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政务公开 长沙方志 长沙地情 工作动态 方志园地 数字方志馆 调查征集
麓山寺:静照无言谢一灯

时间:2019-10-17      来源:市地方志编纂室

                     

座落在岳麓山古树丛中即东经11294北纬2818分左右的麓山寺,又名鹿苑、岳麓寺、慧光寺万寿禅寺是佛教入湘最早的遗迹,现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湖南省佛教协会驻地全国重点佛教寺院。它左临清风峡,右饮白鹤泉,前瞰深壑林海长岛湘流,后依禹碑风云赫曦丹枫,有“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的美誉。

该寺创建1700多年来,曾六度毁于战火,最近的一次是1944年毁于日军侵犯,仅存山门和藏经阁。1986年以来经政府抢修,殿堂现已修复

入麓山寺大门后可见放生池,前进为弥勒殿,佛台上供弥勒佛像佛像庄严慈祥。弥勒殿左有钟楼,右为鼓楼。中进为大雄宝殿,即正殿,面阔七间,进深六间,重檐歇顶,殿内佛台供奉释迦牟尼佛三身佛像,庄重至极,殿左是五观堂和客堂,殿右是讲经堂。后进为观音阁,又叫藏经阁,千手观音前每天有不少信徒顶礼膜拜。阁内所珍藏的佛经和古籍极为丰富,石刻的阎立本、吴道子、牧溪、仇英等作的观音宝像,贯休的十六应真,湘绣怀素草书《自叙贴》等均为珍品。阁前坪有两株罗汉松,植于晋朝,六朝松”, 成为麓山寺悠久历史的活见证两树对立,虬枝交错,宛若关隘,又被人松关右边一棵,清朝时被巨风拔去人补植。

1994圣辉大和尚驻锡麓山寺,寺僧云集,佛像得到进一步齐备,佛教丛林制度皆得到了恢复1997年至2002年间,先后修建修缮了方丈楼、藏经阁、五观堂、后山门、讲经堂、素茗斋、佛学院教学楼、图书馆及法师楼、僧寮等,寺院格局得到进一步完善。这里古木参天,山峦秀美。尤其是深秋时节层林尽染,枫叶似火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就是描写这秋色绝景。

                           1、名师大德耀门庭

名山大寺,必有名师。麓山寺近二千年来,高僧大德人才辈出,是其享誉禅林、玄脉不断、寺院未衰的主要原因。

首先,这得感谢创寺的竺法崇大师。西晋武帝泰始四年268年)他孤身一人从会稽剡县(今浙江省嵊县附近)湖南,看到岳麓山的景色,十分欢喜,就居住下来修建寺院,成为第一个传播佛教的僧人,也从而奠定了麓山寺湖南佛教发源地的地位

关于这位大师,《高僧传》是如此记载的:

竺法崇,未详何人,少入道,以戒节见称,加又敏而好学,笃志经记,而尤长法华一教。尝游湘州麓山,山精化为夫人,诣崇请戒,舍所住山以为寺。崇居之少时,化洽湘土。后还剡之葛岘山,茅庵涧饮,取欣禅慧,东瓯学者,竞往凑焉。与隐士鲁国孔淳之相遇,每盘游极日,辄信宿妄归,披袊顿契,自以为得意之交也。崇乃叹曰,缅想人外三十余年,倾盖于兹,不觉老之将至。后淳之别游,崇咏曰,晧然之气,犹在心目,山林之士,往而不反,其若人之谓乎。崇后卒于山中。着法华义疏四卷云。时剡东仰山复有释道宝者,本姓王,琅瑘人,晋丞相道之弟。弱年信悟,避世辞荣,亲旧谏止,莫之能制,香汤澡浴,将就下发,乃咏曰,安知万里水,初发滥觞时。后以学行显焉。

从短短这些文字,可以看出,竺法崇在遵守清规戒律、记忆经文上被奉为典范,这种榜样的力量、人格的魅力可能是其得到信众拥戴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开创了麓山寺历任主持注重人品、行为楷模、笃志好学、喜好诗文的传统。这种具有较高人文修养的要求,也使其成为历代儒家学习文化知识的阵地,为后来的岳麓书院的兴起,起了一个好头。

竺法崇之后,晋代在麓山寺的高僧出现有法导、法愍二人。法导其人,生平不详,大约是西晋时的人,当是与中国第一位到海外取经求法的大师法显以及译得大量天竺佛文的法炬为同一时代的人物,推测其对寺院的贡献也是翻译了不少当时西方的圣经典籍。衡量一个寺院是否有名,也是其最有吸引力的法宝,就是藏经阁,书籍越为古老、品类越为齐全,则越为僧人所趋从。从这点意义上说,推崇法导为高僧颇有道理。也正是法导及其后辈们的努力搜集、翻译,麓山寺的藏书一直位列湖湘寺院翘首,也成为当前湖南的第一座佛法学院,实是实至名归。

法愍则《高僧传》中有载:

释法愍。北人。弱年慕道笃志经籍。十八出家。便游践州国观风味道。波若数论及诸经律皆所游刃。后憩江夏郡五层寺。时沙门僧昌于江陵城内立塔。刺史谢晦欲坏之。愍闻故往谏晦。晦意不止。愍于是隐迹于长沙麓山。终身不出。晦乃率仪至寺厚赐酒肉。严鼓振威。斩斫形像。俄而云雾暗天风尘四起。晦惊惧而走。后以叛逆诛灭。队人丁法成史僧双见身癞病。余多犯法而死。愍乃着显验论以明因果。并注大道地经。后卒于山中。春秋八十有三。弟子僧道立碑颂德。时始兴郡灵化寺有比丘僧宗。亦博涉经论。着法性觉性二论云。

从传记可以读出,法愍是一位极有俗世情怀、懂得取舍之道、善于避祸躲灾的高人。在战乱频繁、朝代更迭迅速的时代,对于寺院的毁坏最为严重的就是官府,一言不慎僧人即可头飞尸横,寺封院落的结果自然也避免不了。法愍的表率意义在于,他让寺院有了持续性发展的可能,也为其千年结果奠定了关怀世情、谨言慎行的弘法基础。大师著《显验论》,注《大道地经》,这为麓山寺僧学的繁盛做了一个精美的开篇。

真正让麓山寺名扬天下、世人侧目的,是在隋朝。这时期,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隋文帝仁寿年间601—604年),文帝得天竺沙门所献大量佛舍利,乃令全国各州建塔安置仁寿二年602年)麓山寺得以敕建舍利佛塔,且保留至今;二是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天台宗集大成者智顗法师531—597年,世称智者大师)在麓山寺讲《妙法莲华经》,宣扬三谛圆融的教义,后人于讲经处命名为讲经堂(已毁,原址在今蔡锷墓处)

智顗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个奇才,俗姓陈,原籍颖川(今河南许昌),东晋时迁居到荆州华容(湖北监利县西北)父亲曾是梁朝的重臣。传说,智顗的母亲怀孕时,常梦到五彩祥云,每次想要把那云驱散时,就听到有神人说:这是前世的因缘,是大福德将要到来的征兆,不可驱走。后来,智顗的母亲又梦见把白鼠吞到肚子里。夫妇对此感到奇怪,找人去占卜,卜者告诉他们这是白龙入腹的兆,二人这才放下心来。智顗出生的晚上,屋内光亮如白日。家人杀猪宰羊,炖肉招待众宾客,但肉一下锅,火就灭了,点了几次,都是如此。人们感到很诧异。这时,两个相貌奇特的僧人推门而入,他们对智顗的父亲说:恭喜恭喜,你家里出了高僧,阿弥!说完,两人就顿时不见了踪影。此后,智顗的父母发现双目重仁。在古代神话中曾有舜重仁的传说,这被认为是圣人之像父母对他痛爱有加,视若掌上明珠。智顗从小好读佛经,日常的言行总要依照佛经的要求去做,而且每晚都要打坐修持。18岁那年父母相继去世智顗投奔到长沙果愿寺法诸法师门下出家。

智顗弘法,圣迹众多,随手举三则。

第一则:陈废帝光大元年智顗来到陈的都城金陵,随即就开席讲法。当时,江南僧人空谈理义,不讲修持,使佛教的发展受到了阻碍智顗的禅定之法给江南的佛教带来了新的东西一时间,禅学大盛。金陵的高僧大德,纷纷抛弃先前所学,率弟子前来听讲法。也有些保守顽固的僧人,他们有的对禅定之法不屑一顾,有的则为自己的地位受到危胁而感到恼火。一天,智顗正在讲法,忽然有人来报说,慧荣来访。慧荣是金陵城中有名的僧人,精通佛理,善于辩论,人送外号义虎众人心知肚明义虎是来辩论的,不由都为智顗担心起来。慧荣进来后,与智顗施礼毕,坐下问道:听说,法师道法超众,连朝中的大臣都对您毕恭毕敬,奉若神灵,我现在想见识见识。智顗对他只是淡然一笑,平淡地说:我才疏学浅,本没有什么才能。只是为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尽一份微薄之力罢了。慧荣得意地晃动着手中的扇子,正要开口发问,不料扇子却失手扔出,慧荣俯身去拾,惹得众生哄声大笑:过去的义虎,今天怎么变成了伏鹿?慌乱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慧荣拾起扇子,面带愧色,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则:在金陵时,智顗做一个梦梦中,有岩崖万重,白云缭绕,红日挂在一边,沧海无边,浪涛翻滚在山上,一个僧人向他招手。智顗把梦中所见描述给弟子们,弟子们说那是会稽山中的天台山,是圣贤们曾住过的地方。智顗于是决意带领弟子上天台山。此事传出后,金陵的众人纷纷前来挽留,但智顗决心已定,没有再留下。智顗没到天台山之前,僧人定光已经住在天台山。一天他告诉山中的人们说:有大善知识将要来到天台。我们应该种豆做酱,砍苇编席来迎接他。智顗到天台山后,和定光相见,互相行完礼定光说:大善知识还记得我两年以前在山上以手相招吗?智顗感到非常惊异,知道了与他在梦相会的原来是定光。此刻,众人听到山谷中有钟声响起,定光说:钟声是表示你们与这座山有缘,可以在此居住。等到国家太平,四方统一时,一定会有贵人为禅师建立寺庙的,到那时就会堂屋满山了。”果然,天台山宗法大行千年,传至日本及东南亚地区。

第三则:隋文帝开皇十七年597年)春天,智顗带领弟子们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天台山。天台山上,景色依旧,只是过去住过的寺院已显得破旧不堪,墙上布满了尘网,院子中长满了荒草。智顗为此感慨人生无常,世事易变的感受更加深刻。这点感受,使他更增添了弘法传法的紧迫感。智顗一面整寺院,一面进行着创立天台宗的工作。当时,隋朝已统一了天下,南北佛教融合有了政治上的保障。智顗通过对不同学派进行研究,以法华经的教义为基础,进行着立宗的活动。重建寺宇将成之,祥云罩上空,一群黄雀飞来,鸣叫不止。众僧出外观看惊奇不已,智顗想起第一次来天台时劝阻海边百姓放弃捕渔改为耕作的往事,说:这都是百姓放弃杀生后,得救的鱼化为黄雀,前来谢恩。过后的几天,智顗在山顶上独自静坐大风忽起,吹坏了山头的宝塔,又看见师傅慧思乘风而来,要送他到有缘的地方去智顗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不久,智顗就得了病。冬天,杨广又派人进山请智顗同时带来了厚礼。智顗决定前去。临走前,智顗画了张寺院的图样,让弟子们选好地址,依照这个图样建寺。弟子们见图样所画的寺院,殿堂高耸,房屋上百,雄伟壮丽心中疑惑,问智顗:的寺院,我们无力建成吧?智顗说:这事自有家承担。智顗抱病上路,走到西门石城时,病重而不能行。在病榻上,智顗写信给杨广说:因大王召请,我自知已不久于人世,为表我心,我不顾重病而来。到此,我命将休,心意已到,我就不再走了。智顗让弟子将他的衣钵道具,一部分敬奉弥勒佛前,一部分上交寺院然后坐在佛像前,停止服药,口诵阿弥陀佛与观世音菩萨的名号。隋开皇十七年十一月廿四日,智顗坐化。第二年,晋王杨广在天台山南麓建寺。杨广继皇位后,赐寺为国清寺,意为寺立国清。智顗死后,遗体被送回天台后人在天台山佛垄建塔,其中有智顗的六角形肉身塔。此塔如今仍在天台山真觉寺中。

智顗给当时有道僧人最大的启悟是其个人的修炼之路。他博学多才,受蒙于法诸,又向精通律学和各种大乘佛典的慧旷学法,还曾在衡州大贤山潜心学习《法华经》,当听说禅定功夫深厚的慧思正在光州大苏山弘法传教时,他又立即赶到大苏山。他所在的南北朝,因国家的分裂而形成了南北社会不同的风气和文化南北两地的佛教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南方佛教承东晋以来玄学化的传统、偏重义理北方佛教受当时北方民族粗犷少文的影响,比较注重禅定。智顗敢于将南北二学融合互通,是极需要勇气与胆识的,而更为重要的,他的这种作风以后得到了传承与发扬,麓山寺僧甚至湖湘僧众敢为人先、善于学习、取长补短、融会贯通,根源就在于此。智顗在麓山寺的弘法,使湖湘僧人形成了以麓山讲法为荣的传统,一直流传至今,为麓山寺的宣传推广立下了不二功勋。这之后,昙捷、权武、智谦、摩诃衍那、首楞严、惠镜、惠齐、兴哲等高僧纷至沓来,麓山寺一时成为湖湘的名片和地标。

尤其是到唐朝时,麓山寺发展达其全盛,高僧辈出,游客如云其中摩诃衍那禅师是六祖慧能法师嫡传弟子神会的法嗣,他曾把南宗禅法传到西藏,参加过与印度高僧莲花戒的论战,长达三年之久,被称为拉萨法诤”,其著作《禅睡论》《坐禅状态的获得》《反复获得坐禅状态》《制度的反面》《八十经源流》在佛界颇有流传。

最为有名的主持僧,则推长沙和尚景岑禅师。唐武宗会昌五年(845年)灭佛时,麓山寺殿堂全部被毁,僧侣离散847年景岑禅师在旧址上重建麓山寺,改名麓苑现寺内虎岑堂就是为纪念他重修麓山寺而建的。景岑是南泉普愿(招贤大师)的法嗣,《五灯会元》和《景德传灯录》中记载其高言德行的公案就有二十余则,随举二则:

一日,一僧见过了南泉普愿,景岑派小和尚去问话。曰:“和尚见南泉后如何?”默然。再问。曰:“未见南泉时如何?”曰:“不可更别有也。”景岑禅师听了小和尚的汇报,作了一偈:“百尺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百尺竿头不动”已经是很高的境界了,是一种寻常人不易达成的豁然开朗,但百尽竿头还不是“真”,还得更进一步,那如何进步?小和尚依然困惑,向景岑禅师问了同样的问题:“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景岑禅师回答道:“朗州山,澧洲水。”小和尚还不明白:“弟子不会。”景岑禅师进一步解释:“四海五湖王化里。”景岑禅师所说的,就是由圣入凡,出空入有,到生活中找回悟的价值来,山水海湖,十方世界,都是“真”意所在,都是烦恼即菩提的世界。

再举:

师游山归,首座问:“和尚甚么去来?”师曰:“游山来。”座曰:“到甚么处?”师曰:“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回。”座曰:“大似春意。”师曰:“也胜秋露滴芙蕖。”长沙和尚吐词清丽典雅,尤其是末句用秋荷的枯寂冷清来形容习禅的枯寂境界,就显得特别有诗意而妥贴了,可以看出,他实是一位接机对机的高手,也早把禅诗合一了。

景岑更写得有一首《戒斫松竹谒》:“千年竹,万年松,枝枝叶叶尽皆同。为报四方玄学者,动手无非触祖公。”从内容上说,《戒斫松竹谒》无异于一份保护生态的号召书、一纸杜绝砍伐的禁止令。而无疑,景岑禅师就是中国最早的环保宣传者。古代的名寺多处深山,密林幽泉、翠鸟小径,如今我们羡慕之景物,当时极其平常。作为一位远离红尘纷扰的得道高僧,景岑却看到了社会进步当中埋下的隐患,提出了禁伐竹木、保持绿色生态的倡议,这实令人深思。能称为高僧者,其品德与情怀皆高于常人,但其亦常常俯下身段来感受常人的生活气息,并能立于潮头看出问题指引方向,真可敬佩。尤其在我们提倡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两型社会”途中,这位老祖宗的警言如雷贯耳,余音绕梁。《戒斫松竹谒》据说传播甚广,一时各地的戒斫碑林立,宁乡芙蓉山前些年就曾掘得一块残碑,惜乎难以考证立碑的时间了。这个时期,岳麓山成为佛教三大胜地之一佛事兴隆,寺庙接踵,除却麓山寺,至今有名可考的还有南台寺、西林寺、景德寺、真身禅寺、兴化寺、龙安寺、大安寺、明白庵、香雨庵、半云庵等十余处。

                    2、儒家诗文增风韵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麓山寺吸引了文人们关注的眼光。他们被优美的麓山风光所吸引,为庄严雄伟的寺门所折服,更为麓山寺的宏大规模所拜倒。据记载,当时麓山寺占地面积甚广,头山门在湘江之滨赤沙湖畔的牌楼口,二山门即今之麓山门,大雄宝殿在今岳麓书院处,前有放生池,两侧有钟楼、鼓楼自大雄宝殿沿清风峡而上修建了许多廊庑,回廊而上,经舍利塔,而观音阁、藏经楼、讲经堂、法华泉(今白鹤泉),直至山顶之法华台。

杜甫712—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祖籍襄阳,河南巩义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来了,他写下了《岳麓山道林二寺行》:

玉泉之南麓山殊,道林林壑争盘纡。

寺门高开洞庭野,殿脚插入赤沙湖。

五月寒风冷佛骨,六时天乐朝香炉。

地灵步步雪山草,僧宝人人沧海珠。

塔级宫墙壮丽敌,香厨松道清凉俱。

莲花交响共命鸟,金榜双回三足乌。

方丈涉海费时节,悬圃寻河知有无。

暮年且喜经行近,春日兼蒙暄暖扶。

飘然斑白身奚适,傍此烟霞茅可诛。

桃源人家易制度,橘洲田土仍膏腴。

潭府邑中甚淳古,太守庭内不喧呼。

昔遭衰世皆晦迹,今幸乐国养微躯。

依止老宿亦未晚,富贵功名焉足图。

久为野客寻幽惯,细学周颙免兴孤。

一重一掩吾肺腑,山鸟山花吾友于。

宋公放逐曾题壁,物色分留与老夫。

刘长卿(约726 —约786年,字文房,安徽宣城人,唐代诗人,官监察御史)来了,他在《自道林寺西入石路至麓山寺,过法崇禅师故居》中感叹:

山僧候谷口,石路拂莓苔。

深入泉源去,遥从林杪回。

香随青霭散,钟过白云来。

野雪空斋掩,山风古殿开。

桂寒知自发,松老问谁栽。

惆怅湘江水,何人更渡杯。

还有杜荀鹤、骆宾王、沈传师、唐扶、韦蟾、韩愈、裴说、李群玉、李建勋、张谓、宋之问、曹松、罗隐、崔珏、齐己、喻凫、戎昱,也都来了,并给我们留下了千古传诵的佳作。

更有唐开元十八年730年)大书法家李邕(678—747年)撰写《麓山寺碑》真正成为一块永垂的丰碑。其碑高近3米,宽1米多,碑文共1400余字,骈散文体兼用,叙述了麓山寺自晋泰始年间建立至唐开元立碑时500年间的兴废修葺、历代禅师宣扬佛法的经过,以及岳麓山的佳丽风光,其中“幽谷左豁,崇山右峙,瞰郭万家,带江千里,玉水布飞,石林云起”的描绘,一直为人所称颂。而寺碑因其文章、书法、刻工俱为上乘,世称三绝碑三绝碑在中国古代碑刻艺术中声誉很高,碑字用行书是此碑新创,笔力雄健浑厚,后起书法大师,如苏、米芾等都沿袭其法元代书法大家赵孟頫1254—1322年,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生于浙江湖洲)更是自言说:每作大字一意拟之自古至今,许多著名文人游览岳麓山时都特意来观摩此碑,宋代的张、明代的李东阳等都留下了吟咏它的诗篇,可见其对后人影响之大。

宋时,麓山寺的光环依旧,得道的僧众也如同赴宴,络绎不绝地从各地赶来。其中,较为有名的高僧有山恽、文袭、从悦、清素、慕哲、悟新、惠洪、智才、智海等。不同于此前的高僧,在民殷国富、福贵之风丛生、玄谈清论葳蕤的现实背景下,这些高僧的言行举止一再被文人拔高,披上了更多的神秘外衣。大约《景德传灯录》中诸高僧的传奇礼佛人生,都是在这阶段演绎出来的。如作为坚定的佛修者的榜样,惠镜的故事就接近于神话了。

惠镜是山东淄州人,在蓝田悟真寺出家,欣慕西方净土,平时吃些简单的素食修种种苦行,但他生来手巧,亲手雕造了释迦牟尼佛像和阿弥陀佛像各一尊,每日虔诚地供养礼拜他们。他67岁那年的正月十五晚上,梦到一个金色僧人,僧人嘱沙门把一个钵给他,他从钵中看到:广大没有边际的庄严佛国净土,净土黄金为地、金绳界道,宫殿楼阁,重重无尽;往生的菩萨圣众,自由自在地游止其中;数不清的菩萨海一般的会众,围绕着世尊阿弥陀佛,听佛说法,种种的圣境跟经中描述的一模一样。佛祖告诉他,金色僧人即他所造的释迦牟尼像,而自己亦是他所造的阿弥陀像。佛祖同时说,释迦佛教化娑婆浊恶愚痴的众生,引导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则在净土摄取众生,使之不再退还六道轮转。惠镜听得欢喜踊跃,醒来后法喜充满,身心安乐,如入禅定,更加虔诚地礼拜供养两尊佛像。这种崇佛礼佛的榜样,是现实中可资仿效的,文人们如此演绎是想强化其神权的合理性与必然性,在客观上震憾了平民百姓,使向善之心得以持续,敬畏之心得以流传。

再如《神僧传》中对于悟新和尚的记载:

旧有淫祠。乡人禳酒胾汪秽无虚日。新诫知事毁之。知事辞以不敢掇祸。新怒曰。使能作祸吾自当之。乃躬自毁折。俄有巨蟒蟠卧内。引首作吞噬之状。新叱之而遁。安寝无他。未几再领云岩。建经藏。太史黄公庭坚为作记。有以其亲墓志镵于碑阴者。新恚怒曰。陵侮不避祸若是。语未卒灵光翻屋雷击自户入析其碑阴中分之。视之已成灰烬。而藏记安然无损。这种奇迹,类似于民间传说,多是捕风捉影、夸大事实而成。

而对于修行进身的僧侣,麓山寺则是给予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去虚幻,强化其学习的扎实性和禅修的渐进性,从而奠定了其扎实好学的作风。有名的是临济宗黄龙派僧从悦游学的故事。

从悦十五岁出家,十六岁受具足戒,后游方参学,于道吾山充当首座和尚,为宝峰克文禅师之法嗣。他学通内外,能文善诗,率众勤谨,远近赞仰谥号真寂禅师”。他年轻时心高气傲,自以为已经学得禅学真谛,率领几位僧人,从道吾山前往长沙云盖山海会寺礼谒守智和尚(黄龙慧南禅师之法嗣)。守智刚与他交谈了几句,便完全摸清了他的底细,笑道:“观首座气质不凡,奈何出言吐气如醉人邪?”从悦一听,面红耳赤,热汗如雨下,说道:“愿和尚不吝慈悲。”守智于是又跟他交谈,并不断地用语言逼迫和刺激他。可是从悦仍然茫然无所知晓,于是他请求守智允许他入室参请。守智问:“曾见法昌倚遇和尚否?”从悦道:“曾看他语录,自了可也,不愿见之。”守智又问:“曾见洞山文和尚(宝峰克文禅师)否?”从悦道:“关西子(克文禅师的外号)没头脑,拖一条布裙,作尿臭气,有甚长处?”守智便道:“你但向尿臭气处参取。”从悦于是依教,前往洞山参礼克文禅师,并得其心要。为了感谢守智的指点,从悦不久又回云盖,礼谒守智。守智一见他,便问:“见关西子后,大事如何?”从悦道:“若不得和尚指示,洎乎嗟过一生。”说完便礼谢,寻即又回到克文禅师座下。不久,从悦修成正果,即于隆兴鹿苑出世弘法。从悦平常接人,常设三关以验学者,犹如黄龙三关:“一曰拨草瞻风,只图见性,即今上人性在甚么处?二曰识得自性,方脱生死,眼光落地时,作么生脱?三曰脱得生死,便知去处。四大分离,向甚么处去?”他的这种接引作风,一度成为麓山寺的禅修规定。

北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年),从悦圆寂,有辞众偈云:“四十有八,圣凡尽杀。不是英雄,龙安路滑。”可见,他的豁达从容,不只是语言的,是表里一致的,这种优秀传统以后承传下来,成为湖湘文化务实求真的重要源头。

                        3、诗僧代有人才出

这时期,麓山寺多年的文墨浸润与熏陶终于结出了果实,出现了全国较为有名的诗僧。这个开头,源于惠洪(1070-1128年)

惠洪一名德洪,字觉范,自号寂音尊者俗姓喻(一作姓彭)江西宜丰县桥西乡潜头竹山里人。自幼家贫,14岁父母双亡,入寺为沙弥,19岁入京师,于天王寺剃度为僧。当时领度牒较难,乃冒用惠洪度牒,遂以惠为己名。后南归庐山,依归宗寺真静禅师,又随之迁靖安宝峰寺。惠洪一生多遭不幸,因冒用惠洪名和结交党人,两度入狱曾被发配海南岛,直到政和三年(1113)才获释回籍。著有《冷斋夜话》10卷,主要论诗间杂传闻琐事成语满城风雨脱胎换骨大笑喷饭痴人说梦等典故均出于此书中。被收入《千家诗》中的《秋千》为其时作绮语”的代表作:

画架双裁翠络偏,佳人春戏小楼前。

飘扬血色裙拖地,断送玉容人上天。

花皮润沾红杏雨,彩绳斜挂绿杨烟。

下来闲处从容立,疑是蟾宫谪神仙。

在这首诗里,作者用工细的笔触,生动地描绘出一幅仕女戏秋千图。全诗色彩鲜明,内容绮丽,充满了生活情趣,可见他还未忘人间之乐,凡心尚存。尤其是尾联由动态马上转入静态,突出了美人飘然而下从容悠闲的风韵,就像广寒宫的仙子,为这幅画图勾勒了最后的一笔。

在创作上,惠洪力主自然而有文采,文章五色体自然,秋水精神出眉目 (《鲁直弟稚川作屋峰顶名云巢》)对苏轼、黄庭坚倾倒备至。他的十分春瘦缘何事,一掬归心未到家(《上元宿百丈》)夜色已可掬,林光翻欲流(《秋夕示超然》)方收一霎挂龙雨,忽作千秋鹞风(《大风夕怀道夫敦素》),为诸家称道。吴乔《围炉诗话》中称赞他的五古《石霜见东吴诚上人》《送文中北还》用笔高老处,如记如画”,黄庭坚对他甚为推重,直接以一诗予以赞赏——《赠惠洪》

吾年六十子方半,槁项顶螺忘岁年。

韵胜不减秦少观,气爽绝类徐师川。

不肯低头拾卿相,又能落笔生云烟。

脱却衲衫著蓑笠,来佐涪翁刺钓船。

因为有这种诗学功底,在禅学方面,惠洪第一个以僧人身份系统提出文字禅(是指通过学习和研究禅宗经典而把握禅理的禅学形式,它以通过语言文字习禅、教禅,通过语言文字衡量迷悟和得道深浅为特征)宋之后,文字禅禅修日盛,禅宗公案屡出,都与惠洪在麓山寺这一提法不无关系。

元、明朝时,麓山寺两废两兴,明神宗万历年间妙光在吉藩的资助下,于清风峡寺旧址重建大雄宝殿、观音阁、万法堂、藏经楼等,岳麓山遂成为全国佛教禅宗派著名的胜地,为彰扬麓山寺的功绩,明神宗特赐名万寿禅寺长沙市民,将其与开福寺、香山的宝宁寺、望城的洗心寺、现天心的玉泉寺并称“五福禅寺”,分别对应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之意。五寺相互呼应,香客络绎依次参拜,谓为拜五福或踩五福。

明末高僧憨山大师德清(1546一1623年)曾住寺讲经,成为该时期最为引人瞩目的事件德清对于恢复曹溪宗祖庭南华寺有功,被称为“曹溪中兴祖师”。他曾在万历231595年)因皇太后赐《大藏经》一事而引神宗不满,被以私创寺院为名充军雷州,又在万历311603年)受紫柏真“妖书”事件牵连再被遣还,两次狱灾也未动摇其禅修的信念。他主张禅静双修,认为“念佛即是参禅,参禅乃生净土”,百千法门“其最要者,为参禅、念佛而已”。他同时也是三教一致论者,认为“不独三圣本来一体,无有一人一物不是毗卢遮那海印三昧威神所现”,提出“不坏相而缘起,染净恒殊,不舍缘而即真,圣凡平等”。他一生佛学著述甚多,《法华经通义》《观楞伽经》《老子道德经解》《庄子内篇注》《春秋左氏心法》等都颇有影响,还有《梦游诗集》3卷,并保存有一些禅诗的史料,对禅诗的起源、发展、代表人物、各时期特点,都有自己的分析。他创作的禅诗立意都很好,如《咏竹》之一:

寒飞千尺玉,清洒一林霜;

纵是尘心重,相看亦顿忘。

意境优美,禅味亦深。

而对麓山寺而言,最大的价值在于,他对禅诗强调“情真而境实”的作风被带到湖南,使经世致用之风稍开。这一时期,有名气的士子也纷纷来到麓山寺拜会,李东阳、张洵、张邦政、林公庆、吴敄、萧禹臣、江有溶、蒋希禹、陶汝、冯一第、胡尔恺等诗人都在此留下了佳句。

明思宗崇祯十六年1643年),麓山寺再度毁于兵火,片瓦无存,竹木也砍伐殆尽。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在有识之士的支持下,智檀、文惺等主持开始重修麓山寺,麓山寺再次得以中兴。而伴随寺院中兴,该寺的诗僧辈出,著述颇多,使其成为全国闻名的诗寺,为名山古寺增色不少。

被誉为“禅诗中兴五僧”的智檀、文惺、弥嵩、天放、笠云在诗坛上颇有成就。智檀著有《望云草》《剪曼集》,弥嵩著有《南岳岳麓山和诗集》《五言古》《云海山居集》《中庵后草》,文惺著有《岳麓杂咏》《晓霞诗集》,天放著有《十笏诗集》,笠云著有《听香禅室诗集》他们的诗作,与廖元度、姚鼐、魏源、沈一揆、孙先振、周友声、吴敏树、曾燠、黄本骐、周燮祥、贺国华、欧阳厚墀等名家的作品相媲美。在他们的影响下,更多的僧人投入禅诗写作当中。如1871年,21岁的寄禅(名敬安,俗名黄读山,曾任中华佛教会第一任会长,是清末著名的诗僧,别号“八指头陀”)就专程乘船到寺参访笠云芳圃,向其讨教禅诗意境构建。更多的文人在此寄怀抒情,诗作中也屡有禅意,如康熙年间沈一揆的《岳麓寺》:“长沙西岸道乡台,上结琳宫曲径回;七十二峰山欲尽,四千里路我初来。云封古木千章秀,帆落清江一线开;莫笑平生耽酒癖,匡庐旧事许衔杯。”这种置功名于度外,沉醉于秀美景物之中的忘我心境,本身就充满辩证的力量,正是禅的意旨。

岳麓山半山腰,有一座六方形凉亭,是游人上山常驻足憩息之所麓山寺的僧人下山买物,挑担回寺,常在此歇息,称半山亭(翊武亭),据说名字得于一烧火僧以字为题得的一首禅诗,曰:

半山半庵号半云,半亩半地半崎嵚。

半山茅块半山石,半壁晴天半壁阴。

半酒半诗堪避俗,半仙半佛好修心。

半间房舍半分云,半听松声半听琴。

此诗对仗颇工,句句用半字,用法自然流畅,气韵贯通,毫无结屈聱牙之弊,而禅意也直指修心、释道合一。诗传到主持耳里,主持大为赞叹,不再令其烧火,而改授佛经,日夜持诵,终育其成材。幽深灵寂,梵呗悠悠,钟鸣板响,禅诗传颂,麓山寺以诗为媒介,终得以把寺院的理想寄寓于尺纸行墨,让诗书画合一而把风景、人物、禅意都书写到了极致!

 

在千年前的唐朝末年,诗僧齐己暮游麓山寺,高吟出了一首七律:

寺楼高出碧崖棱,城里谁知在上层。

初雪洒来乔木暝,远禽飞过大江澄。

闲消不睡怜长夜,静照无言谢一灯。

回首何边是空地,四村桑麦遍丘陵。

他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历经沧桑未解向佛求学之心的这一密林高耸寺院,会以禅诗入世泽被后人,成为那黑暗中的唯一光亮,也暖和了无数长夜孤寂的诗僧!

佛家以其恢宏气度容纳万物,并以慈悲宽忍为宗旨,化恶扬善为手段,普渡众生为目的,深深地将佛家文化植于湖湘大地,历时1700余载仍顽强屹立于岳麓山腰。清代张九镒怀悲天悯人之情写下《麓山寺》予以赞颂:

名蓝有榻枕出城,四十年来小劫更;

白鹤泉开新镜影,六朝松卷旧涛声。

不逢惠远云归杳,空说王乔化羽轻;

惆怅两廊数椽柱,半欹风雨不胜情。

多年来,高僧大德施惠于世,并引来学者文人的诗词歌赋碑雕摹刻等,也构成了湖湘文化大系中的重要一脉。从湖湘文化传承的角度说,麓山寺功莫大焉!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
Copyright By szb.changsha.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市地方志办公室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联系电话:0731-81859799 技术支持:市政府信息中心&长沙心境文化传媒
建议浏览器IE6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