综合污染指数的83P3,上,呈现煤烟型大气污染的特征。据1980年与1985年市区大气环境监测数据(见附表10)对照分析,大气中的二氧化硫呈上升趋势。

    (2)数据右(  )内数字为出现月份。

    19851987年环境监测数据比较,长沙市大气污染构成基本稳定,各污染物浓度在污染物中所排次序基本一致,而且负荷系数各年均无明显变化,除二氧化硫外,大气污染得到控制。

    长沙市区酸雨监测从1982年开始,设三个采样点,即五一厂_场中心代表点、朝阳新村观测点、马坡岭远郊对照点。根据这三个点测量,反映大气综合污染所造成的酸性降雨的酸度与频数,均呈卜升趋势。

    6年监测数据表明:酸性降雨主要集中在城区,其酸度规律是:工业区最高,交通繁华区次之,公园最低。酸雨多集中在2345月。酸度变化:春季最高,秋、冬季次之,夏季最低,且长时问间歇性降雨酸度更低。连续降雨,雨量在1520毫米时出现酸雨;雨量在1540毫米区间,PH值下降速率加快;雨量从40毫米开始,PH值降低到50 以下;雨量在40毫米以匕,PH值在45上下波动。连续降雨过程中,PH值呈递减趋势,其递减速度放慢。这是长沙市酸性降雨的重要特征。

    198219876年连续监测结果分析,市区降雨酸度、频数基本.卜呈偏态分布,PH t94、于550的累计频数由611%上升到897%,PH值小于450的累计频数由254%逐年上升到575%。实测降雨PH值逐年明显下降。

     三、声环境

    长沙市IB城区人口密度,1986年平均每平方公里43000人,最高每平方公里60000人;工业分布不合理,交通繁忙,道路狭窄,城市声环境污染日益突出。影响市区声环境主要是交通噪声、工业噪声、社会生活噪声以及建筑施工噪声等,其中尤以交通噪声危害最大。

    1987年,市环保监测站对市区18条主要道路的交通噪声进行监测的结果是:等效声级全部超标,其中等效声级在75分贝以上的交通干线约占监测总干线的45%,监测道路的交通噪声的平均值为758分贝。每小时车流量在1000辆以上的道路依次是五一路、韶山路、八一路,其中五一路车流量最高达1756辆/小时。

    暴露在不同等效声级下路段分布状况:市区18条主要道路总长度586公里,其中,等效声级在65_70分贝的路段长度为08公里,占总长度的14%;等效声级在7175分贝的路段长度为55公里,占总长度的94%;等效声级在76_80分贝的路段长度5 177公里,占总长度的883%;等效声级在81—85分贝的路段长度053公里,占总长度的09%。总计等效声级在70分贝以上的路段长度为578公里,占监测总长度的986%。交通噪声严重,矛盾突出,且部分路段交通噪声明显上升。浏阳河路1987年比1981年等效声级上升了10分贝;市区监测道路交通噪声平均值从1984年的724分贝上升到1987年的758分贝。

    市环保监测站于19791980198219854次对市区环境噪声采用N络法布点进行监测,监测数据显示,市区环境噪声平均等效声级在60分贝左右徘徊。

    纵观上表,环境噪声等效声级的平均值变化不大,但已超过居民、文教区标准10分贝,影响了市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而且污染面积在逐步扩大,市区中心噪声污染日趋严重。

    市区社会生活噪声主要反映在商业区,商店招徕顾客的音响噪声,婚丧喜庆的鞭炮声,宿舍区内小贩的叫卖声和集市贸易市场喧闹声等。市环保监测站1985年对南门口、东塘、北二马路等10大集市贸易市场进行噪声测定,噪声处于64--789分贝之间,平均为717分贝,其污染程度超过交通干线两侧70分贝的水平。

    1987年,按环境功能区223个点监测,有137个点的噪声超标,超标率为614%,其中居民文教区超标率达805%。

  四、地面环境

  影响长沙市地面环境的主要是各类固体废弃物。1988年固体废弃物产生量为11638万吨,比1987年增加1502%,其中炉渣占固体废弃物产生量的327%,工业废渣占265%,生活垃圾占236%,其他废渣172%。

    每年产生的炉渣和建筑垃圾,绝大部分用于填铺屋基,铺设道路基础,填坑或作建筑材料,基本上无积存。而工业废渣,特别是化工废渣,对环境危害大,目前大部分没有成熟的处理方法,除极少数被利用外,其余排入环境或就地堆存。长沙化工厂1957年建厂到1985年生产硫酸采用水法排渣,每年有3万吨硫铁矿渣随水排人浏阳河,致使新河三角洲河道淤塞。1985年,改水法排渣为干法排渣,废渣不再下河,部分用作水泥铁粉添加剂,其余未处理。长沙铬盐厂‘每年排放铬渣6000吨,三分之一左右用于玻璃着色剂和制磷肥,其余均堆存。长沙颜料化工厂每年生产钡渣、铅渣和锌镉渣1万多吨,湘江化工厂4生产的12万吨硼泥,亦均就地堆存,成为环境污染的新隐患。此外,生活垃圾的处理,亦成为城市的一个棘手问题。1986年,市政府在东、西、北开辟3个垃圾倾倒场,总面积为1467万平方米。仅两年多时间,东屯渡有5公顷农田被垃圾覆盖;陈家湖已被生活垃圾填平。固体废弃物已成为影响环境质量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外,农药、放射性、电磁、恶臭等污染,对长沙市的地面环境也造成了一定的危害。

农药:19491980年的31年中,全市化学农药施用量逐年大幅度增长,1969年施用量1862吨,1980年增加到12115吨,为1969年的65倍。1983年起,国家控制有机氯农药生产量,特别是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以后,一方面农民对农药施用量趋于合理,另一方面农民从降低生产成本出发采用土农药取代,农药施用量1984年比1980年减少7087%。但是,长沙县耕地土壤中“六六六”的残留量与玉林、苏州、黄石等地区比较仍是偏高的,证明高毒、高残留农药一旦污染土壤,降解是相当困难的。

    农药在农副产品中残留的情况较为普遍。1980年,浏阳县早稻糙米“六六六”最高残留量为11 1 1微克/公斤,超过国家卫生标准37倍;郊区晚稻糙米六六六最高残留量为09113微克/公斤,超过年度国家卫生标准30(见附表16)1980年对动物性食品的监测结果:猪肉、蛋品、鱼体中有机氯和重金属残留量,有75%的监测数据超过本底值。1986年监测浏阳县七宝L11个别地区稻田的稻米中,镉含量为124微克/公斤,是对照点的11.4倍,成为全省镉污染的严重地区之一。

放射性物质:长沙市放射性污染主要来自矿山开采,此外,还来源于科研单位和医疗单位的放射性废弃物的排放。1985年,全市共排放放射性污染物9436万吨。其中:716矿排放矿井废水6165万吨,掘进废石672万吨;煤炭坝煤矿产生的煤矸石1529万吨;浏阳县文家市等三家煤矿产生煤矸石1070万吨。这些都含有一定量的铀、镐等放射性元素。长沙市放射性本底值在1522r之间,而开采的尾矿、煤矸石和矿井废水中的含量,一般高出本底值十几倍,甚至几十倍。

    全市产生放射性废弃物的科研、医疗、大专院校等单位30多家,每年排放放射性废弃物9吨。过去,由于未进行集中处理,采取随意堆放和掩埋,构成了对环境的潜在威胁。1982年,湖南省第六工程公司在院内基建平基时,挖出掩埋在地下近30年的铯137放射性废弃物3件,内有报废的放射源,其剂量高达40毫伦/小时,超过本底值1999倍;湖南计算机厂内遗留着1958大跃进时期的放射性矿石,长沙有色金属加工厂伍家岭仓库内堆放的放射性废弃物等,造成了对环境的污染,后经有关部门组织清除,才消除隐患。

    电磁辐射:长沙市产生电磁辐射的单位有曙光电子管厂的中、高频感应加热机,长沙铝厂铝合金车间电熔炼炉,国防科技大学四系403微波暗室辐射源,408研究所米波干扰机、分米波干扰机以及电台、电视台发射天线的电磁辐射等。除少数几家企业从劳动保护角度出发,对高频加热机进行了电磁波的简易屏蔽外,其余尚未纳人污染防治之中。

恶臭:长沙市食品加工业的工业废渣和生活垃圾是产生恶臭的主要污染源,对环境带来一定的危害。长沙酒厂长年累月堆放在露天的酒糟废料,每年入夏,散发着难闻的臭气,使望月湖小区居民深受其害;陈家湖垃圾堆存场终日臭气熏天,污染周围的环境;长沙肠衣厂厂内肠衣腐臭,对职工身体亦有一定的影响。

第二节  主要污染源

    一、废水

    据湖南省和长沙市卫生、水文部门1972-1976年水质监测资料载:湘江流域水体中的酚、氰、砷、汞、铬5种主要污染物的含量明显增加,7个江段均检出酚、氰、砷,6个江段检出汞,5个江段检出铬。长、潭、株、衡四段比较,枯水期的检出率:株洲段酚、氰分别为545%、50%,衡ff=l段砷667%,湘潭段汞、铬分别为104%和354%。5大污染物检出最高值均在湘潭段,酚超过国家标准5 1倍,氰化物超过国家标准20倍,砷超过国家标准9倍,汞超过国家标准19倍,铬超过国家标准7倍。上述4个江段比较,长沙段的水质污染较轻,但湘潭段的严重污染对下游长沙段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19721975年,湘江长沙段(上游断面暮云市,中游断面湘江大桥下,下游断面新河三角洲)三段水质属轻度污染,除砷的检出率和超标率分别为304%和122%外,氰化物、汞、铬、酚检出率较低,均无超标现象;19761978年,长沙段主要污染物是汞,除本市增加一定排放量外,主要来自上游;由于上游的影响,酚在长沙段上游断面出现超标现象,中、下游断面均未超标。此外,坪塘镇厂矿化工废水和七家乡镇企业矽砂废水直排湘江,使这一江面形成较重污染。第三水厂取水区上游,有20多家工厂向湘江排放废水,对市区饮用水源存在着威胁。三汊矶断面主要受含铬、氟及造纸废水的污染。

浏阳河水质污染较重的是两个江段,一是上游七宝山至浏阳县城段,受七宝山硫铁矿、浏阳磷矿、永和磷肥厂、古港磷肥厂、浏阳氮肥厂及沿江10多家小造纸厂废水的污染,其中以重金属污染最为突出,主要污染物有镉、铅、。砷等。七宝山断而监测的PH值、镉,永和断而监测的砷、氟、氨氮,均超过国家地面水三级水质标准;二是浏阳河下游滩头坪至三角洲河段,全长仅95公里,却接纳长沙市区三股污水,年排放量8500万吨,占市区污水总量的三分之一。大围山系浏阳河水源涵养区,1950年,森林蓄积量为906万立方米,降水量为19575毫米,河水含沙量为010公斤/立方米。到1980年,森林蓄积量下降到497万立方米,比1950年减少4514%;降水量为16017毫米,比1950年下降1817%,河水含沙量为057公斤/立方米。比1950年增加47倍。森林砍伐失控,水土流失严重,降水量下降,径流量明显减少,排入浏阳河的污水却逐年增加,水质污染日益严重。

    二、废气

  1987年,全市有各种型号的锅炉1354台,总蒸发量为193123蒸吨/小时;工业窑炉986座;土灶2000多个。市区共有烟囱1823个,平均每平方公里22个,而且多为30米以下的低矮烟囱。由于受历史形成的不合理的工业布局限制,大、中型锅炉多集中在城市主导风向上风向一带,北郊、西北郊工业区(包括黑石渡、浏阳河路、伍家岭、新河、石岭塘、三汊矶)531平方公里范围内,共有锅炉99台,总蒸发量为43476蒸发吨/小时,占全市总蒸发量的四分之一。大量烟尘随风飘入市区上空,直接危害着人口稠密的市区中心,其中春季尤为突出。67平方公里的旧城区,居住人口2881万,高层建筑与低矮房屋混杂而立,建筑间距过小,通风条件差,生物净化功能不足。集中在旧城区的15万个居民生活小煤灶产生的废气无组织排放,加一卜安插在这一地区327台锅炉、茶水炉的烟尘污染,形成了一个浓厚的污染气垫,严重污染生活居住区的大气环境。市环保监测站198019878年监测,五一广场二氧化硫日平均浓度为0187毫克/立方米,冬季高达0273毫克/立方米,仅次于伍家岭工业区,Ngg-{,2。长沙化工厂、湖南制药厂、长沙发电厂、长沙印染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分别占全市总排放量的698  1783%;长沙化工厂烟尘排放量为3520吨/年,占全市总量的1419%,居全市第一位;长沙铝厂每年向大气排放氟化氢432吨,成为市区氟污染大户。

    从长沙、浏阳、宁多、望城凶县的状况分析,望城县的坪塘镇主要受建材工业粉尘和化工废气的污染;铜官镇主要受陶窑废气的危害;浏阳县古港磷肥厂年排放的一氧化碳多达51593吨,占全市排放总量的3246%,是古港镇大气的主要污染源;宁乡县煤炭坝煤矿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污染,成为全市集镇中突出的污染地区之一。

    市区南煤栈、毛家桥煤栈和经武路煤栈,机械装卸原煤无有效的防尘、除尘设施,煤尘滚滚,降尘和总悬浮微粒污染极为严重,煤栈周围建筑都被染成黑褐色。1985年,火车南站的全市年平均降尘为8838吨/平方公里,是对照点(马坡岭)98倍,占市区降尘、总悬浮微粒总量的30N 16%。

    1983年以来,市区大兴土木、拓宽主要道路,新建立体交叉桥,盖高层楼房,建住宅小区,基建工地分布各区,由于管理不善,没有坚持文明施工,大量建筑垃圾就地堆放,清除不及时,车辆辗过,尘土飞扬。据监测,降尘60%以上来自基建扬尘,扬尘已成为长沙市大气污染一大新的公害。

    三、噪声

    市区噪声分为交通噪声、工业噪声、生活噪声和其他噪声四种类型。交通噪声占36%,其他噪声占35%,生活噪声占18%,工业噪声占1 1%。据测试:交通噪声源的声级最高,其次是工业噪声,生活噪声和其他噪声最低。交通噪声与工业噪声对住宅区影响最大,居住在交通要道的两侧和工矿企业周围的居民受噪声危害最甚,住宅区的居民受鞭炮和小贩吆喝声等噪声危害较多。噪声源分布的状况,反映了市区商店、机关、学校、服务行业集中,城区街道小厂夹杂在居民区的环境特点。

    交通噪声最高的是沿江大道、浏阳河路,平均等效声级达80分贝,五一路、八一路、韶山路次之。上述路段噪声均超过国家标准,车流量在1000辆/小时以上,堵车现象频繁。

    工业噪声:长沙市环境功能区划分不明显,许多工厂与居民区混杂在一起,特别是50年代从手工业工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企业和街道小厂,生产条件落后,厂区与居住区无隔离带,有的工厂车间与民房仅一墙之隔,噪声对环境的影响十分突出。红卫织布厂的织机和发电机噪声高达100分贝,临界噪声也在80分贝以上,周围居民实在难以忍受。人民织布厂、红旗织布厂都属类似情况。

    生活噪声:随着家用电器的普及,生活噪声不断加重;婚丧喜庆、鞭炮轰鸣;高音喇掣L,招徕顾客;集市贸易,人声鼎沸。

    四、固体废弃物

    长沙市固体废弃物堆存总量,到1987年底止,达2930.20万吨,占地面积为9479万平方米。堆存量最大的是采掘废石,占堆存总量的9818%,占总占地面积的2414%。

    1985年,全市固体废弃物年排放总量17268万吨,其中浏阳县排放13383万吨,占全市排放总量7724%;宁乡县排放1916万吨,占排放总量1110%,市区排放1774万吨,占排放总量的1027%;长沙县排放116万吨,占排放总量的067%;望城县最少,年排放量为078万吨,仪占排放总量045%。从市区排放情况看,南区排放860万吨,占市区排放量的4848%;其次是北区,排放55 1万吨,占市区排放量的2925%;郊区最少,排放051万吨,占市区排放量287%。

  工业废渣主要集中在建材、非金属选矿业,其排放量占全市排放总量的9254%。煤矸石主要集中在煤炭采选业和化学工业,其中煤炭采选业占9890%;化学工业占110%。工业废渣年产生量在2000吨以上的有18家,占全市总量的9733%,其中浏阳磷矿年产生量12744万吨,占全市总量的8894%;七宝山硫铁矿年产生量517万吨,占全市总量的370%。

年排放化工废渣100吨以上的企业有13家,共排放废渣808万吨。其中:长沙化工厂350万吨,占化工废渣总量的4332%;岳麓化工厂155万吨,占化工废渣总量的19%;湘江化工厂120万吨,占化工废渣总量的149%;长沙铬盐厂063万吨,占化工废渣总量的78%。

 

第二章  污染控制与治理

第一节  废水治理

  一、工业废水处理

  长沙市工业废水有轻纺、造纸印刷、化工、电子、机械、加工等行业的生产废水。全市通过对建设项目实行“三同时限期治理及排污收费、罚款等行政经济手段,促进排污单位的废水治理工作。19731987年,各工矿企业建成工业废水处理设施234(包括乡镇企业矽砂废水沉淀处理设施69),总投资9831万元。1987年,全市废水处理量为3835万吨,占应处理废水7605万吨的5034%。其中市区工业废水处理量3120万吨,占市区应处理废水量的5947%;乡镇企业工业废水处理量715万吨,占乡镇企业工业应处理废水的3031%。全市工业废水处理达标率5591%。市区工业废水排放量达4550万吨,占全市工业废水总量的4985%。处理后循环利用的废水(包括冷却水)4822万吨,为工业用水总量的283%。常年运转的废水处理设施219套,占总设施数的936%。建成投入使用的废水处理设施有:

    ()深井曝气处理制药废水

    1983年,湖南制药厂进行深井曝气处理制药废水的可行性研究,1985年开始施工,198710月设备安装完毕并进行清水试车。

    该深井曝气装置日处理制药废水10001500吨,化学耗氧量的去除率为7585%,生化需氧量去除率为95%。处理后的制药废水,各项指标均达到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

    ()含油废水处理装置

    长沙市石油加工、机械、造漆等行业,年排放含油废水2000万吨,经过处理的废水有860万吨,占排放总量的43%,处理后达到国家排放标准的5 16万吨,达标率为600%。

    湖南造漆厂1981年建成含油废水处理装置。含油废水先经隔油池回收浮油后,再经油水分离机处理乳化含油废水,每年回收二甲苯13吨,价值2200元,回收各类植物油40吨,价值4万元。

    长沙石油厂1980年投资46万元,兴建一套含油废水处理装置,采用波纹斜板隔油加压溶气浮选处理新工艺,设计处理能力为200吨/小时。1982年投入运转,实际处理能力为1000吨/日。废水处理前,油含量100-150毫克/升,处理后含量为23毫克/升,去除率为98%,废水排放达标率为972%。运转6年,共回收废油900吨,价值50万元。

    ()生物接触氧化法处理印染废水

    长沙毛纺厂和长沙第二纺织印染厂采用生物接触氧化法和混凝法处理印染废水。印染废水经预处理后,进行生物接触氧化,再进行氧化脱色处理后排放。其色度、化学耗氧量、生化需氧量均达到或接近国家排放标准。

长沙毛纺厂198 1年投资50万元,兴建一套印染废水处理装置,处理能力为1600吨/日。1986年再次投资56万元扩建印染废水处理系统,扩建后日处理能力增加到2600吨/日。废水化学耗氧量进口浓度为200340毫克/升,处理后平均浓度为90毫克/升,去除率为670%;生化需氧量进口浓度为5060毫克/升,处理后为1520毫克/升,去除率为700%。    长沙印染厂1982年兴建一套印染废水处理装置,由于污泥无法处理,随废水排放达不到排放要求,从1987年起重新改建,并进行印染废水三级深度处理,效果良好。

    ()电滤法处理肠衣废水

    长沙肠衣厂1985年开始研究、设计电滤法肠衣废水处理装置,同年1'2月投入使用,总投资为17万元,处理废水能力为500吨/日。处理后废水中各项污染物指标都低于国家排放标准。

    ()造纸及含铬废水处理   

    长沙造纸厂1983年投资16万元建成一套造纸废水(白水)回收装置。投产后,每年回收白水50万吨,回收纸浆1250吨,价值7万余元。每年减少悬浮物排放量23 1吨、化学耗氧量290吨。处理后的废水达到国家排放标准。

    长沙铬盐厂生产废水中含有大量的六价铬,其浓度在20600毫克/升,年平均浓度为70毫克/升,PH值为20左右,是长沙市最大的含铬废水污染源。198 1年,化学工业部拨款100万元给该厂建立一座污水处理站,采用石灰、烧碱处理含铬废水。处理后的废水含铬量基本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但处理费用高,企业难以承受。1982年,由市环保办公室支持和协调,将临近的湘岳化工厂排放的保险粉盐碱废水引入长沙铬盐厂污水处理站,使废水中的六价铬还原沉淀,取得突出效果。为进一步提高效率,1987年进行改造,每年处理含六价铬废水134万吨,达标废水量为104万吨,外排废水中的六价铬浓度为05毫克/升,处理达标率为776%。每年减少对湘江倾倒六价铬931吨。

二、医疗废水处理

1987年统计,长沙市共有省属、市属及大中型仓事业单位的医院60家,日平均排放医疗废水4940吨,建有医疗废水处理设施的医院有26家,占医院总数的433%;日平均污水处理量为3185吨,占医院总污水量的645%。处理后废水能达到国家排放标准的医院12家,日平均废水处理量为2195吨,占医疗废水总量的444%,它们是:长沙市第二医院、湖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第二附属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3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湖南省总队医院、长沙铁路分局职工医院、长沙市传染病医院、长沙市结核病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湖南省商业职工医院、湖南省肿瘤医院等。

医疗废水的污染物为病毒、病菌。长沙市各医院均采用电解食盐法或液氯法处理医疗废水,废水经处理后均能达到国家排放标准。

三、放射性废水处理

长沙市放射性废水来源于矿山开采、科研和医疗等单位,日平均废水总量为2000吨,其中放射性医疗废水排放占总量的1%。

矿山开采放射性废水来源于国营716矿。该矿于1984年一次投资23万元建成铀矿开采废水处理装置,采用氯化钡一污泥循环一石灰沉淀的方法处理,日处理能力为1500吨,处理率95%。处理后的废水可达到国家排放标准,1985年初经湖南省环保局和长沙市环保局验收合格。

科研单位放射性废水80%已进行处理,处理后能达到国家排放标准。

四、矽砂废水处理

1987年统计,全市共有矽砂矿87家,其中市属企业1家,乡镇仓业86家。这些矿分布在郊区、长沙县跳马区、望城县坪塘区、宁乡县道林区等靠近湘江、浏刚河和靳江河一带地区,年生产矽砂186万吨,每年外排矽砂废水9005万吨、淤泥150万吨,尾砂50万吨;年处理矽砂废水433万吨,循环用水10815万吨,处理率为76%,污泥和尾砂全部得到无害化处理。

矽砂废水的处理方法为:就近利用塘坝、废矿坑作沉淀池,采用多级自然沉淀,沉淀后的废水循环使用,污泥抽入废矿坑回填,还田还土还植被。全市矽砂废水处理率1984年为33%;1986年为59%,1987年达到76%。

第二节  废气治理

    一、烟尘处理

    长沙市烟尘污染主要是锅炉、窑炉烟囱排放的。1987年统计,全市有锅炉(02蒸吨/小时以上)1463台,总蒸发吨位为21612吨。其中市区1358台,总吨位19666吨,分别占全市锅炉总数的95%;N总吨位的91%。已改造锅炉(包括消烟除尘)878台,占全市锅炉总数的625%。经改造和消烟除尘后,每年减少烟尘排放量17500吨,净化燃烧废气375857万标立方米,减少二氧化硫污染量10720吨。

    1987年,全市有工业窑炉935座,已改造238座,占窑炉总数的255%。其中市区_--r业窑炉715座,已改造191座,占市区窑炉总数的267%。改造后的窑炉每年减少烟尘量2000吨。

    锅炉烟气采用旋风除尘、除尘室除尘、隔板除尘(简称干法除尘)和水膜除尘(简称湿法除尘)等方法进行除尘。至1987年,全市先后建成“干法”消烟除尘设施822台,总吨位为1324吨,分别占锅炉总数的562%,总吨位的613%。由于锅炉废气中含大量的二氧化硫,致使消烟除尘设备容易腐蚀。采用麻石水膜除尘既可防腐,造价又较低,且除尘和脱硫效果较好。19611987年,先后建成麻石水膜除尘装置56台,总吨位2105吨,逐步由“干法”除尘转向“湿法”除尘。麻石水膜除尘后锅炉烟气林格曼黑度达标率为980%,烟尘和二氧化硫排放浓度达标率为811%。

    1961年,长沙发电厂建成266吨锅炉麻石水膜除尘装置,运行26年,除尘效率为8590%。1974年,湖南日用化工厂10吨锅炉安上麻石水膜除尘装置,除尘效率达70%。

    19879月成立“r长沙市烟尘控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统一组织烟尘控制,由过去单个的锅炉、窑炉烟气治理过渡到成片的烟尘控制。到1988年已建成烟尘控制达标区35平方公里,控制区内锅炉林格曼黑度合格率达940%,烟尘浓度排放合格率达922%,窑炉合格率达902%,土灶合格率928%。

    二、工业废气及粉尘处理

1979t987年,长沙市共建成生产工艺废气和工业粉尘处理净化装置85套,总投资6878万元。常年正常运转的81套,年处理各种工艺废气1420亿标立方米,占全市生产工艺废气总量的256%。其中处理二氧化硫废气841亿标立方米,电镀铬雾、酸雾157亿标立方米,喷漆、浸漆废气7252万标立方米,含铅烟气4060万标立方米,含氟废气9769万标立方米。每年回收二氧化硫制硫酸65万吨,回收氟化物(按氟计)120吨,铅、锡41吨,炭黑7吨,铬酸07吨,其他有毒废气200吨,工业粉尘11280吨。

    19826月,水口山矿务局第一冶炼厂建成一套二氧化硫尾气回收制酸装置,每年回收二氧化硫7800吨,制浓硫酸12万吨,增加利润30万元。通过工艺改革,使氧化锌回收率提高25%,每年减少氧化锌粉尘污染120吨,增加利润10万元;同时还利用焦结炉、蒸镏炉余热发电,年发电量250万度,使全厂12的电量作到自给,节约能源开支123万元。该厂每年增加“三废”利用的利润52万元。

    长沙化工厂原有3套硫酸生产系统。其中一系统为二转二吸(丽次转化两次吸收)生产工艺,尾气中二氧化硫浓度达到排放标准;三系统为一转一吸(一次转化一次吸收)生产工艺,尾气中二氧化硫含量015021%,每年排放尾气27893万标立方米,二氧化硫1171吨。

    该厂1986年修复原有的二系统,生产液体二氧化硫,同时吸收三系统二氧化硫尾气,使尾气中的二氧化硫控制在0-1%以下,每年减少二氧化硫的污染量600吨。

    长沙湘岳化工厂每年排放二氧化硫尾气2912万标立方米,尾气中二氧化硫305吨。该厂1984年建成尾气回收装置,经水洗吸收生成亚硫酸后,再集中用蒸气加热分解出高浓度二氧化硫,使之生成亚硫酸钠。尾气中二氧化硫回收率达95.0%,其排放浓度基本上达到国家排放标准,每年减少二氧化硫污染160吨。

    宁乡县氨肥厂1984年自筹资金5万元,建成一套半水煤气脱硫回收装置。该工程经脱硫、氨水再生析硫、沉淀、蒸馏后使硫化氢转化为商品硫磺,化害为利,变废为宝。每年回收成品硫磺86吨,获得298万元,减少有毒硫化氢气排放量9,1·4吨。

    湖南省永和磷肥厂磷矿石中氟含量为3%,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大量的氟化氢气体,每年排放氟化氢废气2476万标立方米'严重污染浏阳县永和镇地区,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该厂于19771987年先后建成吸氟室和氟盐车问,总投资2034万元,利用氟化氢废气生产氟硅酸钠。1985年生产氟硅酸钠174吨,产值1514万元,获纯利4万元。每年减少氟化氢污染量111吨,消除了永和镇地区的氟污染。但氟硅酸钠生产废水未能得到有效治理,使氟化物部分转化为对水体的污染。

    此外,长沙金属制品厂的铅雾得到有效治理,废气达到国家排放标准。对于废气污染严重的部分企业,采取了关、停、并、转措施。长沙磷肥厂是氟污染大户,1985年转产食品饮料,改名长沙高果糖厂;长沙树脂厂是市区酚醛废气污染大户,1986年转产食品添加剂,改名长沙食品添加剂厂;长沙有机化工厂,原座落在市区左家塘,严重污染这一带地区的大气,1982年开始分期搬迁捞刀河。有的企业的生产车间或工艺实行改造、转产或限期治理,减轻了工业废气对市区的污染。

  三、机动车尾气处理

  由于机动车的日益增加,机动车尾气已成为大气污染的一个重要来源。至1989年底,长沙市共有机动车辆33588辆,其中汽油车31400辆,柴油车2188辆。尾气中的主要污染物有一氧化碳、氮氧化物、铅尘。全市车辆年耗汽油、柴油69万吨,排放尾气9506万标立方米,排放的尾气中一氧化碳34万吨,氮氧化物o57万吨,铅尘54吨。

    为减轻机动车辆尾气对市区的大气污染,环保部门会同车管部门于19869月开展对机动车尾气的监测和管理工作。当年检测和调校机动车14600辆,1987年达3万辆,并将机动车尾气检测作为车辆年检的一项重要内容。在所检测车辆中,有15%的车辆尾气排放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通过对车辆空气、油量比及怠速的调校,90%的机动车尾气排放量符合国家规定标准。每年向大气少排一氧化碳1860吨,氮氧化物670吨,铅尘48吨。

第三节  噪声治理

  一、交通噪声处理

  19844月,市人民政府决定成立长沙市交通噪声控制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由市公安局、市环保局、市车辆监理所派出专业管理人员负责日常工作。同年5月,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严格控制交通噪声的通告”,主要内容是韶山路、迎宾路、五一路禁止机动车辆鸣喇叭;全市机动车辆限期改用低噪声喇叭。

    19856月,市公安局、市环保局发出关于“八一路禁止机动车辆鸣喇叭的公告”,并于81日起执行。

    19851月起,市环境保护局为保持河西文教区不受交通噪声干扰,对湖南师范大学、湖南大学、中南矿冶学院、长沙矿山研究院等大专院校、科研单位所在区域实施了对机动车辆禁呜喇叭的规定。

    通过以上措施,韶山路、迎宾路、五一路、八一路的交通噪声一度降到70分贝以下,麓山南路一带交通噪声控制在65分贝左右,符合国家交通噪声控制要求。由于机动车剧增,禁鸣喇叭难于实现,1987年交通噪声有所回升,但仍控制在700分贝之间。

    二、重点工业噪声处理

长沙城区70%以上的中、小型企业(包括区街企业),座落在居民稠密区,部分企业的风机、发电机、织布机及其他机械发出的噪声高达90124分贝,严重影响居民正常生活。

1980年,长沙市开展工业噪声重点污染源治理工作。至1987年,先后投资340万元,治理工业噪声污染源67处。对噪声源采取消声和屏蔽隔音,治理后的工业噪声达到国家劳动卫生标准和城市区域环境噪声标准。对城区噪声污染严重的11家单位,采取了搬迁或改革生产工艺的措施。

    中国人民解放军5712工厂于19811982年先后投资200万元,治理飞机发动机试车噪声,198212月竣工,使室外噪声由124分贝下降到82分贝。

    长沙县湘绣厂198510月投资115万元,将柴油发电机移至地下室,采用全封闭隔音消声,使发电问噪声达到国家卫生标准,车间周围噪声由原来的103分贝下降到65分贝,临界噪声下降到60分贝以下,解决了油铺街地区长年的噪声污染问题。

    湖南新生水泥厂,1984年自筹资金24万元,采用阻抗减压消声技术改进放风阀,使转窑放风阀噪声强度由114分贝降低到83分贝,解决了长期的噪声污染问题。

    长沙市压泵厂1987年将锻工、冲压搬迁城外,使该厂的噪声污染由103分贝降到70分贝,消除了城南路一大噪声污染源。

    此外,夹杂在居民稠密区的纺织、印刷、机械加工等14家企业单位重点噪声污染源得到了相应控制与治理。

第四节   固体废弃物处理

    一、工业废渣处理

    1987年长沙市共排放各种工业固体废弃物7518万吨(不包括湖南省麻田磷矿剥离土、浏阳七宝山硫铁矿和国营716矿掘进矿石等)。其中炉渣3635万吨,占总排放量的484%;化工废渣1224万吨,占总排放量的163%;尾矿(包括赤泥)1122万吨,占总排放量的149%;三者合计5982万吨,占总排放量的796%;冶炼废渣、粉煤灰、煤矸石、放射性废渣及其他工业废渣合计为1536万吨,仅占总排放量的204%。

    在工业固体废弃物中,利用量为3822万吨,利用率达508%;无害化处理量为457万吨,无害化处理率为61%;堆存处理量为3 133万吨,堆存率为433%。

    1975年全市开始工业固体废弃物的利用处置工作,并将工作重点放在毒性大的废弃物的处置与利用上。

    长沙铬盐厂年排放六价铬和三价铬废渣6325吨,占全市化工废渣的1247%,而且毒性大,污染严重,防渗漏难。1983年该厂与含铬废水处理工程配套,投资500万元兴建一座年处置能力2000吨的铬渣防渗堆存场,部分铬渣作玻璃着色剂,年利用量为2000吨,减轻了铬渣对湘江水质的污染。

    1983年,长沙化工厂投资664万元,建成一套干法排渣系统,将排出的烧渣冷却后送水泥厂作添加剂。1985年该厂排出的13万吨烧渣,部分得到利用,缓解了硫铁矿烧渣对环境的危害。

    湖南省煤炭坝煤矿1984年自筹资金171万元,建成一座炉渣粉碎车间,年粉碎处理废渣7060吨,销售给当地农民烧砖,不仅综合利用了废渣,而且节省大量能源。

    长沙市坪塘化工厂(现长沙颜料化工厂)的铅泥、钡渣和机械加工的含油废弃物及铁屑,部分或全部得到利用或处置。

    二、放射性废渣处理

    长沙市放射性废渣来源于国营7 16矿的开采、长沙有色金属加工厂的稀土金属氧化物和水电、地质部门勘探用的放射源、同位素源以及科研、医疗单位的放射源。每年产生放射性废渣6000吨,其中716矿占97%。至1987年,全市共处置放射性废渣71432吨。

    1985年,国营716矿自筹资金16万元,利用该矿东边采掘后的废矿坑,建成一个年处置量67232吨的永久性放射废渣储存场。

    长沙有色金属加工厂的放射性废渣全部运至国营716矿储存,该厂仓库区域内的最高外照射强度由原来的3000r下降至20r左右,接近本底值水平,消除了伍家岭地区的一大隐患。

    三、各种垃圾处理

    1987年,长沙城区日排生活垃圾800吨,其中居民生活垃圾500吨,由市环境卫生管理处清运,其余300吨,由垃圾排放单位自行运处。

    此外,各单位基建施工和市政工程施工所产生的垃圾由施工单位自行处置,主要用作基建基础或填坑,其余用作郊区洼池填料。

    19851987年,市环卫处在市郊专辟垃圾倾倒场3个,即北郊陈家湖,面积1266万平方米;东郊东岸乡西龙村,面积133万平方米;西郊望麓桥,面积067万平方米;合计14.66万平方米,总容量为40万立方米,可解决城区35年垃圾消纳问题。另外,在近郊开辟了新合、东风、火炬,南冲等临时垃圾处理场,方便附近单位的垃圾处理。

    1960年,市环卫处采用垃圾、粪便混合堆肥法及垃圾高温堆肥法对垃圾进行科学处理和综合利用。19876月,对垃圾无害化处理作了可行性研究,并进行了物理成分分析。医院病毒垃圾采用焚烧、深埋及药物消毒三种办法处理,南医院指定专人负责。

第五节   城市环境综合整治

    1979--1984年,全市开展城市环境综合治理,由市政府统一决策,从城市环境整体出发,全面规划,综合治理,抓环境建设和城市生态保护。

    一、城市环境功能分区

    19501979年,长沙市多次编制修订城市总体规划,城区逐步形成一城多区的布局。总的布局和措施是:(1)在布局上,大气污染严重的企业布置在城市东郊、北部、西南部;水污染严重的企业布置在城市饮用水源区(暮云市一傅家洲江段)的下游;在人口稠密区、风景文化区和城市水源保护区内原有的污染严重的企业,逐年进行调整与搬迁;工艺相同,以废治废,配套综合利用的企业,安排集约化生产。(2)调整、控制市中心区,新建综合区,保护风景文化区;重点治理浏阳河路工业区、三汊矶工业区、黑石渡工业区;开发石岭塘、银盆岭、望城坡、东屯渡等新建区。(3)城区边界临近区域多为高产农田、菜地、园林和塘坝水面,“七五”计划期问,维持在1985年水平,不作其他非农业用地使用。

    根据上述总体规划,按照环境功能状况将全市分为生活居住区、工业区、综合区、文教区和农副产品基地等五大区域。

    ()生活区  (1)旧城商业生活居住区,为市中心区的主体部分,属轻度污染区。辖区内有360家中小型企业,噪声控制在一类混合区标准,结合旧城区改造,限制污染扰民企业的发展,促其治理、转产或搬迁。(2)东区省、市行政机关及居民生活区,属轻度污染区。该区留足集中供热工程用地,严格控制单位迁入;迁出经武路煤栈,重点治理锅炉烟尘和工业噪声,声环境符合居民、文教区标准。

   ()工业区  (1)以化工、冶炼、造纸为主的三汉矶工业区,属重污染区,噪声控制在工业集中区标准以内。(2)以化工、轻工、建材、机械为主的浏阳河路工业区,属中度污染区,地处常年主导风向上风向,现已构成对市区大气环境的威胁。为此,从1986年起不再新建、改建和扩建污染较严重的生产项目。结合城区调整,迁出毛家桥煤栈,逐步安排扰民严重的企业陆续外迁,使该区域向轻度污染过度,噪声达到二类混合区标准。属于中度污染区的还有纺织工业为主的石岭塘、银盆岭工业区,环境l噪声执行二类混合区标准。(3)轻度污染工业区有:跃进路机械工业区,位于城市水源上游,城市第二主导风向上风向,水、气污染严重的企业不进入该区,扰民严重的南煤栈规划外迁,已有的码头不再装卸剧毒危险物品,噪声实行二类混合区标准;以机械工业为主的树木岭、圭塘、新开铺工业区,区内增辟街坊绿地,完善公园设施,规划为机械、轻工发展区,噪声控制达到二类混合区标准;望城坡工业区,规划为轻工、机械工业发展区,食品工业可插花立足,区内实行工业集中区噪声标准;泉塘工业区,以建材业为主,区内可安排食品工业生产,逐步形成功能齐备的工业小区,噪声控制在二类混合区标准。

    ()综合区  (1)东塘综合区,属新建区的组成部分,该区规划为科研、设计、电机、电子工业及第三产业发展区。区内已有的污染严重的企业,要抓紧治理“三废”,达到排放要求。(2)井湾子综合区,规划为科研、设计、无污染或轻污染氽业发展区。区内开辟小憩园,发展第三产业,该区实行一类混合区噪声标准。(3)黑石铺综合区,属肉食加工、科研、电子工业和居民住宅为主的综合区,地处城市水源上游和第二主导风向上风向,废水、废气污染严重的企业不在此新建,规划为电子工业发展区。噪声实行一类混合区标准。以上3个区均属轻污染区口(4)张公岭一马坡岭综合区,属环境功能分区的清洁区,该区在已有的机械工业、科研、中等教育等基础上,发展食品工业和医疗卫生事业,逐步形成功能齐全的综合性小区,噪声实行一类混合区标准。

    (四)风景、文教、疗养区  (1)麓南风景文教区,是全省高等院校主要集中地,背靠岳麓山,面临湘江,区内不再兴建享污染的项目和有碍景观的建筑,已有的污染严重的企业,逐步外迁,协调、规划风景和文教用地。(2)金牛岭文教区,规划以亭教和科研为主的发展区,适当安插电子、精密仪器制造,第三产业等,区内现有污染严重的企业,计划外迁,环境噪声达到居民、文教区标准。(3)东湖文化疗养区,以农业科教、科研、农科试验基地、疗养院为主体的功能区,规划继续按已有格局发展,环境噪声达到特殊住宅区噪声标准。

    ()农副产品基地  (1)东环线农副产品基地,主要向城市提供蔬菜、鱼、肉、瓜果等,也可适当征用土地,发展商业网点和居民住宅群,区内实行一类混合区噪声标准。(2)综合农场农副产品基地,规划为公用绿地和农副产品生产的发展区,区内留出第三产业发展用地,环境噪声符合居民、文教区噪声标准。

    二、卫星城镇环境功能分区

    全市规划11个卫星城镇,其中,属环境功能区的轻度污染区8个,中度污染区2个,重度污染区1个。

    ()轻度污染区  (1)暮云市镇,规划为机械、家用电器、食品工业发展区;(2)黄花镇,规划为饲料、仪器工业发展基地以及与黄花机场配套的第三产业发展区;(3)水渡河镇,规划为中等教育、日用化工、机械发展区;(4)高塘岭镇,系望城县机关所在地,规划为农机、电子、机械工业发展区;(5)黄花塘镇,规划为农副产品加工、机修、汽车配件等工业发展区;(6)槊梨镇,规划为电子、电器工业发展区;(7)霞凝镇;(8)丁字镇,规划为建材、机械、化工工业发展区。

    ()中度污染区  (1)坪塘镇,规划为建材工业发展区,已有的造纸、化工行业控制发展,逐步安排转产或外迁;(2)铜官镇,规划为陶瓷工业发展区。

    ()重度污染区  捞刀河镇,规划为化学工业和仓储发展区,大气污染和其他污染较大的企业,一般在该区内布局。

    三、湘江、浏阳河水源保护

    按照《湘江污染综合防治研究》的水质优化规划和综合防治方案,19841987年,长沙市加强了城市水源上游工业废水的治理,湘江大桥以南的洞井矽砂矿、和平矽砂矿、南士乇矽砂矿、九江矽砂矿等10多家洗砂黄质泥废水,采用两级沉淀法循环使用,废水不外排;部分企业的含油、酚、重金属污染的废水,正在得到治理;确定水源保护区,制定水源保护办法,划定4个自来水饮用水源保护范围,加强白沙地下水系水源的保护工作。

1980年,市革命委员会颁发《关于执行湘江水质保护条例的规定》,1987年市环境保护局颁发《长沙市污水处理设施管理试行办法》,加强水源保护,改进和完善污水处理设施的竣工验收工作;继续施行100家污水处理设施的监管工作,对水源上游53个企业实行排污许可证和总量控制制度;逐步实现规范化、制度化的管理体系,湘江、浏阳河水源保护得到提高。

    四、城市交通分流与管理

    为了减轻交通噪声、机动车废气对市民的危害,新建成潇湘路,拓宽、改建了八一路(dI路至车站路)、东综路(东屯渡至综合农场)、三谷路(三汊矶至谷山大堤)、劳动路、人民路,建成了太平街人行天桥,五一广场地下人行通道和人民路立交桥。在交通管理方面,规定湘江大桥东头禁止机动车左拐弯,桥面定时使用4车道,促进交通分流,交通噪声和机动车尾气的危害有所减轻。

  五、城区绿化

  解放前,长沙市城区绿化基础极为薄弱。19501987年的38年问,城市园林绿化不断发展。已建有湖南烈士公园等5个公园和岳麓山风景区,城区公共绿地由解放前的73公顷增加到250公顷;行道树由原来的210株增加到558万株,道路绿化总长度达238公里;发动群众绿化近郊荒山4000多公顷,植树3000多万株。城区绿化复盖率1986年达到225%,人平占有绿地面积309平方米。美化了市容,加强了城市生态建设。

  六、集中供热

  长沙毛涤纶厂石岭塘热电站,系长沙市第一个集中供热基地,安装蒸发量为20吨/小时"的锅炉两台,19869月开始试发电,装机容量为3000千瓦。198711月全部机组进入正常运行,每小时向长沙毛涤纶厂、长沙毛纺厂供气26蒸吨,发电2000千瓦。为进一步扩大热电站的供气和送电能力,完善供热系统,计划在原有基础上增装一台35蒸吨/小时锅炉。并规划建立二里牌、新民开发区集中供热点。

   七、行业环境整顿

 ()电镀行业整顿  全市1975年以前有电镀行业的企业108家,大多数为土法上马,遍布城乡,污染十分严重。1975年市革命委员会下达文件,开展对电镀行业的整顿,规划为54家。经过五年的治理和整顿,到1981年调整为70家。对于保留的70家电镀厂、点,市环保办公室确定专人进行监督和管理,电镀“三废”治理设施未建成的不能投人生产。同时,在全市范围内推广无氰镀锌、无氰镀铜、无氟镀银和低铬钝化、低铬镀铬新工艺,举办电镀操作人员培训班,提高工人的技术素质。为保护新工艺的推广和普及,严格控制铬酐、氰化纳的使用量,由市环保办审批,指定专店供应。这些措施使全市铬酐和氰化物的消耗量分别减少40%和80%,电镀生产三废排放达标率由1975年的30%上升到1981年的80%。1983年以后,市环保局无专人管理电镀行业,全市电镀按系统分行业实行多头管理,加之市场机制的变化,销售铬酐、氰化物无法控制。虽然城市在电镀行业整顿中减少了24家,但农村电镀厂、点发展快。1988年调查统计,全市电镀厂、点已发展到140家。特别是农村电镀行业技术力量薄弱,铬酐、氰化物用量缺乏严格控制,废水和铬雾又没有进行治理,环境污染已相当严重。

    ()锻造、铸造和热处理行业调整  1981年,市经委、市环保办等部门对全市锻造、铸造和热处理行业进行了规划、调整,确定以长沙矿山通用机器厂为中心,承担大型铸造和锻造任务:长沙矿石粉厂承担精密铸件的铸造,热处理以长沙汽车配件厂为中心;机床铸造以长沙机床厂为基地,进行专业化生产。由于各企业领导“小而全、大而全”意识浓厚,工艺专业化未能坚持下去。

   八、城市污水养鱼

长沙市从50年代开始城市污水养鱼研究。1957年,市郊陈家湖农民堵集一股城市污水养鱼,水面487万平方米,当年获得高产。1963年湘湖渔场被辟为城市污水养鱼基地,总面积为14667万平方米,成为全国最早开展城市污水养鱼的城市之一。

    1965年,市区年污水总排放量为2930万吨,其中生活污水为2080万吨(包括井水500万吨),占污水总排放量的71%。以生活污水为主体的城市污水养鱼,既增加鲜鱼产量,又净化了污水水质,单位面积产量为清水养鱼产量的25倍。城市污水养鱼投资少,产量高、易于管理,发展较快。至1987年,郊区城市污水养鱼水面已扩大到49332万平方米,占全郊养殖水面的32%;年上市鲜鱼4070吨,占全郊上市量的63%。

城郊进池污水水质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食品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为主的污水水质,如西湖渔场主要接纳长沙酒厂酒糟污水和附近居民生活污水养鱼,大托渔场接纳长沙肉类联合加工厂、长沙肠衣厂等单位的屠宰、肠衣污水以及生活污水养鱼,养鱼水面为18666万平方米。污水经养鱼后排放,水中养料得到充分利用,是综合利用的积极途径。另一类是其他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水质,如湘湖渔场、红色渔场、国庆渔场和综合农场渔场的养鱼污水。随着工业的迅速发展,工业污水急剧增加。生活污水与工业污水的比率,由1965年的211987年的12,污水养鱼水质在逐渐恶化。湘湖渔场每天接纳湖南生物药厂、长沙啤酒厂、中药一厂、长沙印染厂、湖南橡胶厂、曙光电子管厂等排污单位的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55万吨,污水中有一定量的镉、铬、砷、酚、氰、氟等有害物质。市环保雌测部门对湘湖渔场水质监测结果为:生化需氧量86%的样品达不到国家渔业水质标准;酚超标率为60%,最高检出浓度超过国家标准5倍;氰化物超标率为27%,最高浓度超标82倍;硫化物超标40最高浓度超标96倍。由于水质I-t益恶化,致使鱼肉异味,部分鱼体出现畸变现象。1985年,该场专修污水排放渠道,严格控制污水进池量,同时汲取浏阳河清水回灌渔池,控制渔池污水浓度。每年进入渔池污水为总水量的三分之一。为了改善鱼品质量,已确定对进入该渔场的污水进行处理。

    国庆渔场和红色渔场,每天接纳湖南绸厂、长沙毛巾二厂、长沙玻璃仪器厂、长沙汽车电器厂、广州铁路局长沙机务段、长沙石油厂、长沙油脂化工厂等单位的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2.1万吨,污水中除含酚、氰、砷、锌外,还含有大量的油类和其他污染物,两个渔场的水质污染,仅次于湘湖渔场。

    九、创建清洁工厂

    1984年,市环保局开始抓清洁工厂的建设工作。同年,按清洁工厂(车问)的条件,由省有关厅()和长沙市人民政府命名的清洁单位有:中国人民解放军163医院、湖南橡胶厂、湖南工业橡胶制品厂、湖南煤矿安全仪器厂、长沙化工机械厂等5个单位。

    1985年由市环保局验收命名的环境保护清洁单位有:长沙市食品二厂、中南矿冶学院粉末冶金研究所、浏阳县出口花炮厂、北区湘江口罩厂、东区京华印刷厂、长沙铁路职工医院、湖南第二开关厂、韶光电工厂、中国人民解放军5712工厂、长沙花纸印刷厂等11个单位和郊区洞井乡洞井村矽砂矿、洞井乡和平村和平矽砂矿、长沙县南蚝乡矽砂矿、宁乡县道林乡洪江村矽砂矿、望城县九江矽砂矿等6个环境保护文明矽砂矿。

1987年由市环保局验收命名的清洁工厂(单位)有:湖南  大学机电工厂、浏阳磷矿、电子工业部1448研究所、长沙铝制品二厂、湖南电位器总厂、长沙石油厂、湖南造漆厂、宁乡晨光化工厂、望城县车铃厂、长沙县电镀厂、长沙县电磁线厂、浏阳县氮肥厂、浏阳县城关出口花炮厂、中国人民解放军5712工厂分厂、湖南省工商银行职工疗养院、长沙市环境保护研究所等16个单位和环境保护文明矽砂矿——长沙县湖南矽砂矿。

    1988年由市环保局验收命名的清洁工厂(单位)有:湖南省有色金属研究所、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工厂、长沙卷笔刀厂、东区大庆汽车闪光继电器厂、西区红旗仪器厂、南区长沙散热器厂、郊区莲湖溶解乙炔厂、湖南直田量具厂、湖南电力职工温泉疗养院、长沙电子材料二厂、浏阳县北盛丝绸厂。

第六节  农村生态环境保护

    一、大围山自然保护区

    19859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划定浏阳大围山为自然保护区,同时成立大围山自然保护区管理所。浏阳县人民政府颁发镞于保护大围山自然保护区珍稀动、植物的布告》,自然保护区管理所制定《暂行管理办法》实施保护。

    大围山自然保护区东西长13公里,南北宽95公里,面积62869万平方米a保护区内有打井湖、干草湖、野猪湖等13个沼泽湖泊,自然蓄水面积1947万平方米,蓄水1万立方米;有成片的黄山松天然林233万平方米,乔灌木树种85464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的植物14种,二级保护植物5种,3级保护植物8种。

     二、蛙、蛇保护

19844月省人民政府颁布《关于加强保护蛙类、蛇类的布告》。市环保局、市公安局、工商局、农业局于19845月联合发布了《关于保护蛙蛇的通告》,19882月又与市城市管理办公室、市交通局再次发布《关于保护蛙蛇的通告》,同时成立长沙市保护蛙蛇联合办公室,加强对青蛙、蛇类和鸟类的保护。

    19841987年,每年610月组织开展保护蛙蛇的联合行动,共计310次,查处贩卖蛙蛇者1500人次,没收、放生青蛙、蛇类25万余公斤,罚款5万余元,没收衡器及容器240件。但是,蛙蛇被众多的消费者视为席上佳肴,捕捉、贩卖蛙蛇有利可图,故屡禁不止,且捕捉、贩卖量逐年增多。

    三、乔口镇环境综合整治

    1986年,由市环境保护局为主,湖南省建委、长沙市建委、市国土局配合,对望城县乔口镇进行综合考核,制订了望城县乔口集镇综合整治规划,随后投资200万元,对该镇自来水、街道、绿化、公共设施进行综合建设。至1987年,按规划初步完成自来水、街道、绿化建设,并继续进行其他综合整治。

    四、乡镇企业环境管理

    1987年底,全市共有乡镇企业10987家,这些企业中有环境污染的4377家,其中小电镀51家,小化工227家,小有色冶炼44家,小造纸54家,矽砂矿87家,铸造42家。污染严重的乡镇企业分布在广大农村,直接影响农业生态环境。

1984年,对全市乡镇企业开展清理,建立档案。根据三同时”的规定,实行超标排污收费,对违背“三同时”的规定和严重污染环境的企业实行经济制裁或停产处理。1987年,责令宁乡县麦田乡冶炼厂、贺石桥乡昌丝冶炼厂立即关闭;对宁乡县氮肥厂冶炼分厂、宁乡县有色金属加工厂、煤炭坝镇有色金属加工厂、贺石桥乡贺付冶炼厂、瓦子坪乡冶炼厂、新田坳冶炼厂、长沙县南士乇电镀厂、浏阳县小造纸行业等70余家限期补办三同时”手续和进行污染治理,全市乡镇氽业环境污染得到有效控制。

  五、农业环境区划

  长沙市农业环境可划分为5个区。

  西部低山丘陵农业环境恢复区。主要任务是:大力植树造林,采取生物和工程措施控制水土流失,合理开采煤炭资源,控制放射性污染蔓延,建设好灰汤疗养区,保护好珍稀动、植物,使农业生态逐步恢复到良性循环。

    中西部丘岗地农业环境保持区。该区为长沙农、林、牧、渔经济作物的主要产区之一,其主要任务是:大力开发太阳能、生物能,营造薪炭林、水源保护林,发展生态农业,合理使用土地,控制农药、化肥施用量,推广生物防治和综合防治,调整乡镇企业布局和产品结构,加强绿化,保持生态平衡。

    中部河谷平原农业环境轻污染区。工作重点是:防治城镇工业污染,建设生态农业;工业污染防治主要行业为矽砂采掘,建材、陶瓷、化工、电镀等,主要区域为坪塘镇、铜官镇、郊区和捞霞地区。

    东北部丘岗低山农业环境失调区。该区以花岗岩风化物为主要成土母质,土质松厚,质地偏砂,保水、保肥能力差。其主要任务是封山育林、严禁在25。以上的坡地垦荒,因地制宜地进行绿化,整顿治理砖瓦生产行业,试行排污收费制度和生态破坏罚款制度;促其还田还土还植被,使区域内的土地资源得以休养生息,农业环境质量逐步得到改善。

东部中低山农业环境相对稳定区。该区为长沙市的主要林业基地,植被繁茂,矿产和动植物资源丰富。但受工矿企业污染影响,故在该区另辟七宝山农业环境污染区作为亚区,其主要任务是:提高森林覆盖率和立木蓄积量,建立矿产资源保护区,合理开发矿产资源,建设和保护好大围山自然保护区;控制农药化肥的施用量,重点治理化工、采矿、造纸废水,限期完成一批污染严重项目的治理,将镉污染严重农田改种非食用性的经济作物。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
Copyright By szb.changsh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联系电话:0731-88667528 技术支持:市政府信息中心&长沙心境文化传媒
建议浏览器IE6以上 分辨率:1024*76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