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务公开 长沙方志 长沙地情 工作动态 方志园地 数字方志馆 党务公开
环境卫生

时间:2011-11-14      来源: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
 

   

    长沙城环境卫生工作,清代末期先后归湖南保卫总局、湖南保甲团练总局管理。民国时期,由警察局职掌,派清道夫收运灰屑、打扫街道,限定粪夫运粪时间,禁止淋漓街道。由于机构不全,管理松驰,经费短缺,人员不足,操作原始,城市清洁卫生状况极差,病疫时生。

    194985日长沙市解放以后,环卫事业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发展阶段。19498月下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接管前警察局清洁队(80),发动群众配合清洁工人,清除2000多吨陈年垃圾,拆除残破、肮脏的街道垃圾桶、箱,派人每日沿街摇铃收运垃圾,清扫主要街道;酷暑季节,使用水车洒水抑尘降温;市内撤消垃圾临时集中点,设置垃圾中转站,用汽车转运垃圾出城。1952年,清洁队归El市卫生局领导,人员扩大到265人,下设4个分队,从而加强了卫生工作,街道卫生面貌逐步改观。

    长沙城市粪便清运,解放前由私营肥料公司经营。19519月,成立长沙市肥料公司,统一管理全市粪便的收、贮、运、销,并兴修厕所,洒药灭蛆,及时清除公私厕所粪便,维护厕所卫生。肥料公司成立后,清粪工人以板车运粪为主,逐步取消肩挑。后又改木盘板车为胶轮板车,多载省力。于下粪码头安装溜粪导管,代替人力挑粪下河装船,安全迅速,降低下河费用。同时,购置运粪汽车,开辟粪便陆运渠道。农村开展合作化,粪肥走俏,加之实行送粪到田、就地供应等利农措施,经营情况好转,公司扭转了开办初期粪肥滞销、亏损借债的局面。1957上缴利润比1953年增长3倍。郊区用肥得到满足,促进了蔬菜生产。

    1958年,清洁大队与肥料公司合并,成立长沙市卫生局清洁卫生管理处,统一管理市区粪便清运、街道清扫和垃圾收运。市清卫处通过8年的努力,到1966年,各项工作均有显著进展:环卫专用汽车已有46辆,增长15倍,粪便清运量1965年比1957年增长11倍;新建立一支以妇女劳动力为主体的马路清扫专业队伍,雇用社会闲散劳动人员承包打扫城区公厕,环卫服务力量得到加强。

    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10年中,社会动乱,市区环卫工作受到影响。农民盲目人城积肥,掏取人粪,乱堆杂肥,沿江堤岸一度成为农民临时棚户区和堆肥场地;群众乱倒垃圾,乱抛果皮纸屑,环境污染严重,环卫部门难于保持街道经常清洁,市容卫生水平明显下降。在此期问,环卫职工除坚持岗位工作外,对于环卫作业机械化的努力,未曾停歇。197210月,建成第一座高台斗式机械装车垃圾收集站,为实现垃圾收运机械化、解决居民倒垃圾难,找到新的途径。同年,在五里牌开办环卫汽车修理厂。该厂先后改装自卸垃圾车30多辆,改装抽粪车10辆。各类环卫车辆的试制和改装,进展较快,为垃圾收运和粪便清运机械化迈出了一步。

    1978年,市环卫处划归市城建局领导,在资金分配、物资供应、环卫设施建设规划等方面,更有利于环卫事业的发展。197819879年中,职工人数由994人增至1335人,经费由2186万元/年增至5619万元/年;固定资产总值由373万元增至1008万元;城区马路清扫面积由98万平方米扩展到16895万平方米;主次干道由专业队伍清扫,背街小巷由民办清扫员清扫;垃圾年收运量由87万吨增至255万吨,汽车收运代替了板车收运;公厕由400座增至457座,能到达汽车的所有公厕,均由汽车抽粪,部分清粪工已从肮脏、笨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垃圾收集站由69座增至264座,群众可日夜随时倒垃圾;公用果皮箱()289个增至1109个,集中设在主要马路两侧。在全市历次爱国卫生活动中,环卫部门配合区街组织,清除垃圾,整顿市容,派人派车及时进行大扫除,为保证人民身体健康,除害灭病,改善市容和环境卫生,起了积极作用。

    市环卫处于1983年起,试行经济体制改革。1987年,自筹收入1945万元,按计划超收40万元,减轻了国家负担。

    1986年,长沙市在全省20个城市环卫工作评比中荣获第一名,在环卫队伍建设、环卫设施设备建设、市容卫生质量、市容管理等方面均获好评。1987年和1988年,市环卫处连续两年评为长沙市“文明单位”、湖南省“文明卫生单位”。

就长沙市120万人171的城市而言,每2600人才有一座公厕,公厕和垃圾站分布不够合理,不能满足人民生活的需求;公私厕所仍赖人力清粪的约占70%,城区街道全用人力清扫,粪便、垃圾无害处理和综合利用方才起步;城郊结合区部分地带脏、乱、差状况仍然存在。长沙市的环卫工作,与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杭州等城市相比,在设施设备建设、作业机械化、废弃物处理、市容卫生监管、经济体制改革等方面,均存在程度不同的差距,有待创造条件,积累经验,不断拓进。

第一章  粪便清运与处理

第一节  粪便清运

    一、人力清粪

    民国初年,私营肥料公司雇工挑粪。工人清掏厕所粪便,全赖瓢舀、桶盛肩挑。直至1944年,长沙街头才出现木轮板车载桶运粪。后又有人改用木盘胶皮板车,上载腰圆粪桶,容量为56担。车辆如属个人私备,每月可得雇主152斗米修理费。

    1951年市肥料公司成立初期,在清粪工人中,用板车拖粪的约占全部清粪工的四分之三,其余年老体弱的,仍靠肩挑。1957年,市肥料公司推广轴承胶轮板车,所载粪桶容量增至810担。

    工人清粪作业工序较多,每车须经过掏取、装车、拖运、卸粪、打扫场地、清洗工具。每遇装船,还须挑粪下河。隆冬季节,江水枯落,沙滩漫长,挑运更是费力。一天拖粪35车,劳动量大,工作时间长。

    城区居民密集地区,厕所多在僻静处,巷道狭窄,板车不能进入。清粪时,每担需挑运百数十步才能装车。有些公厕设在地势高陡处,如南区燕子岭、天心后街等处,距平地百余石级,挑粪上下,步履艰难。清粪工人长年从事脏臭、繁重的露天作业,患肠道传染病、鼻咽癌、肺癌等病的不少,早期衰老的更多。

19762月起,市环卫处逐步使用汽车直接到厕所抽粪,代替人力清粪,清粪工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随着抽粪汽车的逐年增加,人力清粪数量逐年减少。1956年,清粪工人数曾达到415人,1985年减至55人,另有承包清粪农民66人。1987年再减为37人,承包清粪农民减至60人。这些工人和承包农民,主要担负公私厕所粪便的短途中转。

  二、卫生管理

  清粪工作卫生管理,民国时期仅对挑粪起止时间加以限制。如1925年,湖南省会警察厅规定:春夏两季限8 时止(注:指上午8时,下同),秋冬两季限9时止。”1948年,改为清晨6时前,下午8时后,始准粪车拖运。违时作业,轻则警察用皮带抽打,重则禁闭。

    1951年,市卫生局粪便消毒队定期到市内276所公厕撒放石灰消毒。运粪船只,则由各船运单位配发石灰、漂白粉等,指定专人对粪便及装粪用具进行消毒。市肥料公司要求清粪工每天将厕所粪便“掏干挖净”,消灭蛆蝇,并派人负责清扫公厕,每旬或半月大扫除一次,每年暑季配合市卫生防疫站喷洒“六六六”、“滴滴涕”等药物数次。

    1956年,市肥料公司为保持厕所清洁,曾委托公厕附近居民就便打扫,略付酬金,视厕所大小,蹲位多少,每座公厕每月付酬金1525元。1959年,制定四定”(定时、定员、定额、定质)的清粪管理办法,规定由清粪工人结合扫厕员共同负责厕所卫生。以后改为专人负责承包打扫,提高酬金每座公厕为825元,并允许扫厕员兼扫几个厕所,厕所清洁卫生有所改进。1984年,城区有400座公厕,雇承包打扫员272人。规定每日上、下午各打扫一次,要求厕所内外经常保持清洁,蹲位、粪槽、尿池、倒桶处冲洗干净,每月末及节假日前大扫除一次。

19709月,曾一度试行夜间清粪,避免白天作业,规定夜晚10时出工。试行后,因厕所照明设备不全,作业不便,易出安全事故,且不符合市民生活习惯和单位作息制度,夜晚叫门取粪,更嫌打扰,多有烦言。19734月,仍恢复白天清粪。但对出工时间有所限制,尽量避免在市内人车流量高峰时上街取粪。

    19724月,市环卫处对农村汽车、拖拉机进城运粪,作出严格要求:(1)粪桶破烂浸漏的,应立即修整;(2)粪桶应油修防漏,并经常冲洗,保持清洁;(3)不能在市中心马路边停放。后又补充规定:粪便闸门要严实,桶盖要完好,盖口须有周边。如不依照规定办理,不予发粪。

市环卫处自1978年起,组织清粪、清运、清扫三大工种劳动竞赛,清粪工种竞赛的内容包括:无积粪、无池渣、灭蛆灭蝇、厕所卫生。每月由环卫处组织各区环卫所对口检查,奖励优胜。通过检查评比,厕所卫生有所改善。东区环卫所清粪班长朱国民,原是锻工,为了搞好清粪工作,自愿改当清粪工。他拣条件差、掏舀难的厕所,把条件较好、拖运较方便的厕所让给同事清掏;从1980年到1985年,为失主下粪坑捞起钱物26(其中有人民币1000多元、手表17),不受酬金,也不留名。1986年,他被评为全国优秀环卫工人,荣获中华全国总工会五一劳动奖章。西区环卫所青年清粪工李国平,在1980年至19867年中,清运的粪便,等于94个月的工作量。这期间,还为失者在粪坑里捞回首饰、人民币、粮票等钱物78次。1982年,被评为湖南省劳动模范,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郝建秀曾到他家里慰问;1983年,被评为全国环卫系统劳动模范。

第二节  粪便处理

    一、粪便销售

    (--)供需变化

    清末和民国时期,粪肥销售,随农业生产季节的变化而出现淡旺。每逢淡季,私营肥料公司靠压低工价,停止收点(收粪记工1,以及解雇工人等办法来维持经营。一遇旺季,供不应求,便采用掺水掺杂,哄抬粪价等手段谋利。1951年,市肥料公司成立时,农村正进行土地改革,农业经济处在恢复时期,粪肥严重滞销,城区积粪无处消纳。1952年冬至1953年春,无偿送给郊区农民粪肥3万余担,同时采取派人下乡推销,委托供销社经销,交运粪船户代销、赊销,给推销手续费(货款的2),调整季节性差价等办法,以刺激销售,度过难关。当时公司经营困难,人不敷出,靠贷款维持。

1953年秋,农业互助合作化运动全面开展,郊区和邻县合作社派人来城购粪,粪肥销售一时转俏,不分季节淡旺,不问价格高低,见粪就要。自1954年实行计划供应后,粪肥供不应求,年销售量由217万担上升到1969年的3996万担,至1979年,一直维持在350万担以上。1980年冬农业生产承包到户,农民为降低生产成本,逐渐转向收集家肥,}区制土杂肥,少施或不施城市粪肥;每户承包责任田不多,需肥有限,多数农民就近在供销社购买化肥以弥补家肥不足。于是长沙市粪肥销售逐渐转为季节性滞销,年销售量逐年下降,1980年为3314万担,1981年为3272万担,1983年为2715万担,1984年为2111万担。1985年只销2014万担,为1980年的60%。水运粪肥,由每天20003000担,降至200300担,曾经一度出现运销无主、水运停航、陆运停车的情况。粪肥计划供应办法宣告取消。

为解决粪便出路,保证城市环境卫生,在粪肥滞销期间,市环卫处曾组织人员赴县郊各果园、林场联系,根据季节施肥需要送粪上门;重新实行淡旺季浮动价格;无偿送肥给市苗圃、烈士公园等单位;协助房产部门改建居民楼房厕所的排粪管道,避免粪水澎溢。采取上述措施后矛盾逐渐缓和。

    19861987年,农村化肥供应紧张,市区粪肥销售比1985年有所回升,并保持了稳定。

    ()销售方式

    城区粪肥随着供需变化而改变销售方式,由自由购买014划供应一自由购买。清末、民国时期和解放初期均为自由购买。19549月,市政府规定“地方肥源就地供应,集中使用,合理分配”,以及“先郊后县,适当照顾经济作物区”的分配原则,市肥料公司停止自由销售,实行计划供应。从此,公司逐年与郊、县供销合作社签订购销合同,凭合同办理购粪、提货等手续。提货方法,基本分为两种:一是“下河”,提交船运;二是“零取”,凭零取票到粪厂取粪,农民肩挑或独轮车提运。这一时期,下河船运约占全部销售的90%,零取约占10%。

    随着市区蔬菜需求量增大,郊区菜农用肥相应增加,且以零取为主。1953年为50余万担,1954年突增至80余万担。当时粪厂设在城区复兴街、,小吴门、裕农街、湘春街等地,农民取粪须频繁出入市区。1955年,座落郊区的雨花亭等5处新粪厂先后建成,清粪工将粪便直接运往新厂,农民取粪方便,省工,且减少城市环境污染。有的郊区菜地毗连粪厂,工人运粪,直接送往菜园,收取零取票和送园力资。有些地处城郊接壤的厕所,由粪厂出料员领带农民径往取粪,计数收票,供需双方都有好处。

    1959年,农村人民公社要求自备汽车、拖拉机入城取粪,客户缴款后,市清卫处发给“汽车自运”粪票,票面载明数量、取粪地点、起止日期。同时,市清卫处办理汽车托运,由汽车队直接运粪下乡。1985年,环卫处为方便农民,简化手续,将购粪、托运、调车等手续,交由第一汽车队(粪车队)统一办理。

    ()价格

    长沙地区粪价,历为随行就市,淡、旺季粪价相差悬殊,起落相差数倍。民国初年,一般时价每担铜钱100文左右。长沙肥料局成立后,粪价始趋平稳,按质论价,分等销售。一般行情,上等干粪每担光洋(银元)1元左右,水粪每担洋12角,次粪每担洋5分。各肥料公司要价不一,但上下不离此线。1946年法币贬值,物价高涨,每担水粪售价法币350元。19484月,涨到法币238万元。不久,改为以米价折算粪价。1949年末,每百担水粪售价为大米34(每石约150市斤)。若按当时旧人民币售价,干粪每担12万元,水粪3000元。

市肥料公司成立后,粪肥混合出售,不分等级,统称为中料”。为支援农业生产,减轻农民负担,粪价从开业时的每担4000(旧人民币),多次向下调整,从未回升。19629月,降至每担020元,直到1987年,26年保持稳定。虽然粪肥成本年有增加,但售粪价格维持原价未变,粪肥销售亏损部分,统由政府赔补。

    中料粪肥的质量,没有精确的标准。1957年以前,下河码头和粪厂收粪j只凭经验目测,凡色黄、浓稠有面壳的即算合格。是年7月,码头、粪厂开始使用验粪表检验粪质(浓度),防止贪多图快、掺化粪水的行为。规定验粪表达到18度,即为符合标准的中料,低于18度的次料,销售时每差1度,降低0015元。1958年以来,市内部分厕所改为冲水式,粪便水分甚多,粪质普遍下降,后改为10度收点,15度以上给予奖励的办法。由于市区新建多层楼房逐步增多,其中部分楼房厕所,未建造化粪池,粪便污水混合排放,粪质很低,一般为68度。1984年,内4区有上述问题的居民多层楼房603栋,有组织单位多层宿舍183栋,共786栋。此类楼房的粪便既不能卖给农民,也不能完全停止舀取,听任粪水溢流,影响环境卫生。环卫部门为缓解这一矛盾,将低度粪便另作处理,规定12度以上收点,藉以提高粪质,以利支农。

    粪便计量,历来以担为计算单位,每担两桶,共100市斤。零担销售按担计算,并不称量,桶满为准。19538月,市肥料公司制定标准粪桶(习称“小桶”),以525市斤水的容积作为O5担,即每担粪为105市斤。板车载运的腰圆粪桶(习称大桶’’)按标准桶计算。规定23年检测一次,以保证销售数量不致短少。外来汽车所载箱、桶,由管理人员检测标线,注明数量。

    二、粪便运输

    ()船运

长沙市粪便运输,素以船运为主。草潮门外港口,水深岸陡,便于泊载。临近粪厂较多,四乡来城运粪的船只,多在此地载粪。清光绪三年(1877),长沙港地域内设有黄泥港等三个粪码头。

    粪船分两大帮:一帮来自湘江上游的衡帮,多为衡州小驳船;一帮为湘江下游的长邑帮,多系涟沩水域的倒扒子、乌江子船。另有一些临时揽运的浏阳秋船,长沙板划子等。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长沙有粪船213只,载量2286吨。1949年有粪船253只,载量2737吨。

    19515月,船民组成长沙肥料船运输分会筹委会,隶属于市肥料业工会。19534月,市肥料公司设立船运调度组,对行业粪船进行调查登记,统一安排运输。运费结算,由船民Iii理,II负盈亏。19558月,成立长沙市肥料船运输大队,为集体性质的独立组织,脱离市肥料公司的业务领导关系。大队下设三个中队,共有运粪船261只,载量2480吨,劳动力315人,其运肥量约占市区粪便销售总数的60%,产、运之间互相配合,粪肥运输流畅。

    19561月,肥料船运输大队改组为运输合作社。1959年,肥料、砂石、划驳三个社合并为木帆船运输合作社肥砂大队,专业肥料船仅存150只,载量不足2000吨,比1949年减少41%。

    粪船长期受粪水浸蚀,船体容易腐损,上坡油修时间长,运输成本比普通货船高。载运砂石利润优于肥料,肥砂大队船只调度安排,重砂石而轻粪肥。1959年肥砂大队运输砂石与肥料的比例为5l,粪肥运输数量少于往年,增加了城市粪便运销的压力。

解放后的头十年,城区厕所清除粪便数量,年有增长、1952年为138万担,1954年为2177万担,1956年为285万担,1959年达3876万担,比1952年增长18倍。而担任运粪主力的粪船数量及吨位,减少约30%,粪便产量与运输能力不相适应的矛盾日益突出,贮粪池经常存粪待运,难于周转。每遇江面风暴,船只停航,粪池无法容纳,只好停止收粪,城内厕所积粪成灾,各方叫苦不迭。1959年一年之中,曾发生5次水运缺船,粪池停止收粪的紧急情况(218日、55 H811日、98日、1218)。据此,市清卫处对粪便运输渠道、销售方式、分配比例、工人运粪流向等作了多次较大的调整,特别是对粪便运输工具的改革,作了不懈的努力。

  ()车运

  在水运严重缺船的情况下,市肥料公司积极筹办陆路汽车运粪。一方面购买运粪汽车,一方面动员客户自运。

    19579月,市肥料公司购买第一辆抽粪汽车,载重25吨,可到厕所直接抽粪。抽粪3车,计150担,相当25名清粪工一次的拖粪量(平均每人每次拖粪6)。由于缺乏修理设备和技术力量,抽粪泵损坏等一般修理,也要派人送外地维修。汽车时修时停,出车率不高。

19595月,船运紧张时,市清卫处紧急动员国营农场、农业科研所,以及农业用肥的社、队自备汽车、拖拉机来城运粪。凡缺盛粪设备的,由业务股备制方形大木桶租给使用。木桶分大、中、小三种规格,适合各种车型载用,每只桶每日租金152元。自备汽车运粪,缺少指标的,由业务部门增拨,保证不使空返。当时沿江大道草潮门粪厂附近,汽车、拖拉机排成长龙,而粪厂只有一台老式龙骨水车提装,工效很低,有些农民用人力挑提装车。经过几天抢运,缓和了粪便运输紧张状况。

同年,市清卫处筹建汽车修理车间,考选学徒13名,送外厂培训,招收技术人员,购置修理设备。两年后,汽车修理班已能进行汽车中、小修和专用设备的一般维修。1972年,在市郊五里牌建造厂房,正式成立汽车修理厂(现名环卫机械厂),担负环卫专用汽车的改装、大修和其他设备的修建工作。从此,抽粪汽车有了较大的发展,汽车运粪量逐年增加。1973年,粪车增至10辆,运粪889万担,约占全年粪便运输量的30%;1979年为19辆,运粪1465万担;1985年为43辆,运粪1799万担,约占全年运粪量的90%,船运只占10%。于是车运逐步代替了船运,改变了以往粪便以船运为主的历史,基本上扭转了市内粪便积压,妨害卫生的被动局面。环卫运粪专用汽车逐年增加,农村运粪拖拉机相应淘汰,运粪工具的改良,对于提高运效、降低运价、减少环境污染,都有好处。

第三节   

    一、公厕

    民国初年长沙即有公厕,数量很少。1937年,长沙市有公厕197座,大部分十分简陋。一般厕屋为泥土筑墙,或织篾涂泥,杉皮遮顶;少数木质结构,青瓦屋面,均属缸式或敞坑式旱厕。政府出钱兴建的很少,多由居民或街坊搭盖。公共厕所无专人打扫,终年污秽。1938文夕大火,房屋焚毁十之八九,厕所所存无几。行人便急,只能寻个僻静处方便了事。抗日战争胜利后,大部分公厕为市民自发集资献料,因陋就简,临时搭盖。市政府只在城中心区修建了几座公厕。19497月,城区有公厕232座。1951年,城区内大小公厕已增至276座。以后,市人民政府逐步投资新建、改建。1985年有438座,1987年增至457座。50年代后期,市清卫处学广东省佛山市经验,将大批旱厕,改为瓢冲式水厕,厕所内装设水槽,雇人挑水贮存,备有水瓢、水勺,供人们大便后,舀水冲洗粪槽。有些人用厕后,不习惯及时舀水冲洗,致使积粪满槽,脏臭不堪,工人清粪时很感费事,加之冲水太多,影响肥效,农民意见很大。1964年夏全部改为旱厕。

市区公厕建筑,经过多年摸索、改进,设计有所创新,如改敞坑为暗坑,坑上装设气筒排臭等。1965年,市清卫处开始调配专业人员从事厕所建筑设计工作,重点研究防恶臭、防蛆蝇两大问题。他们曾采取升高气筒,利用自然风力抽排臭气,装置水泥隔蛆板于蹲位溜粪斗下部,使粪蛆无法附着粗糙底面往上爬越。此后,整体设计改为拼装为主体的砖混结构,并向通风、明亮、清洁、美观、环境协调等方面发展。厕所地面铺水磨石,内墙裙部贴瓷砖,便于冲洗揩抹,保持洁净。外墙着色粉饰。有些公厕附设有管理房、工具问和冲水设备,配专人负责清扫、冲洗。红旗住宅区和望月湖小区有几座庭院式公厕建筑,造型别致,古朴大方,厕内宽敞明亮、通风良好,院内种植花草,墙外绿树掩荫,环境幽雅。19854月和19868月,先后在火车东站广场南、北两侧,建成新型公厕两座,专人管理,昼夜值班打扫,供应便纸,适当收费。厕内设有整容镜,洗手池、衣帽勾,以及伤残人使用的坐式瓷便盆,并经常喷洒消毒药剂及避臭香水,人们感至Ub-便舒适。在市内457座公厕中,有冲水式29座,其余均为旱厕。

    市区公厕分布密度,由于规划、经费、征地及历史等原因,有不够合理之处。交通干道两侧,公厕稀少,群众上厕难的问题,长期未能解决。如五一路、黄兴路等12条主次干道,总长23935米,临近干道只有21座公厕,平均每隔1139米才有一座。黄兴南路从五一广场至南门口繁华地段,行人拥挤,全长1300米,临近却无一座公厕。又如韶山路,从袁家岭至东塘沿线未建公厕,群众深感不便。

    二、池厂

19511952年,市肥料公司先后接管私营贮粪池厂6个,位于草潮门2个,北门挖港子、小吴门清水塘、浏阳门复兴街、南门裕隆街各1个,总贮粪量约为45万担。池厂又称缸屋,厂内设有粪池、粪缸,兼可停放粪车。195469月,在市郊雨花亭、左家塘、五里牌、黑石渡、茅家嘴、洪山庙等处新建粪池6个。其中除洪山庙粪池因临近163医院,未予使用,随后拆除外,其余5个池厂共可容粪3万担。19561957年,陆续在溁湾镇新建千担粪池1个,二里牌建4千担粪池1个,租用仰天湖农业社土地建三合土粪池1个。新粪池建成后,老粪池陆续废

4个,革潮门粪池因便于河运,仍予保留。

    1958年以来,供肥情况逐步变化,船运减少,车运增多,粪便从大容量的贮存转向小容量中转。池厂利用率低,雨花亭、五里牌等5处池厂陆续停用拆除。至1985年,河东尚有池厂2个,中转站4处,共可容粪19100担。河西有小池厂4个,共可容粪3200担,由承包清粪农民I临时借用。

    19851986年,在远郊马楠山市苗圃内,新建密封式永久性贮粪池两个,容量分别为550立方米(11万担)150立方米(3000),对临时解决城区粪便出路,缓和产销矛盾,起着一定作用。

    三、码头

    清末,长沙沿河共有粪码头4个,从南往北,有楚湘街、草潮门(分上、下码头)、挖港子。民国初年,当时政府曾派款修建草潮门粪码头麻石阶梯。1931年夏于该码头石级两旁添置铁链,以策安全。翌年,市政处拨银洋100元,作修整楚湘街粪码头的补助。民国历届政府收取肥料捐税甚多,用于码头建设,仅此而已。

1949年解放初期,仍使用上述4个粪码头装粪船运。1951年,市肥料公司鉴于工人挑粪下河十分辛苦,费时费力,且不安全,于19536月在草潮门上码头装设木质槽式溜粪导管。码头上砌有高约15米,占地约4平方米的长方形水泥贮粪池,池侧闸门连接木槽导管,管下设木架支撑,木槽、木架可随河水涨落而增减。木槽终端搁置于竹排上(后改为趸船),随水起落,槽口伸人紧靠竹排的粪船舱内。下粪时,启开粪池闸门,粪便即经槽管顺势流人粪船。此一设备,下粪快速安全、投资少、效果好。从此,清粪工人无需挑粪下河,免除肩挑、过跳之劳;粪船不必久停候载,加速了船只周转;市肥料公司无需支付下河力资,降低了销售成本,各方称便。1954年以后,经河道运往县区的粪肥逐渐减少,码头作用随之降低。1979年,市建委将草潮门粪码头列入城市规划,改建成多用途的粪便下河专用码头。市环卫处用3年时间,更新了该码头的全部设备,拆除原来低小简陋的管理棚屋。整个码头宽10米,长63米,仍采用下河管道输粪。码头内的密封式贮粪池可装粪12万担,池上建有两层管理房1栋,总面积500余平方米。新管理房高大宽敞,附属设备齐全,工人卸粪后,洗手、洗车桶、休息、饮茶等都很便利。1987年,码头下河粪肥仅占年运销总数的10%。除草潮门和楚湘街两个码头继续留用外,其余码头改作他用。

第二章  街道清扫

第一节  人力清扫

    长沙街道的清扫,据史料记载: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由清道夫收运垃圾,兼扫大街及无人管辖的场所;宣统二年(1910),清道夫着号褂打扫街道。民国时期,主要由警察部门设清道夫担负主要街道清扫,;1913年有清道夫130名,1949年减少到80人。清道夫地位低下,待遇微薄。

    小街()历由居民打扫。1928年推行户管清洁制,由沿街居民每日随时清扫门前道路之污物。抗日战争爆发后,“户管清洁制”一度松驰,1942年复由湖南省政府通饬仍遵照执行。19463月,清洁区依保甲区域划分,由警察局责成各甲住户及商店遵规定时间自行清扫。由于政局动荡,财力不济,管理不力,除黄兴路、药王街、中山东路等几条商业繁华街道较清洁外,其余偏僻小巷多是灰屑遍地,甚至垃圾成山。194911日《民国日报》披露:“无论通衢大道,偏街小巷,到处堆塞,一座座蔓草盈尺、灌木成荫的土山,都是由煤灰、粪溺、屑子等堆积而成。”

    解放以后,长沙市街道清扫工作有了根本性的变化,并朝着专业化、制度化、目标化、机械化的方向发展。

    一、专业队清扫

解放初期,长沙沿袭民国旧制,由公安局清洁队负责内四区垃圾的收运和主要街道的清扫。1953年,清洁工收运垃圾外,每人平均兼扫街道1552平方米。1955年,每人平均扫2049方米,每天清扫一次。

    19588月市清卫处成立后,为加强城区主要马路的清扫保洁,清收垃圾与清扫马路分为两个工种,原清洁工专收垃圾,不再扫街;另从职工家属中招收妇女劳动力48人为临时清扫工,待遇每日1元。10月,改为固定工,月工资25533元。

    1961年,清扫工增至88人,城区27条柏油路及18条碎石路均有专人清扫,每日普扫12次,并巡回保洁。

    1966--1976文化大革命期间,马路上到处撒有传单,墙壁上到处贴有大字报,游行聚会频繁,来往人车拥挤,路面污染因素增多,清扫极为不便。清扫工虽克服困难,坚持提早出工,整日轮流保洁,仍然难以保证马路清洁。

    白昼清扫,灰尘飞扬,且人、车不断,不便清扫。19823月,在16条马路上实行夜间普扫,白天保洁,有21个班组、156名工人参加。1984年,因夜间清扫,人力不敷,工人上下班无车可乘,还有女工做夜班不方便等困难,各区环卫所曾陆续停止实行。19855月,在总结经验,采取相应措施以后,又恢复夜间清扫。

    为加强管理,对马路清扫质量及工人劳动纪律,均有严格要求,工人在操作时如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给予罚款处理:(1)普扫时丢段、丢堆;(2)保洁时间内发现成片地区有树叶、果皮、纸屑等秽物;(3)将泥沙灰屑扫人沟眼,或倒人人行道树穴内;(4)穿高跟鞋、打伞、推自行车扫路。

198561日起,开展最清洁马路竞赛,制定记分标准和评选办法,组织专人逐日检查评分,向马路沿线单位、住户分发评选票,广泛征求意见。年底,评出五一中路为“最清洁马路”,清扫班组获得奖励。1986年,最清洁马路为中山东路、胜利路、书院路、八一路,1987年为五一中路、中山东路、韶山路三班路段、建湘中路。西区环卫所女清扫工郭利民,1985年担任最繁华的黄兴南路清扫班长,带领全班尽职尽责清扫马路,每天把停放路旁的自行车一辆一辆地移动,将路上的灰屑扫干净。1986年春节除夕,她因煤气中毒昏倒并摔伤手腕,经抢救苏醒后,凌晨2时就要家里人用自行车送到-r-J也,同全班工人一起扫到天亮,共运走鞭炮灰屑3汽车,使全路清新洁净。她还经常牵盲人过马路和护送迷路小孩回家,几次扶着被自行车撞伤的老年人去医院治疗,夜问帮助外地来长的解放军找住处。1987年她被评为湖南省“四有职工”,当选为共青团十二大代表。

    结合检查评比,19868月起,推行城区马路分段保沽、责任到人的岗位责任制。19874月起,主要马路由清扫三班制”改为“四班制”,使马路在白天不问断地有人保洁。

    1987年,专业清扫工人增至443名,为1958年的9倍;共清扫马路64(),市区主次干道路面全部有人清扫;清扫总面积16895万平方米,平均每人清扫3077平方米,比1955年平均每人多扫1028平方米。

    二、民办清扫

城区街巷清扫,自解放以后历由街道组织管理,各区环卫所在业务上给予指导,街道民办清扫员负责背街小巷的清扫保洁。街道民办清扫组织的经费开支,主要由街道办事处向辖区单位、住户筹集,另由市环卫处补助一部分,经济上属民办公助性质。1960年,城区210个居委会各自配备3名清洁服务员,属临时工,每人月工资为8元,后增为1520元。1980年,在市内30个街道办事处、318个居委会、160289户居民中,共有民办清扫员652人,每人月酬金1730元不等,工具由街道组织发给,定额包干。1987年,民办清扫员增至720人。19841986年,市环卫处每年拨付各区街道清扫补助费共6万元,1987年增至8万元。

    19864月,市政府召开全市城镇环卫先进表彰大会,包括市区及望城、宁乡、浏阳县、长沙县榔梨镇,表彰先进单位3个、先进集体2个、先进个人117名,有31名街道民办清扫员评为先进个人。其中三汊矶居委会80高龄的义务清扫员、退休工人刘世让,坚持义务扫街13年,不领报酬,还自费购买扫把,在当地传为佳话。

第二节   机械清扫

    19478月,市政府借用湖南救济总署马拉喷水车1辆,在市中心区及公园一带洒水降温抑尘。同年9月,又试装洒水汽车1辆,夏季在市中心区洒水。

    1950年,清洁队接收旧水车1辆,几经修理,勉强可用。19551956年,清洁大队购置水车3辆。1956510月,洒水136万吨。1969年,市环卫处汽车队试制洗路、洒水、消防三用水车1辆,曾试用一段时期。1981年洒水车增至6辆,1986年又添2辆。8辆中,容水10吨的4辆,5吨、6吨的各2辆,能基本满足主要马路冲洗路面及夏季降尘驱暑之需。冲水后,路面清扫质量提高,工人劳动强度也有所减轻。

洒水车几经局部改装,适于侧面冲水,并扩大洒水面。车上装置特殊音响器,鸣声悦耳动听,行人容易辨别,提早避让,不致沾水湿衣。

第三节   

    1920 1921年,市内街巷之间曾设有痰盂供行人唾吐,然而不久即被人破坏或取去。

    1960年起,市清卫处开始制作公用果皮箱()。第一批制作磨石面长方形果皮箱617个。箱身美观、坚固,集痰盂座、花架、果皮箱于一体,摆设马路两旁,点缀市容,颇具新意。后因箱上的活动痰盂容易破损,盆花难以保鲜,逐渐停用。1965年,制圆形铝质果皮箱500多个,轻便美观,但易于挪动、变形,“文化大革命”期间陆续被砸坏或拿走,损失殆尽。

    19751980年,制水红、淡青两色磨石面六方形果皮箱300多个,箱体底部埋入地下,牢固平稳。箱底有孔,可通泄水沟。19821983年,又设计加漆方形三孔铸铁果皮箱一批,质地坚实,外漆深绿色,饰以古朴图案。另购进陶瓷果皮箱一批,形式多样,有狮子、熊猫等形状。1985年摆设上街的各类果皮箱共有1120个,1987年经撤旧换新,调整为1109个。

果皮箱()的清理洗抹,初为专人挑水清洗,秽物由清扫工收运。后改用专用车载水清洗和收运秽物,效率提高。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
Copyright By szb.changsh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联系电话:0731-81859799 技术支持:市政府信息中心&长沙心境文化传媒
建议浏览器IE6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