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一卷 名山故事(六)

(发布时间: 2020-06-29 来源:

编者按:《点墨长沙》图书由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组织编纂,岳麓书社出版。该书系编审、文学创作二级、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龚军辉创作的反映长沙山水风景、历史人物、故事传说及风土人情的一套描摹、写意长沙的读本。丛书以长沙人文历史为经,以43个极具代表性的山水洲城、教科遗存名胜景点为纬,全面而深刻地描绘了长沙千年发展的内在轨迹,反思了湘人精神家园的建构嬗变,既是对古城长沙历史面貌的真实还原,又有对长沙未来发展的理性思索。本书以散文笔法勾勒历史,以景带人,以人说史,以景抒情,兼备史料之厚重、专著之雄薄、叙事之灵动,字里行间充溢着散漫的哲思与诗意的写真。现将全文分节转载,以飨读者。



接上文(3.志士葬骨遗湘风 下


第一卷 名山故事上部 麓山风云

麓山寺:半欹风雨不胜情


麓山寺


坐落在岳麓山古树丛中的麓山寺,又名鹿苑、岳麓寺、慧光寺、万寿禅寺,是佛教入湘最早的遗迹,现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湖南省佛教协会驻地,全国重点佛教寺院。它左临清风峡,右饮白鹤泉,前瞰深壑林海、长岛湘流,后依禹碑风云、赫曦丹枫,有“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的美誉。

该寺创建1700多年来,曾六度毁于战火,最近的一次是1944年毁于日军侵犯,仅存山门和藏经阁。1986年以来经政府抢修,殿堂现已修复。

入麓山寺大门后可见放生池,前进为弥勒殿,佛台上供弥勒佛像,佛像庄严慈祥。弥勒殿左有钟楼,右为鼓楼。中进为大雄宝殿,即正殿,面阔七间,进深六间,重檐歇顶,殿内佛台供奉释迦牟尼佛三身佛像,庄重至极,殿左是五观堂和客堂,殿右是讲经堂。后进为观音阁,又叫藏经阁,千手观音前每天有不少信徒顶礼膜拜。阁内所珍藏的佛经和古籍极为丰富,石刻的阎立本、吴道子、牧溪、仇英等作的观音宝像,贯休的十六应真像,湘绣怀素草书《自叙帖》等均为珍品。阁前坪有两株罗汉松,植于晋朝,称“六朝松”,成为麓山寺悠久历史的见证,两树对立,虬枝交错,宛若关隘,又被人称为“松关”。右边一棵,清朝时被巨风拔去,由时人补植。

1994年,圣辉大和尚驻锡麓山寺,寺僧云集,重塑佛像,佛教丛林制度皆得到了恢复。1997年至2002年间,先后修建、修缮了方丈楼、藏经阁、五观堂、后山门、讲经堂、素茗斋、佛学院教学楼、图书馆及法师楼、僧寮等,寺院格局得到进一步完善。这里古木参天,山峦秀美。尤其是深秋时节层林尽染,枫叶似火,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就是描写这秋色绝景。


弥勒殿


1.名师大德耀门庭

名山大寺,必有名师。麓山寺近两千年来,高僧大德人才辈出,是其享誉禅林、法脉不断、寺院未衰的主要原因。

首先,这得感谢创寺的竺法崇大师。西晋武帝泰始四年(268),他孤身一人从会稽剡县(今浙江省嵊县附近)来到湖南,看到岳麓山的景色,十分欢喜,就居住下来修建寺院,成为第一个来湘传播佛教的僧人,也从而奠定了麓山寺湖南佛教发源地的地位。

关于这位大师,《高僧传》是如此记载的:


竺法崇,未详何人,少入道,以戒节见称,加又敏而好学,笃志经记,而尤长法华一教。尝游湘州麓山,山精化为夫人,诣崇请戒,舍所住山以为寺。崇居之少时,化洽湘土。后还剡之葛岘山,茅庵涧饮,取欣禅慧,东瓯学者,竞往凑焉。与隐士鲁国孔淳之相遇,每盘游极日,辄信宿妄归,披袊顿契,自以为得意之交也。崇乃叹曰:“缅想人外三十余年,倾盖于兹,不觉老之将至。”后淳之别游,崇咏曰:“晧然之气,犹在心目。山林之士,往而不反。其若人之谓乎。”崇后卒于山中。著《法华义疏》四卷云。


从短短这些文字,可以看出,竺法崇在遵守清规戒律、记忆经文上被奉为典范,这种榜样的力量、人格的魅力可能是其得到信众拥戴的主要原因,同时也开创了麓山寺历任主持注重人品、行为楷模、笃志好学、喜好诗文的传统。这种具有较高人文修养的要求,也使岳麓山成为历代儒家学习文化知识的阵地,为后来岳麓书院的兴起,起了一个好头。

竺法崇之后,晋代在麓山寺的高僧有法导、法愍二人。法导其人,生平不详,大约是西晋时人。衡量一个寺院是否有名,也是其最有吸引力的法宝,就是藏经阁,书籍越为古老、品类越为齐全,则越为僧人所趋从。从这个意义上说,推崇法导为高僧颇有道理。也正是法导及其后辈们的努力搜集、翻译,麓山寺的藏书一直位列湖湘寺院翘首,也成为当前湖南的第一座佛学院,实是实至名归。

法愍则见于《高僧传》的记载:


释法愍,北人。弱年慕道,笃志经籍。十八出家,便游践州国观风味道。波若数论及诸经律皆所游刃。后憩江夏郡五层寺。时沙门僧昌于江陵城内立塔,刺史谢晦欲坏之。愍闻故往谏晦,晦意不止。愍于是隐迹于长沙麓山,终身不出。晦乃率仪至寺厚赐酒肉,严鼓振威,斩斫形像。俄而云雾暗天,风尘四起。晦惊惧而走,后以叛逆诛灭。队人丁法成、史僧双见身癞病,余多犯法而死。愍乃著《显验论》以明因果,并注《大道地经》。后卒于山中,春秋八十有三。弟子僧道立碑颂德。


从传记可以读出,法愍是一位极有俗世情怀、懂得取舍之道、善于避祸躲灾的高人。在战乱频繁、朝代更迭迅速的时代,对于寺院的毁坏最为严重的就是官府,一言不慎僧人即可能遇难,寺封院落的结果自然也避免不了。法愍的表率意义在于,他让寺院有了持续性发展的可能,也为其奠定了关怀世情、谨言慎行的弘法基础。法愍大师著有《显验论》,注《大道地经》,这为麓山寺佛学的繁盛做了一个精美的开篇。

真正让麓山寺名扬天下、让世人侧目的,是在隋朝。这时期,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隋文帝仁寿年间(601—604),文帝得到天竺沙门所献的大量佛舍利,乃令全国各州建塔安置,仁寿二年(602)麓山寺得以敕建舍利佛塔,且保留至今;二是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天台宗集大成者智顗法师(531—597,世称智者大师)在麓山寺讲《妙法莲华经》,宣扬“三谛圆融”的教义,后人于讲经处命名为讲经堂(已毁,原址在今蔡锷墓处)。

智顗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个奇才,俗姓陈,原籍颍川(今河南许昌),东晋时迁居到荆州华容(今湖北监利县西北),父亲曾是梁朝的重臣。传说,智顗的母亲怀孕时,常梦到五彩祥云,每次想要把那云朵驱散时,就听到有神人说:“这是前世的因缘,是大福德将要到来的征兆,不可驱走。”后来,智顗的母亲又梦见把白鼠吞到了肚子里。夫妇对此感到奇怪,就找人去占卜,卜者告诉他们这是白龙入腹的吉兆,二人这才放下心来。智顗出生的晚上,屋内光亮如白日。家人杀猪宰羊,欲炖肉招待众宾客,但肉一下锅,火就灭了,点了几次,都是如此。人们感到很诧异。这时,两个相貌奇特的僧人推门而入,他们对智顗的父亲说:“恭喜恭喜,你家里出了高僧,阿弥陀佛!”说完,两人就顿时不见了踪影。此后,智顗的父母发现他双目重瞳。在古代神话中曾有舜重瞳的传说,这被认为是圣人之相,父母对他疼爱有加,视若掌上明珠。智顗从小好读佛经,日常的言行总要依照佛经的要求去做,而且每晚都要打坐修持。18岁那年父母相继去世,智顗就投奔到长沙果愿寺法绪法师门下出家。

智顗弘法,圣迹众多,随手举三则。

第一则:陈废帝光大元年(567),智顗来到陈的都城金陵,随即就开席讲法。当时,江南僧人空谈理义,不讲修持,使佛教的发展受到了阻碍,智顗的禅定之法给江南的佛教带来了新的东西,一时间,禅学大盛。金陵的高僧大德,纷纷抛弃先前所学,率弟子前来听其讲法。也有些保守顽固的僧人,他们有的对禅定之法不屑一顾,有的则为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而感到恼火。一天,智顗正在讲法,忽然有人来报说,慧荣来访。慧荣是金陵城中有名的僧人,精通佛理,善于辩论,人送外号“义虎”。众人心知肚明“义虎”是来辩论的,不由都为智顗担心起来。慧荣进来后,与智顗施礼毕,坐下问道:“听说,法师道法超众,连朝中的大臣都对您毕恭毕敬,奉若神灵,我现在想见识见识。”智顗对他只是淡然一笑,平淡地说:“我才疏学浅,本没有什么才能。只是为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尽一份微薄之力罢了。”慧荣得意地晃动着手中的扇子,正要开口发问,不料扇子却失手扔出,慧荣俯身去拾,惹得众生哄声大笑:“过去的义虎,今天怎么变成了伏鹿?慌乱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慧荣拾起扇子,面带愧色,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则:在金陵时,智顗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岩崖万重,白云缭绕,红日挂在一边,沧海无边,浪涛翻滚;在山上,一个僧人向他招手。智顗把梦中所见描述给弟子们,弟子们说那是会稽山中的天台山,是圣贤们曾住过的地方。智顗于是决意带领弟子上天台山。此事传出后,金陵的众人纷纷前来挽留,但智顗决心已定,没有再留下。智顗没到天台山之前,僧人定光已经住在天台山。一天他告诉山中的人们说:“有大善知识将要来到天台。我们应该种豆做酱,砍苇编席来迎接他。”智顗到天台山后,和定光相见,互相行完礼,定光说:“大善知识还记得我两年以前在山上以手相招吗?”智顗感到非常惊异,知道了与他在梦中相会的原来是定光。此刻,众人听到山谷中有钟声响起,定光说:“钟声是表示你们与这座山有缘,可以在此居住。等到国家太平,四方统一时,一定会有贵人为禅师建立寺庙的,到那时就会堂屋满山了。”果然,天台山宗法大行千年,传至日本及东南亚地区。

第三则:隋文帝开皇十七年(597)春天,智顗带领弟子们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天台山。天台山上,景色依旧,只是过去住过的寺院已显得破旧不堪,墙上布满了尘网,院子中长满了荒草。智顗为此感慨人生无常,世事易变的感受更加深刻。这点感受,使他更增添了弘法传法的紧迫感。智顗一面整修寺院,一面开展创立天台宗的工作。当时,隋朝已统一了天下,南北佛教融合有了政治上的保障。智顗通过对不同学派进行研究,以《法华经》的教义为基础,进行着立宗的活动。重建寺宇将成之际,祥云罩于上空,一群黄雀飞来,鸣叫不止。众僧出外观看惊奇不已,智顗想起第一次来天台时劝阻海边百姓放弃捕鱼改为耕作的往事,说:“这都是百姓放弃杀生后,得救的鱼化为黄雀,前来谢恩。”过后的几天,智顗在山顶上独自静坐,大风忽起,吹坏了山头的宝塔,他又看见师傅慧思乘风而来,要送他到有缘的地方去,智顗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不久,智顗就得了病。冬天,杨广又派人进山请智顗,同时带来了厚礼。智顗决定前去。临走前,智画了张寺院的图样,让弟子们选好地址,依照这个图样建寺。弟子们见图样所画的寺院,殿堂高耸,房屋上百,雄伟壮丽,心存疑惑,问智顗:“这样的寺院,我们无力建成吧?”智顗说:“这事自有皇家承担。”智顗抱病上路,走到西门石城时,病重而不能行。在病榻上,智顗写信给杨广说:“因大王召请,我自知已不久于人世,为表我心,我不顾重病而来。到此,我命将休,心意已到,我就不再走了。”智顗让弟子将他的衣钵道具,一部分敬奉弥勒佛前,一部分上交寺院,然后坐在佛像前,停止服药,口诵阿弥陀佛与观世音菩萨的名号。隋开皇十七年八月初三日,智顗坐化。第二年,晋王杨广在天台山南麓建寺。杨广继皇位后,赐寺为“国清寺”,意为“寺立国清”。智顗死后,遗体被送回天台,后人在天台山佛垄建塔,其中有智顗的六角形肉身塔。此塔如今仍在天台山真觉寺中。

智顗给当时有道僧人最大的启悟是其个人的修炼之路。他博学多才,受蒙于法绪,又向精通律学和各种大乘佛典的慧旷学法,还曾在衡州大贤山潜心学习《法华经》,当听说禅定功夫深厚的慧思正在光州大苏山弘法传教时,他又立即赶到大苏山。他所在的南北朝,因国家的分裂而形成了南北社会不同的风气和文化,南北两地的佛教也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南方佛教承东晋以来玄学化的传统,偏重义理,北方佛教则受当时北方民族粗犷少文的影响,比较注重禅定。智顗敢于将南北二学融合互通,是极需要勇气与胆识的,而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这种作风以后得到了传承与发扬,麓山寺僧甚至湖湘僧众敢为人先、善于学习、取长补短、融会贯通,根源就在于此。智顗在麓山寺的弘法,使湖湘僧人形成了以麓山讲法为荣的传统,一直流传至今,为麓山寺的宣传推广立下了不二功勋。这之后,昙捷、权武、智谦、摩诃衍那、首楞严、惠镜、惠齐、兴哲等高僧纷至沓来,麓山寺一时成为湖湘的名片和地标。

尤其是到唐朝时,麓山寺发展达其全盛,高僧辈出,游客如云。其中,摩诃衍那禅师是六祖慧能法师嫡传弟子神会的法嗣,他曾把南宗禅法传到西藏,参加过与印度高僧莲花戒的论战,长达三年之久,被称为“拉萨法诤”,其著作《禅睡论》《坐禅状态的获得》《反复获得坐禅状态》《制度的反面》《八十经源流》在佛界颇有流传。

最为有名的主持僧,则推长沙和尚景岑禅师。唐武宗会昌五年(845)灭佛时,麓山寺殿堂全部被毁,僧侣离散,唐宣宗大中元年(847),景岑禅师在旧址上重建麓山寺,改名麓苑,现寺内“虎岑堂”就是为纪念他重修麓山寺而建的。景岑是南泉普愿的法嗣,《五灯会元》和《景德传灯录》中记载其高言德行的公案就有二十余则,随举二则。其一:

一日,一僧见过了南泉普愿,景岑派小和尚去问话。曰:“和尚见南泉后如何?”默然。再问。曰:“未见南泉时如何?”曰:“不可更别有也。”景岑禅师听了小和尚的汇报,作了一偈:“百尺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百尺竿头不动”已经是很高的境界了,是一种寻常人不易达成的豁然开朗,但百尺竿头还不是“真”,还得更进一步,那如何进步?小和尚依然困惑,向景岑禅师问了同样的问题:“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景岑禅师回答道:“朗州山,澧州水。”小和尚还不明白:“弟子不会。”景岑禅师进一步解释:“四海五湖王化里。”景岑禅师所说的,就是由圣入凡,出空入有,到生活中找回悟的价值来,山水海湖,十方世界,都是“真”意所在,都是烦恼即菩提的世界。

再举:

师游山归,首座问:“和尚甚处去来?”师曰:“游山来。”座曰:“到甚么处?”师曰:“始从芳草去,又逐落花回。”座曰:“大似春意。”师曰:“也胜秋露滴芙蕖。”长沙和尚吐词清丽典雅,尤其是末句用秋荷的枯寂冷清来形容习禅的枯寂境界,就显得特别有诗意而妥贴了,可以看出,他实是一位接机对机的高手,也早把禅诗合一了。

景岑更写得有一首《戒斫松竹谒》:“千年竹,万年松,枝枝叶叶尽皆同。为报四方玄学者,动手无非触祖公。”从内容来看,《戒斫松竹谒》无异于一份保护生态的号召书、一纸杜绝砍伐的禁止令。而无疑,景岑禅师就是中国最早的环保宣传者。古代的名寺多处深山,密林幽泉、翠竹小径,如今我们羡慕之景物,当时极其平常。作为一位远离红尘纷扰的得道高僧,景岑却看到了社会进步当中埋下的隐患,提出了禁伐竹木、保持绿色生态的倡议,这实在令人深思。能称为高僧者,其品德与情怀皆高于常人,但其亦常常俯下身段来感受常人的生活气息,并能立于潮头看出问题指引方向,真可敬佩。尤其在我们提倡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两型社会”途中,这位高僧的警言如雷贯耳,余音绕梁。《戒斫松竹谒》据说传播甚广,一时各地的戒斫碑林立,宁乡芙蓉山前些年就曾掘得一块残碑,惜乎难以考证立碑的时间了。

西晋以后,岳麓山成为佛教胜地之一,佛事兴隆,寺庙接踵,除却麓山寺,至今有名可考的还有南台寺、西林寺、景德寺、真身禅寺、兴化寺、龙安寺、大安寺、明白庵、香雨庵、半云庵等十余处。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