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务公开 长沙方志 长沙地情 工作动态 方志园地 数字方志馆 党务公开
煤矿

时间:2015-07-28      来源:
 

   

   

 

长沙市所辖长沙、望城、宁乡和浏阳四县,均有煤炭蕴藏。截至1990年止累计探明煤炭储量11782.2万吨。1990年底煤炭保有储量为8747.5万吨,其中烟煤6688.2万吨,无烟煤2059.3万吨。

长沙地区的煤炭开采,已历时四百多年。宁乡与浏阳始于明代,长沙、望城始于清朝。但发展缓慢,生产一直处于原始状态,至解放前夕,年产量不过5万余吨。新中国成立后,加快了煤炭开采速度。开发顺序大体为先国营后集体和私营个体。国营煤矿的组建有接管、转管和新建三种形式。这些煤矿储量较为丰富,煤质较好,设备比较齐全,技术也较为先进,是全市煤矿行业中的骨干企业。集体煤矿于1927~ 1930年间在浏阳县昙花一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集体经济的发展,重新萌发,并伴随着经济体制的变革,迂回曲折发展。个体私营煤窑只是改革开放以后,政策放宽,贯彻“有水快流”方针,才有较大发展。

在矿业发展过程中,以国营煤矿为首,都在不断地进行技术改造,从原始生产方式逐步向半机械化、机械化生产过渡。同时由于实行国有、集体、个体煤矿一齐上,80年代煤炭产量有较快增长,1990年全市共产原煤194.23万吨,为解放前夕年产量的35倍,其中国有煤矿产量113 .01万吨,占58.20%

    解放前,长沙地区煤矿的安全生产状况十分恶劣,水、火、瓦斯、顶板、煤尘等各种事故层出不穷,矿工生命安全毫无保障。新中国成立以来,通过从上至下逐级设置煤矿安全生产管理和监察机构,配置专职人员监管煤矿安全生产;对煤矿职工进行安全教育培训;对煤矿生产过程中的水、土、火、瓦斯、煤尘、顶板灾害分别施以安全技术防治措施,经综合治理,煤矿的安全事故已大为减少。但因乡镇个体小煤窑发展迅速,新工人大批进矿,又未经认真组织安全教育、培训、文化、业务、技术素质低,煤矿事故仍有发生,安全管理工作仍亟待加强。

    长沙地区所产煤炭,除就地供应一部分外,还销往毗邻地区,少量远销湖北武汉、宜昌、沙市等地。市区的工业生产与居民生活用煤由于运输条件的限制和煤炭品种调剂等原因,反而多从外地购进。1983年后出于对地方煤矿进行扶持,市区就地购进煤量有所增长,但大部分仍依赖外地。

    解放前,煤炭只供应城区,农村没有供煤网点。新中国建立后,由于柴草短缺,,煤炭才逐步运销农村。1949~ 1957年,煤炭是无限制的敞开供应,1958年起,因需求量剧增,煤源不足,居民生活用煤逐步实行凭证定量供应,工业生产用煤实行计划分配。但因煤炭生产与需求不稳定协调,有时过剩,有时短缺,煤炭供应采取多时放宽,少时扣紧,实行计划分配与调节相结合。据市统计局的统计,1980年全市煤炭供应量为123.3万吨,1988年增至232.2万吨,1990年又下降至167.94万吨,十年间起伏较大。

    由于需求量增长,煤炭运输与储存任务也日趋繁重。早期煤炭运输市外靠木帆船,市内则为人挑、板车拉。铁路通车后,市外煤以火车、帆船并运,市内煤依然人搬j板车拉。新中国成立以来,水运逐步淘汰,市外煤运输长途靠火车,短途靠汽车,市内也改为汽车装运。煤炭储存解放前由市区少量仓栈及私营的店铺分担,由于需用量不大,储存能力基本适应。解放后,随着需求量的增长,仓栈不断扩展,至1990年止,市煤炭公司先后建立了经武路、

南站、毛家桥三个有铁路线的煤栈和一个汽车进煤的河西煤栈。四个煤栈占地面积共14万多平方米,储煤面积5.8万平方米,最大容量17万吨。

    为了缓和煤炭储运和供应长期紧张的局面,在有关部门的支持、配合下,市煤炭公司积极倡导和参与了锅炉改革、种植炭林、兴办沼气、煤炭定额管理和推广型煤等活动,其中取得成效最佳的是推广蜂窝煤。峰窝煤(俗称“藕煤”)它以方便、清洁和节省为城乡人民所认可逐步在城乡普及,从而改变传统烧散煤的习惯。在普及蜂窝煤的过程中,市煤炭公司先后办起了制作峰窝煤机械的机械厂、蜂窝煤炉灶厂、粉煤厂、蜂窝煤厂,形成了一批配套的蜂窝煤生产企业。

    长沙市的煤炭价格,最早由煤炭行会依据市场行情议定,新中国成立后,生产、生活用煤以不同的价格供应,价格长期稳定,1979年,煤炭矿价及运杂费变动,生产用煤价格相应向上浮动,生活用煤则由国家用财政补贴来维持原价不动,但为解决部分单位和居民计划定额不敷需用的困难,生产与生活用煤均产生了议价煤。呈现价格上的双轨制。

    长沙市的煤炭生产、经营,解放前没有全市的生产管理机构,煤炭经营一直在行会管理下进行。新中国成立后,经过社会主义改造,私商及行会逐渐消失,城市煤炭供应公司经营、管理,农村煤炭供应由市煤炭供应公司交供销社经营。

    1959年,长沙、望城两县划归长沙市管辖,市属范围有了煤矿。1960年市重工业局设置煤炭科管理煤炭生产,是全市最早的煤炭生产管理机构。1983年,宁乡、浏阳两县划归市管辖,市属范围煤矿增多,为适应这一新的形势,市煤炭供应公司改建升级为长沙市煤炭工业公司,承担统管全市煤炭产销双重任务,宁乡和浏阳两个产煤县也分别成立煤炭工业公司,统管县内的煤炭产销。从此,长期由工、商两个部门分管煤炭产销的历史宣告结束。

    改革开放以来,煤炭行业如何加强管理,煤炭企业如何搞好、搞活,还需要我们勇于探索与实践。

第 一 章   煤 炭 生 产

第一节  勘探与资源

    长沙市的煤炭资源主要赋存于宁乡、浏阳、长沙三县。宁乡县有煤炭坝、清溪冲两个主要矿区;浏阳县有澄潭江、文家市、三口一官渡三个主要矿区;长沙县的坪塘矿区一井田及跳马矿区。

    一、煤炭坝矿区

    位于宁乡县城西17公里,东起白云坡至洋泉湖,西止青泉山至子英庵一线,走向长约7.2公里;北起茶盘塘至煤炭坝街一线,南止长沙冲至于英庵。倾斜约6.5公里,全区勘控面积29.5平方公里,含煤面积21平方公里。储量计算面积12.8平方公里。根据地质构造形态,将矿区划分成6个井田,相邻井田均以向斜轴及主要断层为界。

    矿区水上航运与公路交通都比较方便。

    光绪22(1896)湘矿务局委矿师到宁乡履勘矿苗,是长沙市对煤炭资源最早的勘探,但虽经踏勘,却未见资料。湖南省地质调查所地质专家王晓青、刘祖彝、王北海、周圣生先后于193319371948年三次来宁乡勘探。其调查范围是伍亩冲、煤炭坝区、苦竹山、狮子山(即谷塘坡、罗峰山)区连河冲区,对矿区的地层和地质构造作了较为明确的阐述,并绘制了一万分之一和五万分之一的区域地质地形图。19585月省地质局湘潭综合地质队(后改名402队)对矿区进行普查勘探后,于19591月提交了《湖南省宁乡煤炭坝矿区地质勘探综合报告》。19602月省储委以第16号审批决议书批准。1961年报告复审,要求进一步作补充工作。19639月省地质局402队提交了《湖南省宁乡煤炭坝矿区I、Ⅱ、Ⅲ井田勘探补充报告》,省储委以“丙(63)58号决议书不予批准。19591401队在矿区南段进行勘探,到1964年该队因调离而中止勘探。写出了“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矿区Ⅳ、V井田初步勘探总结报告”,但未提交审批。19655月省煤勘一队到矿区继续进行勘探,主要查明各井田氧化带的深度,控制无煤带范围,进一步控制贺家湾、竹山塘两个断层及伍亩冲井田的构造形态;水文方面着重查明竹山塘井田茅口组及伍亩冲井田长兴阶的含水特性,历时13个月,19677月提交了《湖南省谭宁煤田煤炭坝矿区伍亩冲、贺家湾、竹山塘井田地质勘探最终报告》(附颜家冲井田地质资料)。提交审批储量为11156.7万吨,1+24130.1万吨,省煤炭局以《(67)湘煤地字第11号文件》批准。

    1985年省煤勘六队对颜家冲井田进行了补充勘探,于1986年提交勘探总结一份,未经批准,但所获储量已被利用。

    矿区含煤地层为上二迭统龙潭组。整个矿区是一向北东东开口的马蹄形向斜,名为煤炭坝向斜,它是一个短轴状、不完整、不对称向斜,由二迭系组成,分为南北两段。龙潭组含煤两层,下部的2煤层是唯一可采煤层,位于龙潭组底部,与茅口组灰岩仅隔0.5米粘土泥岩,煤层呈层状,煤厚0 - 11.76米,一般4米左右。2煤层为低灰、富硫、低磷、高发热量的2号肥焦煤。由于含硫高,有机硫不易洗选,不宜作炼焦用煤。用土法炼焦去硫,可作氮肥原料。因具有易燃、低灰、高发热量等优点,适用于作动力用煤及民用煤。

    矿区水文地质属极复杂类型,是全国大水矿山之一。矿区地表水系发育,河流渠道纵横交错,池塘水库星罗棋布,在六十平方公里的矿区范围内有大小河流十条。矿区地层中有五个含水层,直接威胁煤层开采的煤层顶部的长兴阶硅质岩和煤层底部的茅口组灰岩。1990年煤炭坝煤矿涌水量每小时达8582吨。煤炭坝矿区到1990年止累计控明储量5389万吨,保有储量3430.8万吨。

    在本矿区外围还有下二迭统含煤向斜五个,即:①谷塘坡向斜,位于本矿区北西5.5公里;鸾凤山向斜,位于本矿区北北西5.6公里;连河冲向斜,位于本矿区北西12.5公里;喻家坳向斜,位于本矿区南西;⑤衡龙桥向斜,位于本矿区北东16.5公里。省地质局414队曾于19601963年对除衡龙桥向斜外的4个向斜进行了勘探,先后于196011月、19635月、19637月提交了普查或初步勘探报告。共施工钻孔68孔,计8748.74米,探明储量888.3万吨。本矿区外围多为第四系地层覆盖,还有发现隐伏含煤向斜的可能,为今后进一步进行地质勘探提供了线索。

    二、清溪冲矿区

    位于宁乡县城东南35公里。矿区呈一近圆形的向斜盆地,东西长约6.5公里,南北宽3公里,含煤面积约13平方公里。其中庞湖塘正断层以东,清溪冲以西划为一井田,含煤面积约1.32平方公里。矿区交通尚属方便。

    解放前从1929~1946年有刘基盘、王晓青、许原道、刘元镇、廖土范先后对矿区作过地质调查工作。解放后1954~1956年中南地质局402队对矿区开展普查评价工作。提交了宁乡清溪冲矿区地质普查勘探报告”;1959年省煤炭局165队对矿区东北部开展了详查评价,提交了“宁乡清溪冲矿区地质勘探报告”;1971年省地质局414队对矿区一井田作过补充勘探,于1973年提交湖南省宁乡县清溪冲煤矿地质工作总结。”以上报告均未经审批。以上地质勘探部门先后完成1:1万地质测量20万平方公里,机械岩芯钻孑L 5717.25米,浅钻矿区含煤层为二迭系上统龙潭组。矿区位于道林复向斜的北西冀。区内断裂及短轴向斜均较发育,主要构造线为北北东一正东西方向,断裂可分为东西向正断层、北东向平推断层及北西向正断层三组。龙潭组含煤三层,其中3煤为主要可采层。煤厚0-8.5米、一般2-3米,平均2.2米。3煤比重1.3,硬度1- 2.5,性脆易碎,易燃焰长,是低灰、高硫、高发热量2号肥煤,可作动力用煤和炼油用煤。本区是一向斜盆地,东、西、北三面高,南面低,利于地下水的汇集。区内地表水系发育,有水库、池塘90多个,靳江河和韶山灌渠纵横区内。有长兴组和茅口组两个含水层。茅口组含水层的裂隙溶洞水是本区矿坑涌水的主要因素。水文地质条件属复杂类型。

    19541956年中南地质局402队对全区作普查评价工作后,提交储量为1260.2万吨,19711973年省地质局414队对本区一井田进行补充勘探工作,提交储量为381.7万吨,1984年省煤勘6队对清溪冲矿区4井田进行勘探,于198412月提交清溪冲矿区4井田普查勘探报告,省煤炭厅19857月以湘煤地字第561号文批准工业储量76.0万吨,远景储量52.0万吨。本矿区其余23井田尚有储量873.6万吨,有待进一步探明。

    三、澄潭江矿区

  位于浏阳县城东南25公里,距文家市15公里,醴(陵)浏(阳)窄轨(762mm)铁路大瑶车站距矿区6公里,与长沙、浏阳均有公路相通,交通尚属便利,矿区范围:北起下马冲,南止冷水井,东起高山煤矿,西止料源,面积约33平方公里。1959~1968年先后有省地质局区测队、402队、湘赣煤田地质会战指挥部普查2队进行了调查及勘探工作。1973年省煤勘6队在本区进行工作后,提交了《茶醴煤田澄潭江一王仙地质勘探普查报告》,共施工67个钻孔,总进尺16023 .92米,补充了山地工程、电法勘探、钻探等。于197712月提交《澄潭江勘探区一井田详细地质报告》,省煤炭局197810月以(78)湘煤基字第829号文件批准工业储量为817万吨,远景储量131.0万吨。本矿区二井田省煤勘6队在197312月提交的《澄潭江一王仙普查地质勘探报告》中,提交审批的工业储量为94.4万吨,远景储量467.8万吨。本矿区的含煤地层是晚三迭世安源组和三丘田组。其中三丘田下段上部的35两层煤是结构简单、比较稳定的可采煤层,均系无烟煤,可作化工、动力及民用,龙潭组的3煤层也是结构简单,比较稳定的可采煤层,系瘦煤,可供配焦之用。本矿区属新华夏系湘东多字型构造体系,为一向斜构造,轴向北30' - 400东,矿区有两组断裂,一组是北北东向,以逆断层为主;另一组是北西向张扭性断层。本矿区地势为北高南低,两侧较高,中间较低的低山丘陵锓蚀堆积地形,主要水系为潭水。安源组水文地质条件简单,龙潭组水文地质条件较复杂,矿坑充水的主要因素为茅口组岩溶裂隙水及断层水。涌水量不大。对

本矿区二井田尚有进一步勘探的必要。

    四、文家市矿区

    位于浏阳县城东南48公里,西距醴(陵)浏(阳)窄轨(762mm)铁路大瑶站25公里。矿区西起排楼前(0线),东至文家市(14线),长7公里,面积约20平方公里,含煤地段长3公里,宽约2公里,含煤面积6平方公里,公路交通较为便利。196019613月省地质局湘东2分队对本矿区进行了初步普查工作。钻探3孔,进尺6851,手摇钻进尺1050米;19723月省地质局4022分队到矿区进行详细普查工作。完成钻探11孔,进尺5759.48米,探槽7509立方米,1:1万地质测量5.3平方公里。在以上基础上,19809月文家市煤矿提交《大坪井生产地质报告》(详查),省煤炭局198010月以(80)湘煤专字1082号文批准大坪井田工业储量302.5万吨,远景储量309.97万吨,本矿区煤系时代为晚三迭世安源组紫家冲段。该段总厚80 - 120米,含煤五层,可采层为第234煤层。主要可采煤层为2煤层,在6-7勘探线区煤厚6-7米,向西(4线)逐渐变薄,至2线煤厚仅0.69米,向东(8线)厚度为2.3 - 4.1米,大致有中间地段厚,向两侧变薄的趋势,煤层结构简单;3煤层也仅在6线一带可采厚0.6 - 1.18米,结构较复杂。4煤层也仅在6线处可采。本矿区为一北东一南西向的复式向斜,断裂和褶皱均较发育。向斜南翼主要含煤地层倾角较陡(650 - 750),呈现一小背斜,由于断层F14的影响,茅口组灰岩层和长兴灰岩含水层在煤层之上,且与断裂连通,矿区水文条件为较复杂类型。本矿区的煤层属无烟煤偏贫煤,含硫低,灰分中等,发热量高(QfDT6360 -8210),煤层有自然发火现象。张家冲井田位于浏阳城东南44公里,在大坪井田西南约2公里,西距醴(陵)浏(阳)窄轨铁路大瑶站21公里,浏文公路经井田南部。井田全长4.5公里,面积约4.4平方公里。含煤范围长约3公里,宽约0.4公里,面积1.2平方公里。19605月至19611月,省地质局湘东2分队对井田进行普查勘探。完成1:1万地质测量12平方公里,钻探15孔,进尺2994.91米,槽探3528立方米,提交了《浏阳张家冲矿区地质勘探报告》。19631月省地质局102队在进一步工作的基础上,提出《湖南浏阳张家冲煤矿地质勘探报告的补充报告》(详查),省地质局19641:月审批降为详细普查报告。批准工业储量为30.2万吨,远景储量133.7万吨,矿区含煤地层为早侏罗纪,本区共含煤八层,可采层为第2467煤层。井田是一走向北东~南西,向北西倾斜的单斜构造。有两条走向新层。贯通井田。煤层都是高灰、低硫、中发热量的无烟煤,一般作民用。矿区水文地质条件简单。老窿水是矿井充水的主要因素。

    五、三口一官渡矿区

    本矿区包括三口井田和官渡井田。官渡井田位于三口井田东北。相距约7公里。矿区面积17平方公里,有公路由浏阳县城通至三口、官渡井田,大溪河(浏阳河上游)可通小型木船,距矿区8公里的永和镇,有窄轨铁路通醴陵,交通尚方便。

    195810月至19606月省地质局湘东队在三口井田普查勘探测绘了1:1万地形地质图9平方公里,钻孔30个,进尺6572米,于19607月提交《浏阳三口煤矿地质勘探报告》,1963,年5月省地质局402队对湘东队的报告进行修改补充,提交了《湖南浏阳三口煤矿地质勘探综合报告的补充报告》,19649月省地质局对补充报告予以批准,三口井田地质储量为491.9万吨,可作为年产3~5万吨小型矿井设计开采依据,但须补充水文工作。19671月湘赣煤田地质会战指挥部地测指挥部第三普查队在三官渡地区进行过1:2.5万地质测量150平方公里。19703月省地质局402队在三口矿区开展物探工作,寻找隐伏煤田。19713月在官渡井田转入勘探,197211月结束,完成1:5千地形地质测量11平方公里,钻探45孔,进尺15770米,19735月提交《湖南省浏阳三口一官渡煤矿官渡井田地质勘探报告》(详查)。省地质局19735月以(73)湘地科字第018号文批准储量为513万吨。

本矿区主要含煤地层为二迭系上统龙潭组及三迭系上统的安源组。三口井田为一长条状向斜造,中间被K-E红层所掩盖,形成两端出露的半隐伏煤田,三口井田位于三口向斜西南端,断层发育,尤以倾向断层对井田破坏最大。官渡井田位于三口向斜东北端。井田区内有5条走向断层,其中F2逆断层穿切茅口灰岩,勾通灰岩袭隙溶洞水,对井田开采带来的威胁。矿区内大溪河等地表水与地下水水力联系密切,矿区水文地质条件属复杂类型。影响开采的主要充分因素是底板茅口组及栖霞组灰岩裂隙溶洞水及壶天群灰岩溶洞水。据资料计算,官渡井田-100水平涌水量达2242吨/时。

    官渡井田龙潭组含煤5层,1煤层平均厚0.85米,3煤层局部可采;4,煤层平均厚1.15米为主要可采煤层。42煤层平均厚0.94米,也是主要可采煤层;毛煤层平均厚1米,煤层不稳定。三口井田含煤4层。其中3煤层平均厚1.28米,是主要可采煤层。本矿区的煤层均系气煤,低灰、低硫、高发热量,可作动力或民用煤。官渡井田另有灰分大于400/0,发热量大于3000大卡/公斤以上的劣质煤113.6万吨,含油率为8.49 - 14.41%的油页岩64万吨。

    六、坪塘矿区

    位于长沙市河西南25公里,南距湘潭市15公里,东距湘江边(炭塘子)6公里,有公路相通,与湘潭锰矿毗邻,距湘锰铁路支线锰矿车站4公里,有轻便铁路,公路通达。矿区含煤面积9.83平方公里,1960~1961年省冶金勘探公司236队对一井田进行了普查勘探,施工钻孔14个,进尺2628. 06米,提交了《湘潭县坪塘矿区普查勘探评估报告》,1969~1972年省煤勘6队进行了勘探,施测15000地形图45平方公里,地质测量42.5平方公里,钻探75孔,进尺23297. 30米,先后提交了一井田与《湖南省韶山煤田坪塘矿区冷水冲井田最终勘探报告》,1973年经省煤炭局审查批准,但存在水文地质工作程度较低等问题。矿区主要含煤地层为上二迭统龙潭组,其次为下侏罗统。矿区为一由樟树湾含煤向斜,细冲子背斜、冷水冲含煤向斜组成的复式向斜。冷水冲含煤向斜中,包括另一翼呈东西向的次一级向斜,划分为一井田。矿区内断层发育,对煤田破坏严重。下侏罗统下段含煤3组,仅个别地段可采,极不稳定,经济价值不大。上二迭统龙潭组含可采煤层两层。1煤层平均厚1米,结构较简单,在- 400米以下变为不可采;2煤层平均厚2米左右,为主要可采煤层,1煤层与2煤层均为中一高灰、中一高硫气煤,洗后可做配焦用煤。

    矿区地势西南高,东北低,地表水系不发育。本区水文地质条件复杂。茅口灰岩溶洞裂隙水是矿坑主要充水因素。冷水冲井田初期(- 300米水平以上)预计涌水量可达2700吨/时。省煤炭局(72)湘煤基字第60号及(73)湘煤基字第134号批复坪塘矿区煤炭地质储量为2003.2万吨,其中工业储量为1755.7万吨,其中一井田工业储量为340.4万吨。

    七、跳马矿区

    位于长沙市南22公里,距京广线暮云市车站7公里,有长龙公路直达矿区。省地质局402196312月提交《湖南长沙县田心桥煤矿地质勘探报告》(详查),1964年省储委以决议书(64)乙字第69号批准。储量为121.8万吨,其中工业储量53.4万吨,另有表外储量232.2万吨,其中工业储量121.7万吨。矿区成煤年代为晚二迭世龙潭组,含煤6层,可采5层,水文地质条件复杂,中灰、中硫的肥气煤,洗后可作配焦用。

第二节  矿区开发

    长沙地区开发煤炭资源,已历时400余年,但解放前因民风闭塞、迷信风水,怕挖断龙脉而不敢开采或因此被阻;没有进行过系统的地质勘探,资源不清,地质情况不明;资金和矿业人才的缺乏,使煤炭资源的开发利用长期处于原始状态,发展缓慢,对煤炭资源的开发,前后出现私营、集体、国营三种煤矿。

    一、私营煤矿

    私营煤矿历时最长,浏阳县据《蔺氏族谱》(卷之一)记载,明嘉靖二十五年(1548)戒族众挖煤,以防止伤地脉之灵气;《宁乡县志》记载;清世鉴于明末矿税之害,不言矿利,宁乡仕绅又盛言风水,凡采矿者必须请官封禁,如花山坳,斋饭山、天螺荡诸处产煤,皆以县龙来脉,永禁凿掘。县同治志记载:嘉庆二十五年(1820)宁乡知县许瀛封斋饭山示云:“此山自乾隆年间陈茂松采煤获罪充发之后即奉封,而历年已久,施禁旋开。”《善化县(今属长沙、望城县)志》:“清康熙年间,县东南35华里,府龙来脉山内产煤,曾有利徒开采,并遭踏勘封禁。乾隆嘉庆年间又有利徒于观音山、天台山、大地岭等地凿石烧灰,迭奉严禁。同治年间,有涉利者于坪山一带开挖煤窿,经邑候严拿禁止。”以上记载表明开发煤炭资源在当时都处于非法地位,直至清末,煤炭用途日广,禁令遂遭废驰,《宁乡县志》载“光绪某年部颁矿业条例,光绪二十一年(1895)湘抚陈宝箴奏请开办各矿,省城设矿务总局;分官采、商采。商采设中、南、西路三总公司。光绪二十二年春,矿局委矿师耒宁履勘矿苗,如二都和尚桥边上,三都苦竹寺,四都清溪等处,矿局同时购地开采,均烟煤。和尚桥与清溪总办为候补知府熊世池,苦竹寺总办为县绅黎玉屏。和尚桥圳边上矿苗露山麓而质低油少,易燃易化,矿床不宽,深入无变,开采两年耗本甚巨;苦竹寺老矿旧洞鳞比,旁搜易尽,积水乘之,且运道不便,两年停办;清溪烟煤质佳而富;连开数年,因水势大,机筒抽吸,力小难干,计竭停工,此官办情形也。商办则有二都东车煤矿(花山坳)清光绪二十年(1894)请开,构讼连年,兴工两次,无大煤,遇石而止;三都之伍亩冲,烟煤开采数年,先亏后盈,仅可敷本,水大停工,光绪二十七年(1901),县人廖培昌等以筹学款名议,就学田开采,以不能畅销卒停办。五都新塘冲,光绪时开采,矿床不富。”清代于宁乡开办的煤矿持续较久是宣统二年(1910)贺锡林在煤炭坝创办的守一公司,直至1930年才转卖给浏阳的吴朗山。清代末叶浏阳私营小煤矿称作煤棚,当时大瑶至金刚的黄家坡有吕宗度煤棚,大坪乡有金鑫煤棚,山下乡有永粉及集兴煤棚。

    民国期间煤矿又有所发展。19121月王曲潍于浏阳组建三口煤矿公司,随后有多家这类私营煤矿问世。

    吴朗山组建的元享公司,曾使用蒸气泵排水,并投资疏峻山下乡至文家市的一段河道,历史久,影响也较大,与此同时煤棚也在发展,1929年山下至大瑶一带的煤棚独资经营的21户,合伙的23户,矿区总面积22.63平方公里,矿工352人,营业人员116人。关于煤炭产量《湖南建设月刊》曾有如下记述:浏阳矿产以煤铁、石灰为大宗,南乡遍地产煤,悉用土法,故每年只能产8万余担。

    民国期间宁乡县的私营煤矿的开办略迟于浏阳,但规模较大。1917年有英国人委托一陈矿师于清溪开办清溪煤矿公司,1924年由周炳麟接办。1931年前罗建桥于石家湾开办济生公司,后由陈作美接办,改名茂利公司。1931年吴朗山于沙子坡(粟山窝)建得一公司,1932年,谢卧东在洋泉镇开办兼善公司,核准矿区面积2985公亩,欧阳东也在该处开办天顺公司。1936年徐光武在旧庵坡开办长宁公司,李苇期、吴朗山在永习坡开设得一公司购地135公顷96公亩。1937年吴朗山、周锡生等于龙山窝组建福记守一股份有限公司,同年贺锡林在老山边组建训惠煤矿公司,随后贺耀玉、周艮安也加入该公司,1939年吴子贡、肖子谦于花明楼蛮子洞组建阜康煤矿公司,1940年黄合明在石家大屋双盐坛子山组建协和煤矿公司。吴子炳在旧庵坡挖井开办守一公司,19421944年候大榜于清溪冲组建永利煤矿公司。1943年薛文绣在谷塘坡开设中华煤矿公司,刘静安在谷塘坡开设建国煤矿。以上各公司均为谋利而开办,投入少,资源不明,进行掠夺式开采,平均年产煤共约5万吨。到解放初期仅存恒记守一、福记守一、训惠、茂利和阜康五家。

    民国期间,长沙县无煤矿记录;望城县只天顶关仰天湖一带有广利、雅利及寿记三家场号采煤,年产煤1000吨左右。

    解放初期浏阳的私营煤矿已所剩无几;宁乡的也处于瘫痪状态,并陆续由国家接管;望城留下的广利于1956年改为公私合营。1957年宁乡廖福田在七福桥贺公堂开办立兴煤矿,煤炭坝也有私营建华煤矿,均因地下水大,难以处理开办两年停办。浏阳1955年有农民集资合伙私营煤棚55户,从业人员220人,后转田农业社经营。从19581980年间私营煤矿宣告绝迹。1980年后,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宁乡及浏阳私营煤矿逐渐发展。宁乡涌现了狮泉山联营、石家湾仙女岭、长林塘、泉江、顺利、石家湾联合、花明楼综合、花明楼斑竹塘、石家湾群力及花明楼联营等10家私营煤矿,年产煤10万吨左右,浏阳私营小煤窑更多,仅澄潭江及大瑶两地就有30处,年产煤约2万吨。

    二、集体煤矿

    19271930年,浏阳农民协会曾以生产合作社形式组织过煤炭生产,是长沙地区集体煤矿先行者。解放后,集体煤矿重获生机。195010月宁乡县南田坪乡首先组建起群益煤矿,19561月善山岭农业社开办合记煤矿;19569月石家湾乡开办同荣煤矿,1950~ 1957年间,年平均产煤1.7万多吨。19566月浏阳南区有集体煤矿38个,其中从业人员4人以上的27个,10人以上的8个,50人以上的3个。1957年全县65个农业社共有煤井116

个,其中季节性19个。1955~1957年间共产煤7.5万吨。1958年由于大炼钢铁,煤炭需求激增,掀起了一个大办集体煤矿的高潮。宁乡县动员4.6万人建办集体煤矿13个,年产煤36万多吨;浏阳县公社经营的煤矿合并为18个有煤井323个,职工8千余人,年产煤15万多吨,由于滥采乱掘,不但浪费了煤炭资源,也导致煤矿采掘失调,后继无力,因而1959年起开始整顿,当年宁乡只保留乌江、泉江、东湖塘、铁冲等5个集体矿,1960年也全部停办。浏阳1960尚存社队小煤窑20个,从业人员666人。至此两县集体煤矿进入低谷期。经过三年调整,集体煤矿逐渐走出低谷。1965年浏阳的集体矿增至121个,从业人员增至1048人,产煤3.4万吨,1975年煤产量增至14万吨,宁乡县1976年社队拥有集体煤矿13

个,从业人员2195人,年产煤7.3万多吨。党的十一届三中会会后,集体煤矿的建设逐步转向正规,在“扶持、整顿、改造、联合”方针的指引下,集体煤矿的技术改造也渐渐纳入议事日程,矿井排水及提升运输的机械化程度也有所提高,1985年,浏阳县集体煤矿年产煤14.09万吨,从业人员1700人,宁乡县1988年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的乡镇集体煤矿有28个,职工总数近9千人,年产煤55.4万吨,最大的大成桥煤矿职工达1千余人,年产煤11.5万吨。为扶持该县的集体煤矿,国家共下拨技术改造费102.5万吨,开发

38万元。

    三、国营煤矿

    长沙地区国营煤矿的组建有接管、转营和新建三种情况。19505月宁乡县人民政府接管私营恒记守一公司,改名为长兴煤矿,是我市第一家国营煤矿。1951年宁乡县工会接办福记守一与训惠两公司后,与长兴煤矿合并,改称宁乡工人煤矿,是现省属煤炭坝煤矿的前身。随后县工会又接办私营阜康煤矿公司,1954年县人民政府接管私营茂利煤矿;改名为靳江煤矿,1958年涌泉山乡煤矿转由县按管,改称超英煤矿,1959年又恢复原涌泉山煤

矿的名称,1958年贺石桥乡青山村组建起国营宁乡县卫星煤矿;花明楼双江村组建县营露天煤矿;1959年,喻家坳乡合民村组建县营茅家山煤矿;19615月道林公社的清溪冲煤矿转县营,与县营靳江煤矿合并改称县营清溪煤矿;1965年黄材铜钱坡煤矿转为县营,19709月石家湾乡组建县营双狮岭煤矿外,其余7家均在1987年前先后停办,这7个煤矿累计投资308.86万元,产原煤310.8万吨。

    浏阳县的国营煤矿起步于1950年原五区、六区武装中队分别在澄潭江和金刚两乡组织采煤,195112月至19527月由县财委接管,改组为国营浏阳煤矿,该矿职工最多时有123人,195212月停办,共以土法采煤4305吨,耗资1.85万元。此后,19569月国营科源煤矿开工兴建,次年5月投产,1971冬并入澄潭江煤矿,称料源工区,197410月回采结束关闭;19569月古港公社的三口煤矿转为县营,同年7月兼并县公安局开办的新生煤矿,1962年停办,6月移交料源煤矿,19605月大瑶公社的五一煤矿转为县营,1961年停办后移产料源煤矿;1961年文家市公社群力煤矿转为县营,1969年改名文家市煤矿,19697月澄潭江煤矿开始筹建,1970年投产,197412月由区与公社合营的官渡煤矿由县接办,因井下涌水大,被淹,1982年停办;19804月文家市楼前村开办县营张家冲煤矿,198310月因浏阳县划归长沙市管辖,澄潭江煤矿改为长沙市澄潭江煤矿,以上诸矿至1990年仍在运营的为澄潭江、文家市、张家冲三矿。

    长沙县与望城县境内也曾有国营煤矿问世,均半途夭折,少有建树。19584月望城县公私合营广利煤矿转为国营天顶关煤矿,职工449人,1961年下放地方经营后转为乡镇矿。1960年长沙市重工业局在长沙县开办跳马煤矿,1963年停办,1965年续办,因储量少且分散,1968年关闭。1970年长沙市与长沙县坪塘区开办白泉煤矿,至19783月投入资金765.48万元,因水大,排水设备负担不了,相继封闭,共产煤18372吨。同年经省煤炭局、省储委及省地质队共同查勘,决定在蝴蝶山重建一对年产6万吨的矿井,经过两年施工,支出363.9万元,建成主、副井及风井,井下水仓两座,安装排水泵11台,19807月掘进见到第一层煤,8月白泉煤矿将采区布置及安全技术措施上报,以不符设计要求,需另筹资金300万元,继续完善历时2年才能完成,19871月停工,5月正式批准停办,该矿先后累计投资1129.38万元,半途夭折,损失较大,此后再无新的煤矿兴建,所以到1990年,长沙、望城两县均无国营煤矿。

第三节  煤炭开采

    一、开拓与掘进

    长沙地区的煤田开拓方式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明末清初至1950年是在煤层露头用斜井或吊眼井(小竖井)开拓,见煤后掘进煤巷出煤,规模小,没有通风、排水、机电和运输设备,也没有固定的开采范围,采用孑L明车车水,桐油灯照明,肩挑镐挖,井型很小,毫无抗灾能力;1950~ 1961年,人民政府开始投资和提供设备,但地质情况处于普查与初步勘探阶段,开矿带有盲目性,尤其是1958年建井成风,遍地开花,井筒不定型,用小绞车提升,抽风机通风,无采区布置,绝大部分是以掘代采,没有正规回采工作面,巷道都布置在煤层中。19559月煤炭坝煤矿沙子坡矿井在煤层中建成的提升斜井,用75马力的蒸汽绞车提升,并设有车场和运输巷,以矿车装煤,人力推车,是全市最先结束肩挑煤炭出井历史的矿井;1961~1969年矿井开拓走向正规设计。第一份总体设计始于1961年由省煤炭工业设计院根据省地质局湘潭综合地质队提交的《湖南煤炭坝矿区地质勘探综合报告》编制矿区总设计。1963年煤炭坝矿自行设计的西峰仑井改建设计,采用斜井多水平开拓方式,运输巷、泵房、变电所都设在煤层底板茅口灰岩中,采区沿煤层走向掘进,没有正规采区,出煤分散,工作面走向及倾向长度都短,用拖箕运煤至石门煤斗,运输大巷逐步使用架线式电机车代替人力推车。这种开拓方式将巷道布置在茅口灰岩中,是全市煤矿矿井开拓的一项重大突破,结束了茅口灰岩禁区不可逾越的历史,为发展煤炭生产闯出了一条新路。过去巷道及主要峒室布置在煤层中,由于煤层松软、抗压能力小,巷道与峒室容易变形,形成巷道前掘后修的恶性循环,因而维修任务大,坑木消耗高,万吨坑蚝在400立方米以上。且泵房与大巷之间无防水闸门,时有淹井危险。1969年后开拓部署走向正规。年产45万吨的煤炭坝煤矿伍亩冲矿井采用竖井单水平盘区布置的开拓方式,主井用一吨矿车,双罐笼提升,副井用单层罐笼提升物料和上下人员,采用中央并列式通讯,主井、副井和风井都建在井田中央工业广场内,三个井筒都落底在煤层顶老长兴灰岩中,井底车场、泵房、中央变电所、水仓等峒室也布置在长兴灰岩中,从井底车场出来的大巷穿过煤系地层后进入煤层底板茅口灰岩里,为保井底车场和峒室的安全,在大巷建了水闸门。

    新中国建立前的掘进工艺简单,只是肩挑镐挖,木头支护,断面小,只能容两人作业。解放初期,在煤层中开拓运输平巷,断面增大,铺有铁轨,可行驶矿车,斜井用红砖砌碹,水泥支柱。1967年开始改进掘进工艺,使用电煤钻打眼,工艺流程为:准备一打眼一装药放炮一通风一装运煤(岩)一架棚。爆破用岩石2硝铵炸药,瞬发电雷管。用照明电源放炮,70年代开始用胶质炸药,毫秒雷管、放炮器放炮。19619月煤炭坝矿在沙子坡矿井使用沈阳风动工具厂生产的01- 030型凿岩机打眼,1964年推广全国掘进经验16条,开始使用湿式凿岩,1969年伍亩冲矿井开始使用765风钻,1990年与中南工大合作在伍亩冲矿井1401皮带巷掘进中推广液压钻车,每分钟凿岩进尺达2米。1965年开始使用装岩机装岩,1974年开始推广耙头机装岩。巷道支护普遍使用的是木材梯形棚子,水泥梯形棚子,红砖或水泥预制块砌碹,金属梯形棚和拱形支架。1967年开始使用过木锚杆支护,在煤炭坝煤矿西峰仑井的车场、中央泵房采用过锚喷支护。1986年在伍亩冲矿井煤巷大量推广用工字钢梯形支架和U型钢拱形支护。

    二、回采

    解放前,开拓没有固定水平,采区没有设计。1953年煤炭坝煤矿开始采用水平分层法采煤,以20米垂高为一阶段,走向长60米,布置上下引巷和边界上山,从下引巷每隔6米掘上山通上引巷,沿上引巷开始从顶板到底板回采。这种采煤方法的万吨掘进率高达700米。1965年开始采用倾斜分层开采法,是短壁式的,工作面长度也只有20多米。1973年在煤炭坝煤矿西峰仑井开始正规采区设计。采区上山设在采区中部,沿倾斜将采区分为三个区

段,每个区段斜长60 - 100米,上下引巷沿走向掘进,采区走向500米。

    采煤方法解放前普遍是以掘代采的巷道式采煤法。1953年开始用水平分层法,1957年煤炭坝矿跃进井试用掩护支架采煤法,1965年开始用倾斜分层短壁采煤法,1983年试用过柔性掩护支架采煤法。从1953年起由水平分层短壁式采煤法过渡到倾斜分层走向长壁式全部陷落采煤法。工艺流程为:手镐落煤一拖煤一架棚一放顶。1984年伍亩冲矿井回采时改为采四回一,最大控顶距2.6米,最小控顶距为1.8米,1973~1986年,伍亩冲矿井推广使用过80型和100型采煤机割煤,1989年还使用过滑移顶梁自移式支架采煤,因顶板破碎,煤层起伏大和乡镇小煤窑对采区的破坏而告停。

    回采工作面的支护,解放前至1963年完全用松木,1973年在煤炭坝矿西峰仑井和伍亩冲井使用金属摩擦支柱铰接梁,1986年伍亩冲井开始使用单体液压支柱,1989年开始用丌型梁,1996年煤炭坝矿80%的采煤工作面支护全部金属化。

    三、通风

    解放前资本家开办煤矿,通风无设施,矿井靠自然通风,靠人工拉动风箱用竹筒往井下送风,工作面用蒲扇、毛柴搅动空气流动的扩散通风,井下煤尘弥漫,温度高,有害气体积聚,瓦斯、煤尘燃烧、爆炸事故时有发生。解放初期放井仍采用自然通风,1954年煤炭坝煤矿沙子坡井安装了15马力的蒸汽抽风机,建立砖木风门,废巷与采空区设密闭,从而开始采用机械通风。1959年开始采用不同功率的电动离心式主扇取代蒸汽抽风机。各矿井的通风方式大多为中央并列式或对角式。一通三防仪表也从无到有,从低级到高级发展。大巷推广了杠杆自动风门,井下建立测风站,对矿井定期进行瓦斯等级鉴定,送样到煤研院、所测定煤尘爆炸性指数。掘进工作面的局部通风采用轴流式风扇、塑料布或胶布导风筒。1980年煤炭坝煤矿在全矿的掘进工作面使用了延时风电闭锁装置。煤炭坝煤矿在通风管理方面由专职通风员、通风领导小组成立通风股(段)发展到矿成立通风防尘科。

    四、机电设施

    解放前训惠、福记守一、恒记守一等资本家开办的煤矿,生产规模小,用桐油灯照明,靠工人肩挑煤矸出井。

    1951年宁乡县人民政府接收福记守一和训惠公司合并为工人煤矿,修复l5千瓦直流发电机,解决了煤矿地面部分照明。同年9月,益阳专署接办工人煤矿,改名为煤炭坝煤矿公司,使用柴油机发电,井下照明改用36伏白炽灯和矿灯,工作面照明改用干电,结束了桐油灯照明的历史。1953年起用蒸汽发电机发电,1959年开始用汽轮发电机组发电供煤矿生产、生活用电。由于矿井逐年延深,涌水量不断增大,生产机械化和职工生活水平的提

高,煤矿自行发电不能满足生产与生活需要,经省煤炭局批准,投资兴建煤炭坝11万伏变电站,将拓溪水电站的电力直接输送至矿区,满足了生产、生活用电的需要。其它煤矿,也都从邻近的变电站接单回路向矿输电,文家市煤矿也是由国家投资建成煤矿变电站。1975年煤炭部投资298万元兴建煤炭坝煤矿机电修配厂,1978年建成投产。主要任务承担全矿机电设备的大、中修及零配件的制作。近几年又制造1吨矿车、翻滚轮、罐笼、人车(含架空人车)、皮带机、翻矸架、回柱铰车、减速箱、金属支架、道岔、V型、型刮板运输机等设备。其他国营矿也都有机电队或机电车间,承担机电设备的维修及零配件配制,装备了车床、刨床、占床、锻钎机等机修设备。

    1955年以前井下掘进岩巷道全靠工人手持譬杆大锤凿眼,1956年煤炭坝煤矿开始使用蒸汽压风机,19618月煤炭坝矿老山边井首先使用6立方米的电动压风机。1965年煤炭坝矿西峰仑井采煤工作面回柱用小绞车取代千不拉。1973年在伍亩冲矿井推广使用机组采煤。掘进装矸使用ZCZ - 20型装岩机。1957年煤矿井下开始使用电动泵排水。在涌水量大的矿井使用高压水泵。

    19559月煤炭坝矿沙子坡主斜井安装的75马力蒸汽绞车投入使用,改变了长沙市煤矿靠人力挑运煤矸出井的局面。但井下工作面还是靠人力运输。1959年秋,煤炭坝矿老山边井开始使用滚筒直径为1.2米的电动绞车提升,提升容量为1吨矿车,此后,随着,生产的发展,逐步采用大滚筒的单、双滚筒电动绞车提升。1989年伍亩冲矿井由年产45万吨扩建为60万吨,主井用箕斗提升系统改用3吨标准箕斗提升。井下运输1960年宁乡煤炭坝矿虎形山井工作面引巷使用V型刮板运输机和塘瓷溜槽,1970年煤炭坝矿跃进矿井首次使用皮带运输机。1965年煤炭坝矿西峰仑井负30水平大巷首次使用架线式电机车,1967年蓄电池电机车也开始使用。为减轻工人上下井的劳累,煤炭坝矿东风矿井1964年使用了人车。1973年伍亩冲矿井开始用罐笼提升人员上下班。1987年煤炭坝矿投资22万元在跃井矿井制造安装了一台猴子车(架空人车)。

    长沙市辖各矿区都有沥青或水泥路与省道、国道相通,地面运输主要靠汽车运输。

第四节  安全生产管理

    煤矿矿井开采,工作条件恶劣,工作空间狭窄、黑暗、潮湿,存在有毒有害气体,还有矿山压力造成的冲击地压、冒顶片帮、透水和井下沼气(瓦斯)爆炸以及火灾等,经常存在的顶板、沼气(有害气体)、煤(岩)尘、水、火等自然灾害是煤矿特有的不安全因素。解

决煤矿安全生产,采取三条措施:“法治”、“技治”与培训教育。

    长沙地区的煤矿安全管理是在解放后逐步建立和健全的。解放初期,煤矿的安全生产由治安保卫部门兼管。最早设置安全生产机构的是煤炭坝煤矿,于1953年设立安全股,1957年扩大为科,1980年演变为安监站,同时还成立了通风防尘科共同负责安全生产,全矿共有安全生产管理人员50多人。1958年宁乡县镇及县属煤矿的安全生产由县煤炭局生产股兼管,1984年改设安保股。各个煤矿则根据各自的情况设置安全股或安全员负责安全生产。1980年后宁乡、浏阳两县的国营煤矿根据《煤矿安全规程》、《矿山安全条例》、《矿山安全监督条例》的规定,先后设置了安全监察机构。19839月市煤炭工业公司成立后于1984年初设置了安全监察科,配置专职技术干部4人,负责对全市除煤炭坝煤矿以外的国营及乡镇煤矿的安全管理工作。宁乡和浏阳县煤炭工业公司设置安全监察股配备股长及专职干部l~2人,全市各煤矿的安监机构也进行了充实提高,进一步明确了职责权限。为提高安监工作地位,便于安监人员行使职权,规定各级安监部门为上一级主管部门的派出机构,由所属单位的行政正职直接领导。198811月市公司根据省煤炭厅的安排组建了《湘煤质监中心站地县矿区分站》,代表政府对全省地、县、乡镇煤矿的基建、技改及安全技措工程质量实行全面监督。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市总工会和市经委安全科也派员参加每个季度由市煤炭公司组织的煤矿安全大检查。以便及时发现和监督安全隐患的处理,堵塞导致事故发生的漏洞。

    采用安全技术措施,预防和治理煤矿灾害,防止事故的发生是我市煤矿安全管理的一个重要手段。

    一、防水治水

    煤炭坝矿区水文地质条件十分复杂,地表水、地下水极为丰富,煤层顶底板均有强含水层,隔水层少而薄,遇断层切割破坏就失去隔水作用,矿井涌水量高达每小时6400立方米,闻名全国。解放后,经过十多年的实践摸索,结合对水文勘探地质资料的分析研究,摸索总结出“以排为主,以堵为辅的防、排、堵、截”综合治水方法。

    从多年的生产实践中,认识到地下水位越高时,对井下采煤的安全威胁越大。为此,煤炭坝等主要矿区建立泵房、水仓和水闸门,加强排水设备的排水能力,将主体巷道布置在底板茅口灰岩中,用强排的办法将地下水疏干,降低地下水位以战胜水害。同时在地面对矿区的河、渠、溪、塘进行堵、填、铺底、改道、拉直,减少径流面积,对斑裂、塌陷用筑实和回填的办法,尽量使地表水不入矿区。对井下水的突水点用预注浆和壁浆等办法将水堵住。这些防治水办法收到了明显效果,在国内外都受到重视和好评。19745月煤炭部召集全国30个省市的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在煤炭坝煤矿开现场会,由煤炭坝煤矿重点发言介绍经验。西安水文地质研究所还被联合国邀请到瑞士召开的国际水文会议上介绍煤炭坝煤矿的防治水经验。1985年宁乡县双狮岭煤矿在- 62水平泄水工程中运用煤炭坝煤矿强排的经验,在主副井贯通工程中安全泄水3000吨/时,保证了该矿由国家投资的安措工程胜利竣工。

    二、防冒顶

    冒顶一直是我市煤矿伤亡职工最多的常发事故。如浏阳县解放前调查到的21次煤矿伤亡事故中,共死亡职工109人,其中冒顶事故死亡25人,占23%194910月至1985年各类事故共死亡职工141人,死于冒顶者62人,占44 010。宁乡县煤矿194910月至1985年各类事故死亡职工104人,其中冒顶死亡48人,占45%。解放后煤矿在顶板管理方面采取了从运用正规采煤方法(如走向长壁式全部陷落法),到工作面支护用木支护到磨擦金属

支柱进而用单体液压支柱;从用人工回柱到使用机械回柱。国营煤矿的冒顶事故下降。但由于乡镇煤矿迅速发展,尤其是个体及私营煤矿多由缺乏经验的农民经营和从事采掘,基础差,管理乱,抗灾能力弱,冒顶事故多,其伤亡人数占各类事故的比例呈上升势头。因此,防冒顶仍是我市煤矿特别是乡镇煤矿有待加强的薄弱环节。

    三、防治瓦斯

    矿井沼气是瓦斯中的主要成分,人们通常把沼气称为瓦斯。沼气能燃烧、爆炸,大量积存时能使人窒息死亡,有的煤层还能在短时间内大量喷出沼气或煤与沼气同时喷出,产生很大的动力破坏作用。解放后宁乡、浏阳均发生过瓦斯事故,如197310月煤炭坝煤矿跃进井251溜子山放炮引起瓦斯、煤尘燃烧,造成3人死亡0 8人重伤;1983年浏阳澄潭江公社茅坪大队煤矿因电器火花引起瓦斯爆炸死亡9人。198641日乡村联办的宁乡回石煤矿因放糊炮引起瓦斯尘爆炸,死亡4人,重伤12人,并波及到煤炭坝煤矿五亩冲矿井102人一氧化碳中毒。为防治瓦斯燃烧爆炸,长沙市各煤矿在解放后采取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技术措施,即:防止沼气聚积,消灭独眼井,采用机械通风,建立矿井完整的通风系统,加强通风管理,建立健全瓦斯检查制度,实行区域检查负责制,建立瓦斯牌板,坚持瓦斯班志、日志,煤炭坝煤炭还从1984年元月起坚持执行瓦斯日调度和“一通三防”日调度汇报制。检查瓦斯的手段和设备也逐渐由瓦斯检查灯更新为光学瓦斯检定器,自动瓦斯报警器(便携式),实行专职放炮员,坚持“一炮三检”制,1980年煤炭坝煤矿对全矿掘进头普遍使用了延时风电闭锁装置。为防止电器及放炮引起火花,国营煤矿井下机电设备都改用了防爆型的,并改动力电放炮为放炮器放炮,推广水炮泥。在井口严格执行下井人员检身制,杜绝烟草及点火工具下井,井下禁止使用电炉,井下和井口房不准使用电焊、气焊、喷灯等制度。

    四、防治矿尘

    矿尘是煤矿生产中产生的微小煤岩颗粒,又称为煤矿粉尘。它的第一大危害是人体皮肤上沾染矿尘,将阻塞毛孔引起皮肤病及皮炎;人体吸入过量矿尘轻则引起上呼吸道炎症,重则导致煤肺病、煤矽肺病和矽肺病等三种矿工职业病。矿尘的第二大危害是在一定条件下(煤尘本身具有爆炸性、煤尘悬浮在空气中达到一定的浓度存在引爆的明火)发生燃烧或爆炸。解放以后国营煤矿先后采用一系列防治措施:井下接触矿尘的工人带防尘口罩,使用湿式凿岩,井下放炮使用水封炮泥,放炮前后喷雾洒水,定期冲洗矿井巷道的积尘等。由于国营煤矿对防尘的重视程度不一,效果也不一样。煤炭坝煤矿1963年井下矿尘浓度为每立方米30.4毫克,1984年下降到每立方米6.09毫克,下降80 010,矽肺病患者1963年检查发现51人,1979年检查仅发现3人。浏阳澄潭江、文家市、张家冲三个国营矿由于湿式凿岩坚持不经常,1984年实行经济承包后矿工为获取超额奖金。放炮后不等炮烟与粉尘排除就进工作面作业。1980年共有职工1419人矽肺病患者为92人,占8.5%1985年共有职工1628人,矽肺病患者为218人,占13.4%。对乡镇个体矿的井下工人虽未进行过矽肺病检查,但防尘条件比澄潭江等国营矿更加落后,矽肺病的发病率无疑将会更高。

    五、防火

    宁乡煤炭坝矿区的煤层,1980年鉴定自然倾向性为一级,自燃发火期最短为l2个月,1961~1989年底井下自然发火共72次,其中造成损失最大的是196173日虎形山矿井在风井78水平西风门的明火,全矿井停产一周,影响生产一个多月,19818月竹塘矿井- 90东田采工作面煤层自燃导致生产水平一翼停产。19885月老山边矿井- 180南翼材料上山回风上山煤层自然发火,火势极猛,也造成很大损失。长沙市煤矿对自然发火煤层的防火措施主要是对煤层洒水,打防火密闭(防火墙),向火区内注水或流泥浆,1988年省煤炭厅曾给长沙市煤炭公司调来一台惰性气体灭火器,1990年因零陵地区煤矿灭火需要,省厅先借后调给零陵地区煤炭局。

    在安全培训和教育方面,解放前根本无人问津,解放初期也只是肤浅、笼统地讲禁止喝酒后下井,不准带烟火下.井,要敲砩问顶等,1953年煤炭坝煤矿就办起了职工业余学校,帮助职工识字补习文化知识,1958年该矿开始建立事故档案,作为教育和考核职工安全生产的依据,还编写了《采煤安全操作规程》、《机电安全操作规程》作该矿职工业余学校的教材。60年代该矿对新工人入矿都要脱产学习1—3个月,经考试合格后才能下井上岗,同时每年数十次开办采煤、掘进、运输、通风、瓦斯检查、封顶、放炮、信号、绞车、水泵、钳工、电工等各工种专业人员学习班,1959年办了采矿技术培训班。1975年还开办了七二一工人大学,设矿山采煤专业,学制两年,招收年龄30岁以下、采掘工龄3年以上的采掘一线职工,第12期毕业的学员,后来都成为生产建设技术工作中的骨干,有10多人成为矿属各工区的主要领导,姜里仁、谢望明还担任了正副矿长。各工区还开办了安全教育活动室,规定每周星期四为全矿的安全活动日,由各工区结合各自的实际进行安全教育,19581960年浏阳县的轩营煤矿曾多次派人参加湘潭地区煤炭局在云湖桥、煤炭坝煤矿举办的训练班,1960年县属五一、料源两矿派出30名职工参加南桥煤矿历时25天的流动教学,1975年选送矿工参加“七·二一”大学两年制中专、技校学习,1977年选送矿工进省煤校学习,1975年以来县煤炭主管部门也多次举办技术培训班来提高职工的安全生产技能。市公司成立后,多次从澄潭江矿救护队及宁乡县煤炭工业公司救护队选送职工参加煤炭部举办的矿山救护培训,从宁乡、浏阳的国营矿的专业技术人员中选派到长沙煤矿安全技术培训中心(联合国与中国煤炭部及省煤炭厅共同投资举办)的矿长资格培训班及通风、防尘、机电等专业培训。

    煤矿救护工作,1963年煤炭坝煤矿开始组建矿山救护队,一年后撤销,1964年又组建由矿领导、采矿技术人员及工人混合的辅助救护队,1973年再次组建救护分队,配备救护车一辆,分队有14名成员。1975年人员增至21人,并转为救护中队,救护与消防设施日趋完善,这支救护队还为宁乡县的煤矿,开展了多次矿山救护工作。1985年煤炭厅拨款50万元,市公司自筹5万元购置车辆、仪器及救护设备拟组建分别驻宁乡、浏阳的两个救护小队组成的救护中队,由于人员编制及日常费用无着落,宁乡救护小队只好聘请益阳的救护队员来维持乡镇矿的救护,浏阳的救护小队始终未组建,而由澄潭江煤矿的辅助救护队维持。

第五节  主要煤矿企业

    一、湖南省煤炭坝煤矿

    湖南省煤炭坝煤矿位于长沙市宁乡县煤炭坝镇。矿区有762毫米轨铁路通益阳市,全长62公里,矿区占地10平方公里。属低山丘陵区。矿区共9个井田,其中属该矿开采的有4个井田,累计探明储量5418.2万吨,其中工业储量为5175.9万吨,1990年底保有储量3311.6万吨,其中工业储量3020.3万吨。

    早在明朝初年从煤层露头处天螺凼发现煤,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据1941年《宁乡县志》记载:煤炭坝著名老矿开自明代,距今350年历史。从明朝至清朝中叶因“矿税之害,不宜矿利,挖烂龙脉,开采煤炭累遭官府封禁,因而商人开办矿业时断时续。至光绪九年(1883),皇帝诏各省煤矿招商集股举办,接着颁发矿业条例,矿禁始得解除,光绪二十一年(1895)湘抚陈宝箴奏请和倡导开办各矿。

    解放前夕,先后共有官、商办的煤矿公司17家。煤炭生产基本被鲁若衡、贺耀玉、吴朗山所垄断,煤炭年产量也只是2万多吨。

    1950~ 1951年宁乡县人民政府接管顺惠、福记守一、恒记守一三家私营煤矿公司成立工人煤矿,属宁乡县管,19516月益阳专署企业公司接管工人煤矿改名为煤炭坝煤矿公司,1952年宁乡县改属湘潭专署,9月由湘江煤矿公司接管,改称煤炭坝煤矿,19541月由省工业厅接管,1958大跃进期间再度下放宁乡县管辖,1961年又改属省煤炭工业局直管。

    该矿是全国有名的大水矿区,水患防治耗电大,且常因电力不足而影响生产。矿区煤系厚19米,含煤两层,上层薄且不稳,不可采,下层厚4米为可采煤层,但其底板仅有不足l米厚的粘土泥岩,其下部是厚300米、富含溶洞水的茅口灰岩,沿煤布置巷道极易导致突水淹井,茅口灰岩一直被视作禁区,不敢轻易触动,水患也就一直未能根治。1963年该矿自行设计年产21万吨的西峰仑矿井延深工程时,吸取1957年曾于沙子坡茅口灰岩中开凿200米巷道的经验,将主体巷道全部布置在茅口灰岩中,并采用半封闭式泵房和扩大排水设备的备用系数等措施,以利涌水大时强排疏干。于1965年建成投产,从而彻底解放了茅口灰岩禁区,为该矿的发展建设闯出了一条新路。也为大水矿山治理水患提供了可贵经验。

    1966年为解决电力不足的问题,省煤炭工业局投资兴建了从龙田到煤炭坝的11万伏输电线路和变电站,使柘溪水电站的电源输入该矿,彻底解决了该矿电力不足的问题,这两大课题的解决,奠定了煤炭坝煤矿全面发展的技术、物质基础。1966年新建了设

计年产15万吨的竹山塘矿井,1967年将老山边矿井建为年产15万吨的正规井,196910月动工兴建了年产45万吨的伍亩冲竖井,于1972年建成投产。这些矿井的相继投产,使全矿年产能力达到96万吨,1980年核定能力87万吨。

    19881990年矿连续3年煤超百万吨。该矿从1951年至1990年底的40年累计生产原煤1834.18万吨。累计创利4408.04万元,上缴税金3219. 27万元,改革开放中矿转换经营机制,发展经济,走向市场,拓宽了生产门路,多种经营、三产业、集体经济得到全面发展,1985~1990年共安置待业人员5500多人次。1990年被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评为多种经营先进单位,伍亩冲矿井被能源部命名为标准化矿井。该矿是全省机械化程度较高、生产、生活设施配套齐全、经济效益好的四大产煤骨干企业之一。

    二、长沙市澄潭江煤矿

    该矿位于浏阳县城南25公里的澄潭江乡神虎冲。澄潭江矿区有两个井田,截止1990年止累计探明储量1591万吨其中工业储量761.7万吨。19693月湘潭地区三口煤矿穿水淹井,遂转移到澄潭江矿区一井田建井,当年78日动工,19704月简易投产。原设计能力为年产3万吨,1976年改扩为9万吨,198311月因行政区划改变,该矿改由长沙市管辖,成为市属煤矿。1984年市投资120万元,使矿井由正负零水平延深至- 70水平,年产量稳定在9 - 10万吨。一井田矿井位于第七勘探线处,于标高140米处掘平峒726米,再以250的暗斜井至正负零水平及- 70水平。该矿开采的煤层属无烟煤,只能作民用,少量块煤可作玻璃制品业的生产用煤,矿区有沥青公路与国道相联,煤炭全靠公路用汽车外

运,主销于毗邻的县乡氮肥厂,少部分销市区。该矿由于经营机制尚未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经济效益不佳,仅1981~1990年就累计j亨损451. 85万元,19811990年共生产原煤89. 89万吨。80年代中期,省、市煤炭主管部门曾拟将该矿改扩为年产15万吨的矿井,完善生产配套设施,终因该矿自身缺乏积极性,改扩计划未能立项实施,坐失良机,使生产与经营,一直步履维艰。

    三、浏阳文家市煤矿

    该矿位于浏阳县城东南48公里的文家市大坪村成功山下。19583月至19614月为公社所属群力煤矿,19615月转为县营,改称大坪煤矿,196510月又改称国营太平煤矿,19699月改名文家市煤矿。1964年在国民经济调整期间,因原煤积压,一度停产,1965年复工。1968127日因采区冒顶,死亡矿工2人,再次停产。1969年再次复工,兴建年产能力为3万吨的350斜井一对,197011月建成投产。1975年由省投资30万元将年产能力改扩为9万吨,并将35千伏高压线架至矿区,并在矿内建成了变电站。该矿的建设改扩、发展,始终发扬了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精神。19696月第三次复工时,设备十分简陋,空压机与凿岩机是租用湘潭水利工程队的,绞车与抽风机也是从旧机器上折卸,东鳞西爪拼装而成。1970年掘进煤后,为早日投产,矿长邓孝义带领职工以扁铁及圆条焊接代替轻轨,满足了掘进的需要。1973年矿成立了技术革新领导小组,到1977年,有井口自动摘钩器,井口自溜滑行线,光电控制照明,电力变压器升压,斜井防跑车捞车器、铁板煤斗、卸煤矸翻车机,坑木碗口锯,采车上料绞车索道,小绞车与小水泵的自动装置,电弧炉铸钢等项目先后制成投入生产。同时添置了凿岩台车、穿孔机、蓄电池电机车、刮板运输机、采区放顶回柱器等。该矿开采的系无烟煤偏贫煤,灰分低,发热量高,畅销县内外。截至1990年,累计探明储量827.3万吨,其中工业储量372.6万吨。1987年至1989年间,该矿自力更生,建设标准化矿井,从井口至车场、巷道采区、硐室,凡不符合要求的,一律

推倒重建。198912月经省煤炭厅检查验收,一次达标。成为长沙市市、县属煤矿中第一个质量标准化矿井,1970—1990年共产煤123 .33万吨,累计创利188.8万元,1989年产煤8.32万吨,盈利106.37万元,是生产与效益最好的一年。该矿由于建设与改扩时均未考虑解决地面工业广场原在井下开采范围内的压煤问题,工业广场的搬迁与重建所需的投入,单靠矿自己积累是难以实现的,矿与市煤矿主管部门虽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仍一直没有着落,这是该矿亟待解决的“瓶颈”问题。

    四、浏阳县张家冲煤矿

    该矿位于浏阳县城东南44公里的文家市楼前村,该矿开采的煤层是无烟煤,其块煤有“天然焦”之称,当地零星个体开采为时已久。由国家和集体开发始于195910月,浏阳为解决大瑶铁厂炼铁用煤在张家冲成立三口煤矿分矿,1969年元月改称文市煤矿,一年后停办。此后该矿改属文家市煤矿。1971年文家市煤矿提出“立足大坪,开发两条冲(小源冲、张家冲)”,经县委批准,1973年开始筹划,19776月建井,1980年投产后,才由文家市煤矿分出,成立张家冲煤矿。矿井设计能力为年产3万吨。该矿区有七层煤,其中246层煤较稳定,37层煤局部可采,该矿水文地质条件比较简单,但小煤窑开采造成的老窿水对安全威胁较大,好在该矿对老窿水的处理积累了经验,加之管理比较严谨,1985~1990年曾连续6年实现了安全生产年。1981~1990年该矿共产煤34.15万吨,累计盈利27.44万元。以矿长李声学为首的领导班子,善于经营,在煤矿普遍不景气的政策性亏损时期该矿尚能略有盈余,实属不易。1960年钻探时误以为该矿系单斜构造,1985年补充钻

探后证实为向斜构造,但另一翼的煤层尚待进一步查明。截止1990年末该矿累计探明储量为148.9万吨,其中工业储量为83.3万吨,保有储量78.8万吨,其中工业储量仅22.2万吨。该矿的当务之急是要努力寻找煤源,否则五年之后将面临资源枯竭而闭矿停产。

    五、宁乡县双狮岭煤矿

    该矿位于宁乡县城东南35公里的石家湾乡狮泉村横冲子。全矿区有4个井田,累计探明储量1367.7万吨,1990年底保有储量1206.2万吨,双狮岭煤矿仅开采一井田和四井田,其中四井田的储量基本被私采小窑蚕食殆尽。该矿1970年在一井田建井,19716月投产,设计能力为年产3万吨,1974年改扩为9万吨,1980年核定能力为年产6万吨。煤系含煤3层,其中3煤层厚2米为主要可采层。该矿属大水矿井,单井涌水量比煤炭坝煤矿还大。一井田的涌水量最大时达5700吨/时,吨煤耗电562度,开采成本高,亏损大,19711990年,产煤134. 28万吨,亏损总额达1587.62万元,1971~1988年部、省、市、县对该矿投入共653万元,该矿有固定资产净值492万元,干部职工866人。如要继续开采,尚需大量投入,而且将继续亏损,从经济效益和安全的角度考虑,该矿早日闭矿转产,则是实事求是和明智的选择。

第二章 

第一节  行业沿革

    清乾隆十二年(1747)二月初八成立的长沙煤业公所是最早的煤炭商业行会。该所崇奉寿佛菩萨,以原长沙和善化两县分设上下两关。旧关日寿佛永年,下关日寿佛永庆。二月初八寿佛生日,同业(会员)中的头面人物均到庙聚餐祝贺;平时会务也在庙中处理。

    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潮宗街、驿步门(大西门)等处先后开设各类牙行31户,其中煤行2户。

    煤炭商业的发展,与人口增殖及封建统治阶级奢侈浪费导致的燃料短缺密切相关。据《善化县志》中丁卯年(清同治六年,公元1867年)大中丞景通谕各府、州、县《来禁煤锅(酒),但许用高梁,不许用谷》文载:“今乡间柴炭,其价数倍于昔日,濒河之地,莫不烧煤。固由民居稠密,厨煤日增,然亦不尽尔也。官室奢侈,乔木美材,尽充梁栋;兼之酒坊市店,弥布乡里,贫民无以为食,别则偷树卖钱,土民开挖营生,则根株尽铲,牛山之濯濯,所由来也。”

    光绪三十年( 1904),长沙辟为商埠后,外商蜂拥而至,近代产业初兴,城市人口增多,进一步推动煤炭行业的发展。光绪三十一年(1905),遂有陈文玮、程景光及常振复三人集资十万银圆,于长沙县兴建同人缘煤栈,是为长沙地区见于记载的首家大型煤炭商业企业。

    早期煤炭贩运,主要依赖行驶于湘江及其支流的船户,清末曾有煤船业公所的行会组织,该所以南岳圣地为祖师,以南岳行宫为会所。

    烧煤需掺和黄泥,同治年间绅商唐荫云、李仲山等在大西门外,设立了黄泥局,以黄泥供应市场。

    民国期间,煤炭商业继续拓展,1914年,龙章、朱乾升和侯楚益等人凭藉铁路之便,自运自销萍乡煤,获利甚丰,人竞趋之。1917年校厂坪一带,蜂聚煤炭店铺70多家,其成员既有长沙工商业者,亦有萍乡厂商及矿场股东。1925年,上述煤商建立了长沙萍乡煤业联合会,是为长沙煤炭业“车运部”。

    当车运部煤商利用铁路发财之时,以湘江营运的业主也在寻求致富。1920·1931年间,益昌、肖钟记、清溪维记、源茂、昶记等煤庄,除收购船户煤炭转卖外,亦直接派人到矿区采购。他们主营批发,既就地销售,亦外销武汉、宜昌等地。因所营煤种多为宁乡、湘乡、安化及资兴等地烟煤和焦炭,烟煤油质多,行业称之“油焦部”。

    车运部及油焦部外,市区内还有南区部及北区部,所辖多为零售小户。他们多从河下船户或车运部大户进货,煤质差时,设法掺些优质煤,以保烧用,以昭信誉;有些还将烟煤配制成适于打铁,谓之“铁煤”,供应手工业者。煤店还实行送货上门,方便顾客。

    1931年,上述煤商合计228户,次年成立长沙市煤业同业公会。1937年,全市人口激增,市场较为繁荣,醒业处于鼎盛时期,木炭业并人,改称长沙市煤炭商业同业公会。1938年日寇入侵湘北,市区“文夕大火”,以后又经历三次会战,百业凋敝,人口锐减,煤炭行业有所收缩。

    1945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所属湘永煤矿在长沙设立办事处,经销煤炭。

    19481月统计,全市煤炭业主为280户,从业人员1120人。解放前后,由于经营煤炭占用资金少,无业人员纷纷申请加入,同业公会滥发会员证,以至1950年工商登记时,私营煤店达800余家。

    19498月,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财经接管部将接管资源委员会煤业总局汉口营运处长沙办事处和湘永煤矿长沙办事处合并为湖南省煤焦公司,是为长沙市首家国营煤炭商业企业。随后,市内又成立了供销合作社及零售公司,兼营煤炭零售业务。社会主义煤炭商业凭藉国家力量,抑制投机倒把,稳定物价,部分私营煤商已无利可图,自动歇业。1950年底,私营煤商减至600家。

    1951年,由省煤焦公司改称的中国煤业建筑器材公司长沙分公司接管萍乡青山煤矿在长沙的校厂坪煤栈,对该矿行销长沙的煤炭实行包销。同年12月至1952年上半年,通过三反”“五反运动,私营煤商经营煤炭的积极性进一步低落。195210月统计,私营业户降至547家,从业人员1090人。195211月,中国煤业建筑器材公司湖南省公司及中国煤业建筑器材公司长沙市公司同时成立(以下分别简称省公司及市公司),承担起煤炭市场安排及对私营煤商改造的任务。1953年调查,私营煤商减少到368家,从业人员745人,职工47人,其中批发商61家,从业人员142人,职工28人。

    1953年,宁乡、涟源、新化、邵东等地行销长沙的煤炭陆续由市公司统购包销;省内各地的商品煤炭则由省公司及其分支机构包销作系统内部调拨。私营批发商被迫陆续退出批发阵地。因此,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进入高潮时,私营煤商通过公私合营转入国营的已只有11家;通过经销、代销组成合作商店及合作小组的为194家。与此同时,煤炭购销转由国家统一分配,国营煤炭商业处于绝对领导地位,转入国营及合作商店及小组的从业人员,在国营商业的安排下从事经营活动,其行会组织也已名存实亡。从此,所谓煤炭行业实际已只有市煤炭公司一家。1983年后,由于煤炭市场一度开放,行业情况又有变化,但私营煤商仍未成气候,局势基本未变。

第二节  供应方式

    新中国成立前,长沙市煤炭一直由私商敝开供应。新中国成立后,在“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总方针指导下,逐步推行计划限量供应,以保障城乡人民生产生活用煤所必需。但以各个时期需求及煤源紧缺不同,市场起伏变化大,供应方式也有变更,尤其改革开放以来变化更大。

    一、敞开供应

    194910月。1959年市场对煤炭需求量少,煤源相对充裕,城市供应有余,而农村缺柴地区出现燃料不足,为支援农业,扩大销售,组织煤炭下乡,开辟农村市场,市公司派人下乡帮助缺柴户改建煤灶,传授用煤知识,支持供销社经营煤炭,并曾一度按批发牌价给以倒扣6%优惠;1952年冬整修洞庭湖,又派人协助民工改灶烧煤,降低伙食成本,扩大影响;1954年在长沙、望城两县为农业社开办煤炭赊销业务,解除社员缺柴之忧;于靖港及荣梨开设煤炭经营处,直接向农村调运供应煤炭;在宁乡县组建中国煤业建筑器材公司宁乡县公司,扩大煤炭购销市场。通过城、乡竞销,销量逐年增多,1953年市公司销售17.1万吨,1957年升至21.6万吨,为1953年的126 010,由于煤源无虑,城乡仍依照历史惯例,实行

无限制的敞开供应,并组织推销,占领和扩大批发市场。

    二、凭证定量或不定量供应

    1958年开始的第二个五年计划,在确保钢铁元帅升帐及“大跃进”的影响下,煤炭需求直线上升,生产用煤供应范围扩大(一部份县以上单位的生产用煤转市公司供应),销售增至47.9万吨,为1957年的221.7 010,市场供应极为紧张。同年10月市节约用煤委员会成立,开始节约用煤的宣传活动。为制止煤炭外流,压缩农村供应,生活用煤实行凭证不定量供应,为保进货计划的完成,组织机关车参与矿区短途集运。因“持续跃进”,消费仍在增长,1959年全年销售56.1万吨,为1958年的113%1960年再创新记录,销售70.2万吨,为1959年的125%

    大跃进中大力发展工业,用煤量激增,带来煤源不足的困难,其时民用煤必须确保,工业用煤又不能忽视,为解决这一矛盾,19615月市委决定将市公司一分为二,分别组建市石油煤建公司及市工业燃料公司。前者主管生活用煤供应,由市一商业局领导;后者承担生产用煤供应,由市物资局领导(以下合称市属两公司)。市属两公司除继续小煤窑的集运以弥补分配指标之不足外,同时大力紧缩供应:生产用煤按各单位计划产品耗煤定额掌握供应;生活用煤实行凭证定量供应,标准为:1人户每月供原煤40公斤,2人户60公斤,3人户70公斤,4人户80公斤,4人以上每增1人增加15公斤,集体单位50人以下每人月供煤17.5公斤,50人以上供煤15公斤。通过采取开源节流措施以及大跃进的止步,市属两公司销量大幅下降,1961年合计销煤48.6万吨,为1960年的69.2%

    19628月市石油煤建公司制定了《长沙市生活用煤供应暂行办法》,分别规定炊事、行业(饮食服务行业)特需(医疗卫生)、生猪饲养及其他用煤供应指标,供内部掌握。同年1212日国务院财办齐字400号《关于进一步改进市场用煤分配管理办法》的指示规定,将全社会的用煤分为市场用煤和县(区)以上生产用煤,市场用煤由煤建公司经营,县(区)以上生产用煤由物资部门的燃料公司经营。市场用煤的供应范围为:1、城市和集镇的生活用煤,包括居民、机关、团体、企业、学校、部队的炊事和取暖用煤。2、城市集镇的饮食、服务业用煤。3、城市和集镇的一部分生产用煤,包括县以下的小工业、手工业生产用煤。4、农业生产用煤,包括县以下的农具和农副产品加工等用煤。5、农村生活用煤,即缺少柴草地区农村居民的炊事和取暖用煤。此外,医疗卫生用煤作为特需用煤亦列入市场用煤范围,由此进一步明确了两公司的供应对象。当年市属两公司销售50.8万吨,为1961年的104.5%

    1963~1965年,市属两公司的合计销售量为54.4万吨、61万吨及63.7万吨,分别为上年度的107%112%104%。通过调整,煤源较充裕,库存积压、市属两公司均敞开供应,并越界推销,争夺市场。

    文化大革命齐头并进的第三和第四个五年计划时期(1966~ 1975年),煤炭需求无明显增长,如19661970年,市属两公司销售量合计均为67.7万吨,五年原地踏步未动,并低于196070.2万吨的水平。1975年也只销售70.5万吨,为1970年的104.1%,相当于1960年的水平。但因文革派系斗争激烈,部分煤矿停工减产,加之交通运输不时堵塞,市场供应紧张,市属两公司重新紧缩供应:1967年起,生产用煤的计划分配按农、轻、重的次序安排,保证重点,照顾一般。分配计划由市计委统一平衡,下达燃料公司执行。生活用煤则从196710月起,居民(含菜农)恢复凭证定量供应,集体单位由按人供应改为按用粮数供煤,月用粮1500公斤以下,按斤粮斤煤供应,1500公斤以上,按斤粮供煤8两。

    19707月,市属两公司合并后,积极开展了节约用煤活动,于城市推广藕煤,改革锅炉,引进石油液化气,于农村推广沼气及节柴草灶等。城市逐步实现藕煤化,并组建了石油液化气供应站(后扩建为市煤气公司),农村的沼气建设及节煤、节柴草灶的推广也有所发展。

    1976年,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刚被粉碎,生产尚不正常,市公司销售下降至64.1万吨,为上年的90%1977~1978年有所回升,分别为71.5万吨及87.7万吨,逐年递增为11.5%22.7 010。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国家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工业生产发展,销售继续扩大,1979年为99.9万吨,递增13.9%。据《长沙市统计年鉴》统计,1980年全市煤炭供应量为123.3万吨

(即年鉴中主要物资消费量及社会消费品零售量两项中的煤炭统计的合计,下同,前无此项统计),销售首次突破百万吨,为109.1万吨,再次递增9%,整个五、五时期,煤源充裕,需求虽在增大,但供应无虑,市场平稳。

    三、凭票定时定量供应

    六、五时期,国民经济继续调整,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地方煤矿连年增产,竟向城市及农村推销,打破了市公司的垄断地位及计划供应秩序,全市供应量大增,1981~1983年分别为149.3万吨、155万吨及198.3万吨。其中市公司销售为99.2万吨、103.7

万吨及106.2万吨。由于竞相推销,社会库存有所增加,并逐步达到饱和状态,虽然煤源充裕,生活用煤却以粉、藕煤生产不足及寒冷季节集中购买而陷入困境。因此,19834月,市公司改为凭票定时定量供应。实行以来,淡旺平衡,拥挤排队现象减少,群众称便。

    1984~ 1985年间,全市总供应量分别为184.8万吨及175万吨,其中市公司销量105万吨及81.5万吨。由于多头供应,五年间全市供应量虽然加大,市公司销售份额则大幅度下降,1985年仅占总额的46.5%

    四、多渠道供应

    1988~ 1990年,由于一度开放煤炭市场,煤矿、集体及个体参与购销,竞争加剧,市公司时而强化计划供应,时而强化经营服务,变化无定。

    1986年,销售下降,库存增多,市公司八次召开用户座谈会,走访520户次,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改进工作,实行由计划分配向经营服务型的转变;工业用煤,价格下浮,薄利多销,质量不好,允许兑换或者赔差价,全年为49家工厂直运进厂煤10.6万吨,节约费用58万元,与长沙港务局等横向联系,外销江、浙、沪1.4万吨;以销定进,压缩进煤指标,年末库存降至4.8万吨,为年初的52.17%。生活用煤,增加粉、藕煤生产,全年产粉煤19万吨,藕煤17 .92万吨(含社会机台),分别比上年增长3.43%2.48%;煤店全部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以增强企业活力。当年全市供应量为177万吨,市公司销售81.7万吨,占41%,份额进一步下降。

    1987年全市供应量为197 .09万吨,其中市公司91. 83万吨,占46.5%,为上年的112.4%,销量及份额均有回升。但上年压缩进货,减少库存,本年与省定货指标仅57.9万吨,缺口大,供应复趋紧张。市公司除紧缩供应,计划分配生产用煤外,重又派员分赴省内外组织货源,调进计外煤30余万吨。生活用煤,因农民纷纷进城贩运煤炭,与部分煤店职工串通一气欺行霸市,哄抬煤价和运费,短斤少两,居民买煤再陷困境,各界人士意见颇多。为此,市公司特制定统一运煤力资,统一计量办法及统一销售规定,与工商、税务、物价部门一起发布联合通告。经宣传贯彻,违法乱纪行为有所收敛。

    1988年全市煤炭总供应为232.2万吨,较上年增长35万多吨,迈上了两百万吨的新台阶。其中市公司销售92.1万吨,较上年稍增,但在总供量中的份额则降至39.6%。因供应紧张,市公司持续“以进保销”,大力组织计外煤炭调入,工业用煤强化计划供应,对用煤大户实行管供、管用、管节约,考核煤耗指标;生活用煤,与所属煤栈签订粉、藕煤生产合同,并由中心店与所属煤店签订藕煤生产和销售承包合同,保证供应。因市场继续发生违法乱纪事件,市公司特抽调人员,历时8个多月,查处煤栈和煤店违犯供应政策、价格政策及无证板车贩煤等事件,狠刹歪风,市场秩序有所好转。

    1989年市场前紧后滞。上半年供应紧张,市公司大量收购小窑煤,及至下半年情况逆转,便酿至库存积压、资金短缺以及优质煤少而次质煤多的局面。处此境地,生产用煤,重新强化服务,积极组织供应,生活用煤,贯彻市人大九届二次会议“关于把居民生活用煤供

应作为一件大事来抓”的二号议案,再度整顿市场,并从11月份起,改行划片定点,凭证凭票定时供应,以平衡产销,方便购买,落实煤店责任和便于群众监督。全年全市煤炭供应219.6万吨,为上年的94.1%,其中市公司销售78.5万吨,为上年的85.2%

    1990年煤炭销售继续疲软。市公司面临的课题,仍然是打开生产用煤的销路及提高生活用煤的服务质量。生产用煤方面,虽经派员与厂家疏通关系,力求扩大供煤,与煤矿及运输部门协商,控制品种质量和数量,库存积压、资金短缺及次质煤多等问题仍有待解决。生活用煤的供应有所改进:一是通过调整原煤和黄泥的配比,攻下了藕煤于转运及烧用过程易于破碎的难关;二是组织和调动了煤店职工送煤的积极性,全年共获力资39万余元,既增加职工收入,又方便了顾客,并为烈军属及五保户义务送煤而获得民政部门的表彰。

第三节   

  一、运输路线

  长沙通行火车以前,市内所需煤炭全由水路运入。市民乐用的永兴和耒阳的无烟煤,便一直经耒水人湘江,运抵长沙,只因途经衡阳,行业曾统称之为“衡煤”。此外,湘中、湘西及外省的烟煤和无烟煤也都从湘江支流或其他水系,人湘江,抵运长沙。

    1911年,株洲至长沙的铁路通车后,原从株洲经湘江转运的江西萍乡煤,改用铁路直达运输,成为一重要进煤路线。最初的铁路来煤主产江西萍乡一带,行业又统称之为“萍煤”。

    民国时期,粤汉、浙赣、湘桂等铁路相继修通通车,铁路来煤范围扩大,品种及数量也有所增加,但战乱不止,省内多数煤矿没有铁路专线,来煤仍以水运为主。

    1952年,长期由水路运输的衡煤,为扩大和加快运输,首先改水路直达为水陆联运,即由矿区将煤炭水运末阳,再以火车转运长沙。60~ 70年代,长沙市曾大力组织集运,即组织运力将煤炭从偏僻地区运出,再以火车或船只转运,也是联运形式。“文革”

期间,由于各地武斗不息,铁路运输不时中断,为确保生产、生活用煤供应,除组织机关车辆去矿区短途集运外,曾一度出动解放军战士武装押运煤炭列车,以防中途拦截哄抢。在铁路运输严重受阻期间,还曾组织船队将乌田、末阳等处由火车运至长沙的煤炭于衡阳下河水运到长沙。70年代末期至80年代,省内较大煤矿多已铺设铁路专线,一般煤矿也已沟通公路,长沙市的煤运逐步演变为长途靠铁路、短途靠公路,水路运输基本淘汰。

    二、进煤渠道

    民国时期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煤炭乃普通商品,自由贩运,进货不受限制。1956年后,煤源由国家控制,实行计划分配,市场由国营公司统一安排,实行计划供应,因需求变化不定,计划时有不周,加之政策的变化,遂演变为以下三种进煤渠道:

    国家计划分配    1956~1990年,国家计划分配是长沙市主要进煤渠道。分配办法为:

    中央及省属在长重点企事业单位的生产用煤由中央及省主管部门直接下达指标,按月发运。这些单位,如长沙汽车电器厂、长沙电厂、水口山一厂、湖南制药厂、曙光电子管厂及长沙铁路局等,用煤量大,生活用煤(包括中央及省属在长一般企事业单位)由省分配指标到市,再由市公司统一调运,安排供应。这部分煤炭也大多为直达运输。

    市公司计外自组    因国家计划分配指标严重不足,市公司计外自组,1958~1962年一些地区的小窑煤外运困难,于是相互协作,自行调运。三年调整时期,煤炭供过于求,自组一度停止。1966年后,供需矛盾持续出现,计外自组因而形成常规,以致省公司下达分配指标时,也列有自组项目。自组煤炭来源甚广,省内外均有,一般占进货量的20%,最多的1987年达30多万吨,占总进货量88万吨的34.1%

    单位及个人自组    1979年,个别单位和个人虽有凭借各种关系直接从煤矿购运煤炭,但数量甚小。改革开放以来,特别1983年后,煤炭经营逐步推向市场,允许单位及个人贩运煤炭,单位及个人自组数量日益增多。19847月,农村的生活用煤价差补贴取消,所需的生活用煤也全部转由单位或个人自组。

    三、仓储建设

    解放前,市内官营及私营储煤仓栈只有几家,设备简陋。湘永煤矿的楚湘街煤栈属官营,面积5600多平方米,是全市最大的一家,河下来煤仍要肩挑进栈。萍乡青山煤矿校厂坪煤栈是私营中最大的,面积3400平方米,火车近在咫尺,也要人力转运。但市内煤店众多,沿河诸店又从河中煤船直接进货,店船也起一定仓储作用,根据当时需求,仓储虽少,仍可勉强维持。

    新中国建立后,19491951年,省公司陆续接管了市内官营及私营储煤场地,并于火车南、北两站附近征购土地开辟新的储煤场所,开始仓储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工作。

    1952年市公司成立,上述场所转由市公司经营管理,经整修扩建,分别命名为第一煤栈(楚湘街)、第二煤栈(冯家码头和怡家码头)、第三煤栈(南站上六铺街及芦家洲部分场址)、第四煤栈(留芳岭)、第五煤栈(校厂坪)。1953~ 1955年,上述五个煤栈面积2.99万平方米,共收发煤71.9万吨,平均每年17 .96万吨,基本适应当时存储周转。但火车来煤日增,进栈需转运,因此1955~1956年,市公司投资9万元,于火车北站南部征购土地,填平一便河,新建- 2.1万平方米的煤栈,并由铁路局铺设起市内首条卸煤专线。专线全长270米,可容运煤列车20节。新栈落成,第四煤栈由留芳岭改迁于此;原基地除部分转让单位外,改作煤球加工场地。同时,第五煤栈除部分由火车东站占用,亦改作为煤球加工场地,原有业务移交第四煤栈。

    在改建改迁第四煤栈的同时,市公司还于沙湖桥为第三煤栈增辟一万多平方米的场地,用作储煤及加工煤球,于太乙寺开荒山坡2000多平方米为第三煤栈增建油料仓库。此外,于渫湾镇征购菜地一万多平方米,建立了河西煤栈。

    通过以上改建和扩充,全市共增添仓储面积4.3万多平方米,总面积达7.29万平方米。但1958年仍不适应需要,除四煤栈外,火车均无法进栈卸煤,以致南起南站,北迄新河,铁路沿线到处卸煤,既污染环境,又酿成巨大浪费。因此,1958~ 1960年,煤栈再次扩建:于南湖港填平湖面四万多平方米,作为第三煤栈储煤场地,并建成250米长的高货位卸煤专线,一次可进列车18节;于毛家桥省供销社仓库专线走行线两侧征购菜地3.4万平方米,新建起毛家桥煤栈,于上大垅冷库专线走行线西侧征购菜地一万多平方米,新建起上大垅煤栈(建成即转作他用);于河西煤栈周围征购菜地一万多平方米,拓宽原有场地。与上述扩建同时,撤销了转作煤球加工的第五煤栈,场地转交市一商业局及市二轻局经理部;第三

煤栈靠近河边的部分煤坪分别由省公司中转站及长沙港务局占用。总之,两年之中,增削相抵,共扩大仓储面积8万多平方米(不含上大垅基地)。1960年市公司所属六个煤栈的总面积共15.1万平方米,铁路来煤由第三、四煤栈及毛家桥煤栈收卸,水路来煤由一、二煤栈收卸,公路来煤由河西煤栈收卸,布局合理,仓储场地宽裕,唯第三、四及毛家桥煤栈铁路线短,列车须先分解分批送进,为不足之点。

    由于经济及市政建设的需要,1962年第二煤栈场地由市一商业局及石油批发部仓库占用,19691970年,第三煤栈(此时改称书院路批发商店)征购菜农住房基地和菜地一万多平方米扩充场地;19601970年,第三煤栈(19707月改称南站煤栈)沙湖桥场地及办公用房一万多平方米移交市木材公司制材厂,该厂于南湖港和义坟坪拆迁居民及小学房屋约7000平方米扩充煤坪,并于太乙寺等处建物资仓库和煤栈办公用房占地2000平方米,作为补偿。1971年,第一煤栈(此时改称石灰砖瓦总店)河边煤坪无偿交长沙港务局,1975年,河西煤栈基地拨交市公安局交通大队,由该队于徐家湖另建2.25万平方米煤栈作为经武路煤栈(原第四煤栈,1970年改称)河西分栈;1975~1976年,经武路煤栈架设了高空行车,配合龙门卸煤机,取代人力转堆;1984年,南站煤栈太乙寺仓库、货栈和楚湘街建材批发部(原第一煤栈)办公用房及货栈各一部分拨交市仓储公司。经上述变动,各栈的作业条件虽有所改善,面积却有所减少。1983年市公司所属煤栈已只有南站、经武路、毛家桥及河西分栈四个,总面积14万平方米,较1960年减少1.1万平方米。

    1983—1990年,市区用煤大部分经火车运进,并由河东三个煤栈收卸,汽车来煤主由河西分栈收卸,南站及毛家桥两栈也分收一部分,煤栈格局未有变动。但各栈均增添许多生产与生活设施:河东三栈各建一粉、藕煤生产车间,南煤栈建一年产10万吨配煤生产线;河西分栈兴建了物资仓库、汽车加油站及职工宿舍;毛家桥煤栈投资62万元兴建的防尘工程第一期工程也已竣工。通过历年建设,1990年末各栈共拥有固定资产原值578.3万元,净值301.6万元;各栈的生产与生活条件有所改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有所提高。但煤栈的储煤场地则有所减少,合计已不足6万平方米,最大储煤量17万吨,由于市政建设需要,经武路煤栈即将拆除(于199110月拆除),收卸能力再减少1/3

    四、市内运输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车船来煤进栈及煤栈至煤店的煤炭转运,均为人力肩挑车拉。因此,市内有专事煤炭转运的搬运工人。新中国建立后,他们分别加入市搬运公司及各区搬运站,继续从事市内煤炭运输,有关煤船起坡、火车卸煤及市内转运,均由其承担。每逢火车或煤船来煤,市公司即派人与之联系,办理托运手续;这些部门则需于限定时间内,风雨无阻,将煤炭从车站或河下转运进栈。

    1956年第四煤栈铁路专线建成投产,罚付延宕费的问题虽然消失,为解决将卸下的煤及时转开,腾出货位,1956年直属专业搬运队,常驻四煤栈,担负卸车及从栈内转运至零售煤店任务。来煤多时,车站及其他运输部门职工也分担部分卸、运任务。至于栈内煤炭转堆,尚用肩担,由北区搬运站职工家属担任。其他各煤栈的卸、转、运以及河下起坡等,则由车站及各区搬运站担任。

    1959年市场供应紧张,各区煤建公司自行组织劳力,抢运煤炭,因而也拥有了搬运工人。1962年区煤建公司归市公司管辖,其所属搬运工人13人,便改组为第二搬运队,承接原有任务。同年8月,两搬运队经市财贸办批准恢复全民所有制;第二搬运队仍为集体并改称为市公司运输队,以示区别。搬运队与运输队所有制虽有区别,劳动条件并无差别,均用胶轮板车,人力拖拉螃动强度甚大,但适应小街小巷的零售煤店。

    藕煤的逐步推广与前店后厂门店的增多,为汽车运煤进店创造了条件。1972年起,市公司开始用汽车参加市内运输。197311月正式成立汽车队,专作市内煤炭转运,并转入部分搬运工人参与装卸作业。19814月,搬运队与汽车队合并,改称汽车搬运队。煤栈的卸车及转堆在1980年前已实现机械化作业。因此,从1981年合并日起,全民所有制的搬运队从事机械化作业,但集体所有制的运输则直到1987年实行零售门店承包,转入营业部门,才告别板车生涯。

    搬运队、运输队及汽车队一般均不直接为用户送煤,有组织单位用户,除火车直达运送的以外,多自备运力,直接到煤栈提取。居民用煤,一向由煤店职工及部分社会闲散劳动力运送,力资由市公司制定,不得乱收;对烈军属及五保户还曾实行义务送煤,不收力资。19851987年,曾有大批农民进城,参与煤炭贩运、滥收运费,引起居民不满,曾多次整顿,未能根治。1988~ 1990年,经对运煤农民审查登记和发证,限令按照规定收费,同时动员煤店职工送煤,已有所好转。

第四节   

    长沙煤价,从清代迄民国一直是随行就市厘定,因需求量小,浮动不大。光绪二十四年(1989)无烟煤价百斤0.27银圆,1931~1933年为0.50银圆,33年的升幅仅46%,年平均1.31%1949年通货膨胀,货币贬值,无烟煤价百斤360万元银元券。

    新中国成立后,为平抑物价,煤价逐步受到严密控制,但改革开放以来,有所松动。

    国家制订的煤价主要有出厂价、内部调拨价、批发价、零售价与代理调拨价。出厂价系按煤的质量分门别类制订,为各种煤价的作价基础,内部调拨价仅适用于煤炭系统内部,二者通常均不与消费者直接见面。直接与消费者见面的是批发价、零售价与代理调拨价。

    批发价的制订是根据由矿价、运杂费、损耗、利息、管理费及利润先算出理论价,再结合市场情况,煤的品种和质量以及地区差进行调整;零售价是批发价加以一定的批零差率;代理调拨价则由出厂价或调入价加实际运杂费及一定的手续费组成。批发价及代理调拨价由省主管物价部门核定;生活用煤的优良品种湘永白煤,零售价由中央主管部门核定,其他生活用煤由市主管部门核定。

    按照上述作价办法,批发及零售价包含较多费用项目,本应高于代理调拨价。但在实际执行中,以批发及零售价主供市场用煤,直接关联群众生活,原煤价竭力保持稳定,藕煤价不断调低,而代理调拨价主供生产用煤,允许根据各种费用的波动而调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政策的变动,不但原煤的批发、零售价、甚至藕煤的零售价也降至低于代理调拨价的水平,并导致价格的“双轨制”以及国家财政实行价差补贴等复杂情况。

    一、批发价与零售价

    批发价与零售价适用于市场用煤,并各有特定对象,批发的对象主要煤炭零售单位,1984年前城市区以下,农村县以下生产单位生产用煤及部分单位和部队的炊事及取暖用煤也曾以批发供应。零售对象主要为城镇居民和单位的炊事、取暖用煤。

    1949 1952年间,我市的国营煤炭商业处于起步阶段,资本主义煤炭商业尚有一定能量,为了调节供需、利用、限制和改造私商,批发及零售价格时常调整。调整坚持动中求稳,一般由高到低适时恢复,幅度不大。1953~1955年间,国营煤炭商业发展壮大,私商已无力兴风作浪,批发及零售煤价的变动也相应减少。因煤的品种繁多,时有变动。仅以当时常有的煤种为代表,1950~ 1955年间,其批发零售的价格变化。

    1956年,私营煤炭行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煤炭市场完全由国营商业掌握,批发及零售牌价由国家制订,遂固定于1955年的水平,直到19901025日才有所调整。以此时的主要品种为代表,调整幅度为无烟煤(统为混合煤,已无单列品种)批发由每吨26.5元调整为42元,提升58%,零售由每吨31元调整为52元,提升68%;平顶山烟煤批发价由每吨33元调整为52元,提升58%,零售由每吨39元调整为64元,提升69%

    藕煤的作价,50年代后期,藕煤手工生产,数量少,价格未经严格考核,不分批、零,以每吨60元销售,1960年市一商业局所属公私合资煤店及合作商店制作成本较高,不分批零:核定每吨70元,此后,因配料及加工过程简化,成本减少,196311月下调为每吨60元,仍不分批零,196511月,又改调每吨批发40元、零售50元。19663月,为有利于藕煤的推广,再次下调为每吨批发32元,零售38元。19709月,省公司为加速普及藕煤,指令长沙、衡阳、株洲、湘潭四市再次调低藕煤售价,规定长沙市批发30元,零售34元。19718月,市公司为鼓励零售店经销藕煤,又自行下调为批发价29元。

    19901025日后,藕煤由零售部门自行加工生产,已无批发牌价。零售由每吨34元调整为56元,提升65%

    二、代理调拨价

    代理调拨价原只供应生产用煤,并限于城市区以上、农村县以上生产单位。19521957年,市公司主管市场用煤,只供应部分区、县以上单位生产用煤。1958年四季度起,区、县以上单位的生产用煤(包括中央及省属在长一般企、事业)划归市公司供应,才大量使用代理调拨价供应用煤。1961~1970年市公司分为两个公司期间,代理调拨价由省、市物资部门核定。19707月,两公司合并后继续沿用,除湘永白煤于19731月由每吨32元下调为26元外,其余无烟煤、烟煤及焦炭均基本未动直至19794月。

    19795月起,由于出厂价及运杂费相继提高,进价相应上浮。市公司1978年的平均进价为每吨26.39元,1983年为31. 59元,198546.11元,1990年跃至86. 84元,为1978年的329%。随着进价的提高,代理调拨价相应调整。以湘永及煤炭坝煤为代表,1978年时前者每吨25元,后者每吨40兀,1990年分别达到110元及135元,为1978年的4.23倍及3.38倍。

    代理调拨价的逐步提升,结果使原低于批发价变成远远超越批发价。因此19837月起,原享用批发价的单位,除零售部门外,均陆续改以代理调拨价供应。

    1984年前,计划分配及自组煤炭,同一矿区同一品种矿价一个样,市公司的代理调拨价也一个样。1984年后,煤矿的超产煤以议价出售,成为市公司自组货源,并作计划外的销售。从此,生产用煤便有了计内与计外之分,并产生了价格的“双轨制”。

    三、价差补贴

    1950年以来,构成煤炭价格的各种因素,均由国家严格控制,煤价基本稳定。19795月煤炭矿价大幅度提高,为稳定物价,安定人民生活,需要维持市场煤价不动,开始由国家财政补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煤炭的出厂价及运杂费持续浮升,补贴也逐步递增。1983年后,虽陆续取消了全部非零售单位享受批发优惠,并压缩零售供应面,财政补贴不断上升的势头才初步得到遏止。19795月至199012月,市公司供应的市场用煤共4910831

吨,国家补贴金额129094081元。:

    价差补贴只限于市场用煤中计划定量的部分,如超计划购买,则按代调价供应。1983年后,由于取消了农村生活用煤及其他一切非零售单位的价差补贴并按代理调拨价供应,于是市场用煤也产生了同一品种、两种价格的“双轨制”。

    1953—19794月,市公司煤炭购销价格基本合理,每年都有利润上缴。19795月矿价提高后,市场用煤有国家财政补贴,加之企业内部不断改善经营管理,开展增产节约,总的经营仍有盈余。

第五节   

    从清代至民国长沙市的煤炭供应不断扩大,网点不断增加,购销不受限制,供应对象并未划分。新中国成立后,根据计划经济的需要网点逐步转换成主要以居民为对象的零售网点,以生产及零售单位为对象的批发网点和以有组织单位为对象的专店三种。

    一、零售网点  

    19491950年,市区有私营煤店、煤栈及煤庄800余家,随着经济体制调整,1956年末减至264家。其中国营煤店36家,公私合营煤店11家,经代销合作商店及合作小组197家;郊区供销社煤店20家。

    1956年后,煤炭零售额仍在增长,但网点却在“梳辫子”中继续减少,隶属关系也不断变动。1957年下半年,市公司将河东大部分及河西全部国营煤店移交市贸易公司,19599月,市属国营和公私合营煤店,除河西的外,又全部移交东、南、西、北内四区的服务总店。当时市公司移交的国营煤店有织机街、小西门、先锋厅、社坛街、黄兴南路、臬后街、福星街、连升街、长春街及文昌阁10家;公私合营煤店有光大、新军路、文联、桃花井、永联、集联、建新、南长北路、湘联、中联及蔡锷北路11家(到区后即转为国营),市服务局系统移交的国营煤店有浏正街、小吴门、窑岭、中心点、南大路、南站、侯家塘、新河、苗园里、农机厂、伍家岭、砚瓦池、德雅路、丝茅冲、牛头洲及水陆洲16家。四个区的服务总店以上述37家煤店为基础,分别组建起东区、南区、西区及北区四个煤建公司,分管各区范围内的国营煤店及合作店、组的改造与业务安排。据1961年省商业厅关于《长沙生活用煤供应情况汇报》记载,经上述变动,市区尚有零售点133个,平均每点供应1000户。但到1962年“条条归口”,四区煤建公司收为市公司管,改称东、南、西、北四区总店,依旧分管各区零售业务时,市区已只剩国营煤店51家,合作店、组41家,合计92家。

    上述网点稳定时间较长,虽经196524个总店撤销,另设东茅街、文艺路、社擅街、先锋厅和三公里五个中心店分别管理零售网点;197111月为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再度下放到区,组建所谓“综合连队”,历时一年多,但到1973年复归市

公司并恢复四区总店原建制时,网点并无变动。

    郊区网点一直由郊区供销社经营,19795月,河西网点复由市公司接管,并组建起河西总店,管理所属左家垅、矿冶、湖大、师范、渫湾镇、银盆岭、船舶厂、石佳冲八家煤店及办理有组织单位的生活用煤供应。在接收的煤店中有的属集体,因而保留了全民带集体的形式。

    19731979年,市公司先后招收待业青年(含下放农村知青)700余人,均为集体所有制充实藕煤生产和零售部门,市公司先后将东区、西区两个总店及其所辖零售网点和留芳岭,南煤栈的藕煤生产车间由全民转为集体经营,进入80年代后,毛家桥煤栈的藕煤生产车间及河西总店包括其所属网点全部转为集体经营,随后又在南站和毛家桥栈及南、北两个区总店实行全民带集体,煤栈的集体藕煤厂由煤栈统一管理,人员统一调配。

    19847月,市公司决定撤销全民带集体的组织形式,将南、北两个区总店及其所属网点全部转为集体,这些店的全民职工全部退出转到煤栈和市公司机关安排工作,煤栈从事藕煤生产和其他工作的集体人员全部转到零售环节工作,原有合作店、组的人员均安排在零售环节工作和退休。至此,各区总店(改称中心店)及所属零售网点已全部转为集体企业。

    市区煤店原以供应原煤为主,随着藕煤的推广,又逐步主销藕煤,并形成二种门店:其一为前店后厂,调进粉煤,加工生产藕煤,产、销结合;其二为直接调进原煤、粉煤或藕煤销售。进入80年代,藕煤需求急剧扩大,单纯销售的门店经济效益低,藕煤转运中损耗大,因而1987年实行经营承包时,对这类门店作了精简,至1990年底,市区零售网点除三个煤栈的藕煤加工厂外,市属集体网点共48家,分布情况如下:

    东区中心店

    前店后厂7家:朝阳新村、天心路、二里牌、窑岭、东茅街、织机街、韭菜园

    粉煤店1家:文艺路

    南区中心店

    前店后厂12家:南大路、左家塘、井湾子、新丰路、铁道学院、砂子塘、雅塘冲、左东园、新开铺、楚湘街、红旗区、侯家塘

    原煤店1家:东南阁

    西区中心店

    前店后厂6家:黄兴路、先锋厅、小西门、连升街、水陆洲、通泰街。

    粉煤店l家:半湘街。

    北区中心店

    前店后厂8家:建中、三公里、长春街、文昌阁、伍家岭、上大垅、丝茅冲、新河。

    粉煤店2家:九尾冲、德雅冲

    河西中心店

    前店后厂9家:麓山门、湖大、渫湾镇、望月村、银盆岭、桐梓坡、成家湖、石佳冲、船舶厂。

    粉煤店1家:矿冶

    70年代起,随着市区的扩大,厂矿企事业单位及大专院校职工增多,煤炭供应网点不足,为解决本单位职工买煤,许多单位自行组织煤店并加工藕煤;有些单位还代职工集中购煤,运回零分,据1990年统计,自行组织的煤店已有93家,集中购买运回零分单位有8家。

    除单位自组的煤店外,私营个体煤店也在萌生,市内已有数家。

    二、批发点:

    19567月前,由市公司主管批发,无零售网点,批发对象为零售公司、供销社、私营煤店、饮食、服务行业及部分有组织单位等的生活用煤。批发点有黄兴南路及水风井两门市部。19568月,市公司接管零售公司的零售点,撤销两门市部,另成立东区、南区、北区和河西四个经营处,经营批发业务并分管各零售网点。19577月,河西经营处撤销,8月,南区经营处并人东区经营处。19584月,市公司改为煤建批发商店,东区和北区经营处并人批发商店,全市便只有一个批发点。

    19615月,市公司分作工业燃料和煤建公司两家,分管生产和生活用煤,并各设一批发点,从而市内有了两个批发点。

    19651月,煤建公司通过试点,执行批栈合一,将批发点下放经武路和南站煤栈,并改称经武路和书院路批发商店,这时连同工业燃料公司一起,市内共有三个批发点。

    19707月,工业燃料公司和煤建公司合并为市煤炭供应公司(以下简称市公司),原煤建公司下放的两批发点撤销,另于公司成立一个批发部,原工业燃料公司旧址改作工业燃料供应站,专营工业生产用煤,市内又变作两个批发点。

    1971年两批发点撤销,市公司内另成立一批发部兼营生产、生活用煤批发。

    19731月,市公司再次实行批栈合一,将批发业务分别下放到南站、经武路、毛家桥三个煤栈。根据各栈的容量和位置,南站煤栈兼管生产及生活用煤批发;经武路煤栈专营生活用煤批发,毛家桥专营生产用煤批发,于是,市内又并存三个批发点。

    19848月,鉴于煤栈业务重点转向粉、藕煤生产,市公司又撤销三个批发点而于公司内重设一个批发部,批发部分设生产、生活两个柜,承担原三个点的批发业务,至1990年底未再变动。

    三、专店

    有组织单位的生活用煤一般数额较大,不便在零售店购运。1959年市属零售网点下放到区后,四个区煤建总店为便于组织单位购买,并可节约部分从栈到店的转运费,在各总店内设立专店,向市公司批发部门购买提煤单,转售有组织单位到煤栈提取。区公司收归市公司后,各区总店的专店继续保留下来。河西中心店1979年成立后,亦依照成立了专店。各区总店转换为集体所有制中心店后,专店亦未变动。

第六节   

    制作型煤,由来已久。民国末期长沙就有少量煤球应市。新中国建立初期,私营蔡锷路光大煤球厂、碧湘街原力煤球厂用手工生产煤球。1953年市公司在校正街煤栈开始生产手工煤球。随后留芳岭、楚湘街、沙湖桥等处煤栈也季节性的组织手工生产煤球。1954年仅供应365吨。随着工业生产的发展,机关、团体改烧煤球,煤球的需求量逐年增加。1955年为1317吨,1956年为4317吨,1957年为9500吨。为确保供应,市公司除组织职工家属和社会闲散劳力在干热季节加工生产煤球外。19571 1月还在上海市煤建公司支援留芳岭机制煤球厂投产。该厂系从原料粉碎、拌和到成型、烘干全部实现机械化生产煤球、也是长沙市首家使用机械生产煤球的工厂。

    1958年大炼钢铁,焦炭与块煤无法满足需要,而以煤球取代,煤球需求倍增,全年共生产煤球2.3万吨。1959年初,留芳岭机制煤球厂改为炼钢煤球厂,添置成球机,重点生产炼钢煤球,同年底,在沙湖桥建立煤球厂,专门生产生活用煤球。1959年两厂共产煤球2.7万吨,其中供炼钢用的为1.37万吨,1960年共产煤球2.2万吨,其中炼钢用的1.01万吨。1960年又在沙湖桥兴建炼钢煤球厂,因炼钢降温,1961年停建。1961~1964年生活取暖煤球仍继续生产,年产1万吨左右,由于蜂窝煤崛起,销量锐减,1969年为780吨,1970年只有93吨,煤球生产也就在这年终止。

    50年代中后期湖南橡胶厂、770厂及铁路职工家属中就有自制直径10公分左右、个重0.75公斤的藕煤(蜂窝煤)用于家庭炊事及取暖。用藕煤比煤球和散煤方便和节约,因此用户逐年增多,19561964年,窑岭、二里牌煤店和留芳岭煤球厂先后组织职工家属及社会劳力,手工生产藕煤就地供应。1964年初商业部提出在城市推广使用蜂窝煤,1965年长沙市将生产供应藕煤作为一项便民利民和节约用煤的重大措施。

    1965年湖南省煤炭公司曾拨款铜官陶厂生产藕煤炉具。同年南京制作的藕煤炉具传人长沙市,该炉具轻便耐用,节煤效能好,市公司决定加工生产供应市场。与省公司一齐资助向阳炉具厂转产仿制,产品供不应求。1966年市公司又资助长岛日用品厂加工生产藕煤炉,两厂所需的主要材料铁皮由市计委安排调拨。为提高炉具质量及节能效率,80年代初市科委将藕煤炉胆列入攻关项目,拨款给城建部门及北区金城炉具厂研制耐高温的藕煤灶炉胆。藕煤炉灶的改进和行销,加快了藕煤推广的进度。随着藕煤用户增多,需求扩大,供应紧张,1966年冬,留芳岭藕煤加工厂,安装了由北京制造的藕煤机,首先实现了藕煤由手工到机制的转变。1968年春,东茅街煤店安装了藕煤机,成为市内首家产销藕煤的前店后厂煤店。随后其它各区陆续建起一些前店后厂煤店,1971年市公司藕煤产量为19615吨,不到居民用煤量的五分之一。1973年市公司将南煤栈的综合加工厂转产民用藕煤,全市藕煤年产量增至35915吨。1975年产量降至26164吨,197622400吨,1977年为21564吨。1978年公司机关干部带指标下基层参加藕煤生产,和职工一起加班加点,年产藕煤也只有19530吨。煤店藕煤脱销,市民只好自行手工制作。省、市领导要求迅速采取措施,把藕煤生产搞上去,缓解市民买煤难的问题。

    市公司从1979年起推行藕煤生产计件工资制,实行定额超产奖与机修费用节约奖,鼓励增产节约,补贴运费调动零售煤店的经营积极性,使藕煤生产迅速回升,藕煤年产达48935吨,为1978年的2.5倍。但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从1979~1990年国家投资159万元,市公司自筹351万元,兴建、扩建3个煤栈的粉藕煤生产线,改、扩建市内前店后厂的藕煤零售店,1981年全市和1条粉、藕煤自动生产线在南煤栈建成投产。1988年市公司的粉、藕煤年产能力已分别达到21万吨及19万吨。1987年后市公司将注意力转移到改进藕煤生产中的薄弱环节,在三个煤栈新建、扩建存放原煤的仓库,建立质量验收和奖罚制度,调整粉煤生产中的原煤与黄泥的配比,以提高藕煤质量,1990年市公司年产粉煤18.9万吨,藕煤16.7万吨,生产技术及生产能力均可确保市场的藕煤供应。

    市公司生产的居民家用藕煤,直径为10公分及12公分个重0.70.9公斤。1972年市公司在少数饮食店作推广大型藕煤试验,收到节煤、省事和清洁卫生的效益。1973年南煤栈综合加工厂安装了两台手压大型藕煤机,专门制作大型藕煤,由于产量低,质量不稳定,大型藕煤的推广工作遂中途停顿。

    1984年在省公司及市卫生部门的支持配合下,大藕煤的生产推广工作重新开始。为解决手工制作质量不稳定的问题,市公司在毛家桥煤栈安装2台专门生产直径为22公分、个重3.5公斤的大型藕煤机,年生产能力为1万吨,市内有条件烧用大型藕煤的饮食行业及集体食堂单位,改革炉灶和制作炉灶。1984年改革了30个,1986年增至1421个,1988年又增至2202个,为适应大型藕煤需求的增长,19861987年东区中心店安装了2台大型藕煤机,1987年河西中心店安装了3台,1989年南区中心店安装了1台,同年市内2家个体户煤店各安装了1台。至1990年全市已有大型藕煤机8台,年生产能力4万吨,北区金城灶具厂研制生产了各种式样的大型藕煤灶。大型藕煤得到推广和普及。

    伴随着煤球与藕煤生产的发展,市公司的煤炭加工机械行业也经历了由机械维修、零配件制作、整机制造到生产线的设计、制作、安装的发展过程。50年代后期留芳岭机制煤球加工厂,从熟练的机器操作工人中,指定少数人员从事机械维修,60年代初扩充为机修组,并制作手工藕煤模具,1966年该厂开始生产机制藕煤为及时维修和更新易损机器部件,确保正常生产,将机修组扩充为机械维修车间,19751 1月市一商业局将维修车间扩展为商业机械修造厂,为市一商局的直属单位。留芳岭机制煤球厂转产机制藕煤后,组建了机械维修车间,并于1979年扩建为市公司直属的煤机修配厂。19819月市一商局将商业机械维修厂下放给市公司,遂与煤机修配厂合并改名为长沙市煤炭供应公司机械厂。该厂成立后,人员、设备均有增添。1988年底全厂职工87人,其中技术人员3人。产要产品为FJ - 12 - 10型蜂窝煤机及其配套产品K352型粉碎机及各种主机配件。该厂还能设计、制造、安装整

套大、中、小型粉藕煤生产线设备和各种LF型粉煤机、立式搅拌机、皮带运输机及振动筛等,产品主销长沙地区,外地也有部分销售。

    市公司的煤机行业伴随长沙地区型煤的推广普及而成长发展的同时,还为省内10多个县、市的型煤生产提供了从设备设计、制造到安装、维修的系列服务。1984年,市公司建立城南机修制造厂,全厂只有7人,主要承担南区中心店所属煤店的煤机修配任务,在省、市煤炭行业中默默无闻的。1986年该厂承揽了为吉首市制造和安装一条藕煤生产线的业务。日夜奋战,使生产线提前投产,运行良好。1987年初,又为汉寿县煤炭公司制造、安装藕煤生产线任务,从设计、制造到安装投产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就圆满地完成了任务。1988年春节前,厂长郭金望亲自带领8名工人为娄底市改造一条藕煤自动生产线,顺利投产。自建厂到1990年,共为省内18个县市制造、安装18条藕煤生产线,条条运转良好。1990年在一次订货会上,得到了全省当年兴建5条藕煤生产线中的4条生产线的订货任务。1990年该厂仅有11人,年产值达30余万元。

第七节   

    长沙市能源消耗煤炭占80%1949~1957年市场对煤炭需求量小,城市供应有余。曾组织煤炭下乡,开辟农村市场。1958年因大炼钢铁,煤炭需求急剧上升,市内生产用煤的供应范围扩大,煤炭供应紧缺。195810月市成立了节约用煤委员会,市公司的煤建商店配备3名专干开始开展节约用煤的宣传。同时压缩农村供应,城市居民生活用煤实行凭证不定量供应;生产用煤按各单位计划产品耗煤定额供应。1966年市公司成立节约用煤办公室,负责组织改灶、锅炉更新改造、普及推广型煤等工作。1961年对居民生活用煤,实行凭证定量供应,19628月制定了《长沙市生活用煤供应暂行办法》,规定集体食堂、饮食行业、医疗卫生、生猪饲养及其它用煤供应指标。从1967年起生产用煤的计划分配按农、轻、重的秩序安排,保证重点,照顾一般,分配计划由市计委统一平衡后下达市公司执行。对集体食堂,由按人供应改为按用粮数供煤。1970年市公司在长沙引进石油液化气,组建了石油液化气供应站,1974年扩建为市煤气公司交市建委管辖,在农村推广沼气及节柴草灶。从1957年开始在城市推广型煤,1955~1970年主要推广普及煤球,1970年后推广普及蜂窝煤,至70年代末长沙市区及郊区基本实现了生活用煤藕煤化。1982年市公司还进行了上点火”藕煤和煤炉的试制与推广,由于成本高、效益不佳未能推开。1981年市公司组织市属工矿企业广泛开展五查(查耗煤设备、查消耗水平、查计量手段、查管理制度、查煤炭利用情况)、“五定”(定品种、定数量、定质量、定供应单位、定供货时间)为主要内容的煤炭定额审定管理工作,198311日起对化工、轻工、纺织、冶金、建材、医药等行业的年耗煤300吨以上的企业工业用煤实行凭证、定量供应。1983年上半年市公司配合市有关部门对全市在用锅炉进行了详细登记,按用途、炉型、使用状况进行了分类。长沙市在用锅炉921台能力为1487.93蒸吨,其中生产用348台能力为1029.4蒸吨,需更新改造的有105台,361.5蒸吨,至1981年已更新改造99344.5蒸吨,共耗资1674万元。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
Copyright By szb.changsh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联系电话:0731-88667528 技术支持:市政府信息中心&长沙心境文化传媒
建议浏览器IE6以上 分辨率:1024*76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