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务公开 长沙方志 长沙地情 工作动态 方志园地 数字方志馆 党务公开
用于创新的方志学家黎锦熙

时间:2015-01-29      来源:

    

黎锦熙(1890.2.2~1978.3.27),字劭西,湖南湘潭人。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一生从事语言科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汉语语法、法字改革和辞书的编纂研究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著有《新著国语文法》、《比较文法》、《国语运动史纲》、《国语新文字论》、《中国语法教程》、曾主编《汉语辞典》等。 

  黎锦熙不仅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也是一位善于批判继承、具有独特见解、勇于创新的方志学家。其所著《方志今议》,是一部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的方志编纂专著。

  抗日战争爆发后,黎锦熙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以修纂方志来为抗战服务。他说:“抗战建国!我以为文化界中人要真正负起责任来,第一步工作,就在给所在的地方修县志。”1937年7月,抗战开始,北京师范大学,迁往西安,与北平大学、北洋工学院联合组成西安临时大学,不久迁陕西城固,改为西北联合大学。黎锦熙随校到城固后,便倡修地方志,由于西北联大各院系的赞同与支持,便成立了城固续修县志委员今,黎锦熙任常委,拟定了《城固县续修工作方案》。1939年2月竣稿并排印成线装本。7月又增补了《序言》,其《序言》云:“因为内容实是泛陈现代新修方志之要旨及其方法,但就城固一带,举出实例,其用不限于一邑,故标题曰《方志今议》。”1941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是书列十门,一、建议因缘,二、先明三术,三、次立两标,四、次广四用,五、终破四障,六、结前原则,七、县志拟目,八、纂修总例,九、材料来源,十、总结全文。其中第七县志拟目又分为五个子目,一、全志之总纲;二、关于自然方面;三、关于经济方面;四、关于政治方面;五、关于文化方面。每个子目下又分若干篇细目,凡三十篇,附录有:《洛川财政志》单行本卷头语,《洛川教育志》单行本卷头语,《洛川方言谣谚志》单行本卷头语,《洛川县志》序,《同官(铜川市)县志》序,《中部(黄陵)县志》序,《宜川县志》序,计七篇。全书10万5千字。

  黎锦熙的《方志今议》,我国著名方志学家朱士嘉,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在其《〈方志学两种〉序》一文中指出:“实质上,它既是一部在批判继承传统‘史法’包括章学诚方志学说的基础上,结合大量史科的整理分析,实际情况的调查研究,创造性地构思、设计、编纂而成的史学论著,又是一部理论联系实际,着重探讨方志性质、地位、作用及其编纂法的方志学专著。”

  综览《方志今议》全文,于方志学创新,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关于方志的性质

  关于方志的性质,我国清代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他认为“方志乃一方之全史”(见《章氏遗书》卷28),方志就是地方史。有的说“它是章学诚方志学理论的一块奠基石”。而黎锦熙则认为“史地两性,兼而有之”,既是“地志之历史化”,又是“历史之地志化”。他强调,方志“须将境内事事物物,穷原竟委,非但考其迹象之沿革而已,必使读者能演变之实况,推知驱引之总因。”在读者明了事物发生的原因,就能找出事物发展的规律,才能“定施政设教之方针,亦待此而后能备纤悉周到之方案,而后能谋部分具体之实践。”

  第二,关于方志的作用

  章学诚认为方志有两大作。一曰教化作用。他在《答甄秀才论修志第一书》中说:“史志之书,有裨风教者,原因传述忠孝节义,凛凛烈烈,有生有色,使百世而下,怯者勇生,贪者廉立。《史记》好侠,多写剌客畸流,犹足令人轻生增气;况天地间大节大义,纲常赖以扶持,世教赖以撑柱者乎!”二曰存史作用。章学诚在其《方志立三书议》中云:“方州虽小,其所承奉而布施者,吏、户、礼、兵、刑、工,无所不备,是则所谓具体而微矣。国史于是取裁,方将如《春秋》之借资于百国宝书也。”而黎锦熙则提出了方志的三大作用。一是科学资源。一地区的“地质、土壤、山势、水文、气候、生物”等,若“作一番精密之调查、详确之记载”,是振兴工业,发展科学文化事业的重要参考。并强调“今修方志,此为首务”。二是教学材料。方志中,不仅有本地区民族芙雄的事迹,是向学生传授的很好的乡土教材。特别是其中的《方言》一门,“要其最大用处,实在本邑之小学,国语一科,字读国音,词有标准,教学之际,须举土俗,比较异同,县志此门,兼供斯用。”三是旅行指导。方志不是“一邑之高文典册”,方志中的“风土”,不能“忽视现情”,不能停留下“坊肆之旅指南”,“坊肆导游之书”,而应从实际出发,根据需要,编成一部有实用价值的“旅游指导”。

  《方志今议》的“广四用”中还有“地方年鉴”。而地方年鉴,即一地区的“物质状况,经济情形,人事习俗,社今组织,政治进展,人物分布。”若“能有精密之调查,详确之记载,再加以整理与统计”,即成一部地方年鉴。这是修纂志书的重要“凭借”,是县志的奠基之“物”。由于“规制既陈,续修亦易,且可逐年添附,无烦重举也。”不必“仍须存于方志之中。”

  第三,编纂方法

  《方志今议》指出:“今修方志,先明‘三术’即‘续’、‘补’、‘创’是也”。“续”,即连接起来,如需要胶续者,酌情处理,“如职官、贡举(即选举)、封爵、祀典等门,或其制讫清末而革除,但存掌故;或其事入民国虽赓续,只须表列者是。”“补”,拾遗补缺,“如人物、艺文、金石、古迹等门,新获者固为‘续’入,旧有者颇多阙遗,须为拾补;或舛误,应与纠绳。”“创”,“事类新增者”,如地质、气候、公路、卫生等,应为“创”;“旧方志曾有者,如关于自然之山水、物产等,关于经济之食货、储恤等,关于政治文化之学校、风俗以及方言等”,改换名称者,或仍用旧名,而改换内容者均为之“创”。

  《方志今议》云:修纂方志,“终破四障”。1、类不类文。章学诚方志立三书,以第一书之“志”为其骨干;“志”分为四目,即纪、谱、考、传,“意在去冗滥以革旧习”。黎锦熙则指出:“其实如此区分,种种不变。今当首破此障,文无伤质,以后方志,决不当再以文章体制分类。类者事类;其类用何文体,一随其事之宜。”2、文不拘体。黎锦熙认为,志书中某一类的“文体,既一随其事之宜,图可也,表可也,谱或考以及其他皆可也。”同时于“一类之中,有时众体咸备,亦无不可,且属必要也(如图表照片之类,多应插入文中,以便参览)。”3、叙事不立断限。黎锦熙指出:“断限有二:第一,断自何时起;第二,限至何时止,若前志不废,诚为续修,则断自前志所止之年起可也。”4、出版不必全书。修纂志书,由于种种原因,志稿很难一次同时完成,总是有先有后,故“今拟一法:无论何类,一俟定稿,即为印行;不列卷次,但标其名曰某县某志”。如城固县,在其县志尚未出版时,先就印行了《城固县生物志》、《城固县财政志》、《城固县风俗志》等。

  第四,材料来源

  黎锦熙在其《方志今议》指出:“方志材料,其来源不外三宗:一曰实际调查,二曰档案整理,三曰群书采录。”

  “实际调查”,其内容包括地质、地形、水文、土壤、气候、生物、产业、交通,以及社今习尚,方言风谣等。其方法可采取“数县联合”共同调查的办法,亦可以调查表格的方式,“由县府分别责成各乡镇保甲长限期填送。”可代收“报告抄送”。

  “档案整理”,县志中的各门类,均与该县行政机构所存档案文件有关。《方志今议》指出,对于所存档案,“不曰‘甄采’而曰‘整理’”,即对所存档案,采取统一分类、编号,“使归一致”,以便修志之用。可代以“报告抄送”。

  “群书采录”,《方志今议》云:“我国自有文字记载,迄今逾三千年”,邑中之人物、艺文、游踪、战迹,既历年久长,则散见于群籍者何限?”若“每读一书,遇有关邑事者,即以钩稽,类抄成帙”。“则任何邑志,其群书采录,皆能斟酌饱满矣。”可代以“旧志剪贴”。 

  第五,县志拟目

  黎锦熙将县志类目列为5部门,即全志总纲、关于自然方面、关于经济方面、关于政治方面、关于文化方面,“文征”(丛录)作为全书的附录。每一部门下又分若干类目,如“关于自然方面”,下面又分6个类目,即地质志(附图)、气候志(附图表)、地形志(附图、山脉略说)、水文志(附图,水道略说)、土壤志(附图表)、生物志(植物、动物、附图)。类目下又分若干子目,如“地质志”,其子目,即有:本区岩层排列概况,附地质构造图。重要岩石分布图,附说。本区地质演变略史。全书列目,脉络清晰,层次分明。提纲挈领,使读者捉纲,即能张目。正如黎锦熙自己所说:“意在指点编查要点,以便读者隅反类推。”这不但在当时具有指导意义,而且在今天仍有重要的借鉴价值。

  黎锦熙于《方志今议》中所论述的有关方志学新的理念、作用、编纂方法等,并贯串于其所修纂的《洛川县志》、《同官县志》、《黄陵县志》、《宜川县志》等。

  第六,黎锦熙对修纂湖南省志的关注

  黎锦熙对修纂湖南省志特别关注,并将其修志理论、方法、工作经验等,运用于修纂湖南省志。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八月,湖南拟修省志,成立了湖南省文献委员今,黎锦熙被聘为委员,并兼任方言志编纂委员。关于省志“采访志科”他提出了三点意见:1.实际调查代以方桌访问;2.档案整理代以报告抄送;3.群书采录代以旧志剪贴。再益“资料征查”。指导各县文献委员今积极续修县志,以备省志之取材,俾图难于易,早观厥成。获湖南省文献委员今第五次委员今通过,并形成决议:“此项意见,交本今及各县文献委员今采择施行。”同时,黎锦熙还将曾在陕西主修的同官、宜川、洛川各县志及志目序例,寄湖南省文献委员今。并致信说:“倘采图难于易之三法,先成各县志稿以备综合并不艰滞。专家科学调查务宜注意,湖大及建厅等均应早为联络。普通调查及编校人员亦宜早日训练、培养。仆办事向重工作效率,一切工作皆以三联一贯法行之:工作第一,创造至上,对于人事机构毫无成见,惟实际工作干部必经训练方不碍手。所见如此,书以备考。”并撰写了《湖南省志方言志编纂计划草案》,提出:1.工作两大步骤:“先完成本省各县(市)之方言志稿。”“综合各县(市)志之方言而经纬之,泐成全省之方言志。”2.各县(市)方言志之编纂程序。“本省县市共七十九单位,每一单位编纂方言志一种,即可用为该县(市)志中之方言志”。但“体例务须划一”,编纂前“先行调查”,“一律以县(市)政府所在之城区为标准”。3.省志方言志之编纂要项。“省志之方言志,应综合各县(市)不同之方言,依语言学类及音韵系统,分全省为若干方言区系;然后就各区系比较叙说其特征,并考证其河流。”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
Copyright By szb.changsh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联系电话:0731-81859799 技术支持:市政府信息中心&长沙心境文化传媒
建议浏览器IE6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