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一卷 名山故事(二十四)

(发布时间: 2020-07-24 来源:

编者按:《点墨长沙》图书由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组织编纂,岳麓书社出版。该书系编审、文学创作二级、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龚军辉创作的反映长沙山水风景、历史人物、故事传说及风土人情的一套描摹、写意长沙的读本。丛书以长沙人文历史为经,以43个极具代表性的山水洲城、教科遗存名胜景点为纬,全面而深刻地描绘了长沙千年发展的内在轨迹,反思了湘人精神家园的建构嬗变,既是对古城长沙历史面貌的真实还原,又有对长沙未来发展的理性思索。本书以散文笔法勾勒历史,以景带人,以人说史,以景抒情,兼备史料之厚重、专著之雄薄、叙事之灵动,字里行间充溢着散漫的哲思与诗意的写真。现将全文分节转载,以飨读者。



接上文(沩山:庭种南树几度新3.伤痕累累焕新生


第一卷 名山故事中部 宁浏本色

芙蓉山:风雪归人五福颂


一种区域文化精神,最集中体现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如言谈举止、笔墨文章、传说故事、性格情怀、宗教信仰等等,尤以宗教信仰最为持久,繁文缛节中不经意地透露出区域居民的性格特点。譬如祈福。

五福齐全,是人类的大同理想。“五福”是古代汉族民间关于幸福观的五条标准。典出于《尚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五福是人生中缺一不可的。若是长寿但贫困交织,生活凄惨那就了无生趣;若是富贵盈门但疾病缠身,生不如死;若是富甲一方但无施德之行、悭吝成性,那也是地方妖怪,难得善终了。接受了儒、道两家本土化改造的中国佛教,也吸纳了五福文化的基因,大肆建筑与五福相关的寺庙。一般说来,寺院发达的地区在佛教兴盛的年代就会形成五福寺院群落。譬如清朝康乾年间,长沙就拥有了完整的五福寺院群:现岳麓山上的麓山寺(原名万寿寺),湘江畔的开福寺,谷山的宝宁寺,望城区的洗心寺,天心区的玉泉寺。五寺相互呼应,香客络绎依次参拜,谓为拜五福或踩五福。

但以一座山而同时拥有五福寺院者,以中国之大,唯有宁乡芙蓉山!


芙蓉山


3.地脉文化渊源长

芙蓉山五福寺院的院风之所以入世、务实,甚至还有着不少俗世的成分,并形成其周围地区民众包容、坚韧、仗义、敢干、重情义、有眼界的地域气质,有其历史的渊源,可谓地脉文化在潜移默化、特定机遇在造就成形。

芙蓉山作为峒汉边界,约始于春秋之初,其存之久远,未能汉化也未完全峒化实属罕见。公元5年,梅峒之一支被称为“长沙蛮”者号召推翻西汉王朝统治,进军驻扎的营地即为现芙蓉山(旧称青羊山)。可见,当时其为梅峒的重要军事基地,其山的雷伯洞为时人传为“峒蛮十洞之一”,也进一步佐证了其军事的重要性。三国时,梅峒人被称为山越,与皖南、江西的扬越互相呼应,常常联合起来反抗孙吴的统治。后来,孙权派遣黄盖率兵收复益阳,山越退守梅山边境,与之对抗,相持月余。黄盖对山越人采取汉化政策,移汉民至芙蓉山下从事农业耕种,对峒族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力。至晋,芙蓉山沦为汉峒混居区。至唐,扶姓蛮的势力范围为今新化与安化一带,芙蓉山还遗有扶姓,正说明当时其并未完全归化。

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太宗赵光义令客省使翟守素等围攻梅山,翟率军从芙蓉山进军,遇上大雨,宋军所执弓弩松弛不能用,被扶汉阳率领的梅山蛮追打退回到芙蓉山附近,翟守素令将士削木为弩,天明交战时,梅山蛮扶汉阳为箭射中而亡。

梅峒文化在融入湖湘文化主流时,还有不少习俗渗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以芙蓉山为例,师男、牛王崇拜、枫树崇拜、布袋戏与梅山教的盛行等都在当地有所反映,正是活生生的例证。尤其是在青山桥还有中国最为古老的南派木偶戏出演,原来有出长剧《蚩尤大神传》,民国初年还曾在上林寺演过三天三夜,现在已经失传了。

多年战事、峒汉文化混生以及历任寺院住持不重玄学的传统,使得芙蓉山的寺院文化独立于其他各处,更具包容性,甚至对于道家、儒学也能一惯容纳,甚至还有毁佛拜道的情况发生。故事的主角即万福寺的契宗和尚。

契宗,俗姓赵,为浏阳人氏,大约生于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逝世于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某年,山下有一青羊观与万福寺争揽信众,僧道之间多有不谐,屡有冲突。某日,契宗令徒众将佛堂清理,邀青羊观道人将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这“三清”雕像置之焚香叩拜。青羊观道人皆以为契宗示弱,扬眉吐气,以为胜过佛教徒了。僧众不解,问其因,契宗翻着白眼说:“你拜的是什么?”僧众刚欲回答,契宗又抢过话说:“释道大统,莫不提炼本心、为民祈福始,分什么你我,说什么僧道?”青羊观主闻之,来寺负荆请罪。两教自是再无纷争诘语。遍观中国佛家道场,我们就能发现,越是佛门大盛之地,道家亦不衰于世,而且两家能平等相处,互相学习,南岳衡山如此,芙蓉山也是如此。当然,认真研究可知,一个区域的民众性格与气质,可能与地理、文化渊源都相关。楚水长流挟凌利之风,民性易暴躁;五福寺院长期陶冶,重富裕丰硕而轻生死,故芙蓉山地区百姓多慕雍容华贵,生富足商贸之心,剑走偏锋者不少。

不仅院风接近世俗,芙蓉山五福寺院甚至连其拜尊之神也有凡俗之心。芙蓉山周边地区信众除了供奉佛家的如来、菩萨外,还有当地的神佛——青庵。青庵其人,正史中并无记载,《宁乡县志》中的记载来自夏氏族谱,说青庵原名夏天圭,祖籍新化唐溪,生于元延祐七年(1320),童稚持斋,口诵阿弥,年方六岁就在芙蓉庵投师学佛,拥有异能,去山下讨取火种时来回迅速,遂为师傅疑心,在其十二岁那年骑红虎飞行时,被师傅识破仙机而脱凡成仙。佛教徒众信仰的本土菩萨往往具有世俗化的取向,这似乎成为了某种共识。譬如梅山教盛行区域信仰的蚩尤神时显暴戾、胸襟不宽,南岳信众信奉的祝融火神经常嬉闹戏弄凡人等等。

一种文化积淀下来,渗入骨髓后,不仅会体现于民俗生活里,而且会显露于民众性格当中,百年难断。当然,寺院的熏陶,也会让百姓接受梵音,无意中形成传统。譬如,莲在佛教中的意义非凡,象征吉祥、祥瑞,这就使芙蓉山下的村众,对莲更有偏爱。病人痊愈,夏送莲花,秋送莲子,病家喜笑颜开;佛家道场,莲瓣撒地开路庄严肃穆;更多的居家建筑,客厅或挂或刻芙蕖之图以显自性高洁……


芙蓉山


中国的芙蓉山很多。命名芙蓉山者,多因其山形,山峰朵朵似莲,正合佛坐莲台的意象。在佛经中,莲花表示由烦恼而至清净的修炼,比喻从烦恼得到解脱而生于佛国净土的人,都是莲花化生的。净土佛国中的圣贤,都以莲花为座;或坐或站,都在莲台之上。佛教借用莲花表示佛法的能量巨大,法力无边,其救渡众生的功能,如水润万物。所以,芙蓉山向来是福气之地,多建有佛教寺院。这种道场与山水唇齿相依的现象,恐怕也只有中国才有。西来东土的佛教,经过儒、道两家本土教义的改造后,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湖南境内的芙蓉山得名,还与其山上木芙蓉花茂盛、山下水芙蓉(莲花)并蒂连绵有关。现宁乡芙蓉山木芙蓉漫山遍野、水芙蓉辟有两万余亩足为明证。值其盛开之际,山上红白芙蓉花朵大开大合极尽张扬,山下荷叶田田间万千花蕾亭亭玉立分外娇媚,各自连成芙蓉花的海洋,其景蔚为壮观,其色暖人心脾,其香飘逾百里,确让菩萨也能动得凡心。

是故,当地有一传说:莲花仙子为佑民与黄龙水妖斗九天九夜累死坐化为山后,其媚态依旧、香气袭天,令如来座下的福禄童子痴迷不已。这才有了童子不小心打碎供奉佛祖的油灯,被佛祖责罚下凡、体验悬坠刀血之苦——这就是附近二十余万信徒们供拜的青庵祖师的前世。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