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二卷 大川底蕴(十九)

(发布时间: 2020-09-16 来源:

编者按:《点墨长沙》图书由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组织编纂,岳麓书社出版。该书系编审、文学创作二级、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龚军辉创作的反映长沙山水风景、历史人物、故事传说及风土人情的一套描摹、写意长沙的读本。丛书以长沙人文历史为经,以43个极具代表性的山水洲城、教科遗存名胜景点为纬,全面而深刻地描绘了长沙千年发展的内在轨迹,反思了湘人精神家园的建构嬗变,既是对古城长沙历史面貌的真实还原,又有对长沙未来发展的理性思索。本书以散文笔法勾勒历史,以景带人,以人说史,以景抒情,兼备史料之厚重、专著之雄薄、叙事之灵动,字里行间充溢着散漫的哲思与诗意的写真。现将全文分节转载,以飨读者。



接上文(橘子洲:定有登瀛第一仙  2.诗:发思古幽情,主大地沉浮)


第二卷 大川底蕴 下部 古水微澜



橘子洲:定有登瀛第一仙


湘江水流到下游长沙段时趋于平缓,河床变得宽阔,泥沙由于速度降低便会沉积下来,而东西两岸都有支流汇注,不断往下冲刷,但偏像个瓶子托底的洞庭湖水顶托,下泻之水回流,因而,这段水域里形成绿洲片片。从南往北81公里,兴马洲、鹅洲、巴溪洲、柏家洲、柳叶洲、橘子洲、傅家洲、浏阳洲、龙洲、月亮岛、香炉洲、冯家洲、蔡家洲、洪洲、甑皮洲15座洲岛,宛如翠玉,静静漂浮在江心之上,用它们风情万种的姿态装点着长沙的四季,见证着长沙的历史变迁,用它们丰饶多变的表情记录着湖湘文化的印记。大大小小沙渚连绵,串成长岛,垂柳依依,白帆点点,时浮时没,极富灵动之感,从而造就了长沙“山水洲城”的城市特色,给予了长沙独特的城市活力。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当属橘子洲。


橘子洲头


3.焰:和乐而鸣,焰升月夜惊天宫


2010年,长沙市委、市政府提出了推进城市国际化、把长沙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名城的目标,确立把旅游业打造成战略性支柱产业。而橘子洲作为一张重要的文化名片,再次被推到了世人的面前。

如何让这张名片更为惊艳,更能展示长沙本土的形象?

橘子洲给出了一个漂亮的答案:焰火!


橘子洲头焰火


焰火代表着驱恶呈祥。焰火原是旧时过年的专利,名曰“爆竹”,《荆楚岁时记》说:“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这里所说的动物“山臊”,是一种使人得寒热病的鬼魅。又据《神异经》说,古时人们途经深山露宿,晚上要点篝火,一为煮食取暖,二为防止野兽侵袭,然山中有一种动物既不怕人又不怕火,经常趁人不备偷食东西,人们为了对付这种动物,就在火中燃竹,用竹子的爆裂声使其远遁。可见,避邪驱鬼,是其产生的本义。过去放爆竹有许多讲究。大年初一早上一开门的时候或出去拜年的时候要放开门爆竹,又叫开财门,一般放一挂鞭炮。若未放开门爆竹就出门去,视为不祥。除夕晚上祭完祖宗和已去世的父母之后,全家关上门吃团年(团圆)饭,放关门爆竹,一般放一至三挂鞭炮,然后合家围坐谈笑、吃杂食、守岁到半夜或天明。人们在重要的节日里燃放焰火,寓意对如今生活的赞美与对美好未来的期待,也都从这个本义出发。是故,王安石诗曰:“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焰火发韧于汉,隋时已有“烟火杂戏”。唐以后,“烟戏”与“火戏”花样百出,一代比一代兴盛。到了清乾隆间,钱塘(今杭州)人赵学敏(1717—1805)总结历代烟花制作的方法和经验,写成《火戏略》一书,成为我国古代唯一的烟火专著。明人张时辙在《陈都阃宅看烟花》诗中,对烟花燃放空中的景物作了生动的描绘:


空中捧出百丝灯,神女新妆五彩明。

真有斩蛟动长剑,狂客吹箫过洞庭。


正是在燃放当中,人们感慨美丽的焰火昙花一现,如同流星飞逝,因而哲思泉涌:因为短暂所以值得回味,因为易逝所以值得珍惜。这是焰火的引申义,却是当下人们的普遍意识,得到极大的认同。

长沙焰火制造历史悠久,尤其是浏阳花炮更是世界闻名。被尊为花炮行业师祖的李畋,据说就是浏阳大瑶人,唐武德四年(621)农历四月十八出世。他从竹子燃烧时所爆发出的噼啪声中产生灵感,通过不断实验制造出了爆竹。后来,他不辞辛劳赴湘南蔡伦故里学习造纸技艺,又遍访四方能工巧匠,得土硝提炼真传,更得到药王孙思邈指点,用竹筒装填火药燃放,利用爆炸时产生的气浪和硝烟驱散瘴气,控制病疫传播,并曾为唐太宗李世民“驱鬼祛邪”。到清康乾时,浏阳花炮已经扬名于世,生产制造水平很高,湖南每年奉献给皇宫的花炮贡品,就是由浏阳制造生产的。嘉庆(1796—1820)初年,浏阳花炮产业有了长足的发展,东乡、南乡、西乡农闲时从事花炮生产制造的达30万人,县城的生产作坊超过300家,工人达2500人,年产量在14万箱之上(一箱有20万响)。从光绪年间(1875—1908)始,浏阳花炮成为湖南的名特产品。也是始于明清,浏阳花炮大规模出口,不仅销往东南亚地区,而且让欧美等国家的人们也逐渐接受了燃焰庆贺的习俗。

是故,以焰火作为橘子洲的新名片,很快得到政府与民众的赞同。2010年8月28日晚20时30分,以“橘洲浪漫、璀璨星城”为主题的焰火晚会隆重上演,20余分钟的烟花绽放,让湘江两岸十余万市民、游客驻足停步,沉醉于这场别致的“音乐焰火”秀中。烟花燃放分为四个篇章,分别以“激情星城”“浪漫星城”“和谐星城”“腾飞星城”为主题,让长沙的热情与浪漫作了精准呈现。橘子洲焰火广场上空仿若魔幻舞台:一时是婉约绵长的爱情主题音乐,如垂柳如菊花的焰火从空中如瀑落下,在夜空中留下星星点点,像是星子坠落银河;一时又是激情澎湃的流行音乐、动感节奏,焰火也“加足马力”,冲向天际猛烈爆发,如响雷如奔马如闪电,让你目不暇接;一时再是轻缓的世界名曲,焰火也放慢了燃放的脚步,踩点腾空,亮字现图,秀美祝福,精美绝伦的各色面貌惹人遐想,若花果若峰峦若湖泊,气象万新,朝气蓬勃;最后,在节奏明朗的《红旗颂》音乐声中,万焰共腾,似泄闸之水似暴风骤雨似海啸卷岸,橘子洲仿若密盒打开一览无余,长沙城一时明亮如白昼,毛泽东青年艺术雕塑也在焰火的团围之中似要袅袅上升。这是全世界燃放主题创意最丰富的一项文化旅游活动!



橘子洲头焰火


然而,这并不是昙花一现,也不是一次偶然的碰撞。每周末举行的焰火晚会,很快成为长沙市民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长沙重要的旅游名片。尤其是2014年度长沙橘子洲周末焰火暨音乐焰火大赛举办以后,越来越多的国际焰火燃放团队来到此地展开较量,更是增加了其不可抗拒的魅力。燃放的主题有了明确的规定,即历史名人系列(春秋长沙,西汉故事,潭州风云,走向共和,秋收起义,红色土地,情系花明楼,雷锋之歌,祖国歌颂等)、旅游风光系列(长沙之夜,文化古城,橘洲放歌,情系湘江,走向大围山,九曲浏阳河,楚汉风情,湖湘风韵,靖港古韵,沩水欢歌,佛光普照等)、经济发展系列(中部崛起,科技之光,动漫长沙,腾飞芙蓉,腾飞三湘,腾飞浏阳,工程机械等)、和谐社会系列(两型社会,平安长沙,和谐长沙,和谐潇湘,浪漫之都,芙蓉花开,大地飞歌,九天银河,锦绣河山,盛世中华等),还有节日主题(妇女节,劳动节,儿童节,中秋节等)的专门燃放。而出于对环境保护与确保燃放实效的考量,焰火燃放时间也有了调整,冬、春季燃放时间为20∶00―20∶30,夏、秋季燃放时间为20∶3021∶00,高考、中考及特殊时期则取消燃放。一到周六,长沙人条件反射般地往湘江河边奔去,广州、深圳、武汉的人们坐着高铁或开着私家车专门来到橘子洲,观看焰火的表演。不管是凉风习习,还是温暖如春,只要橘子洲树丛后面冷不丁窜出的那声发令枪响,人们就会停下来,屏声息气,等待着盛大的开场。在如同春晚大合唱拉开开幕式的开场白里,焰火明星们如期而至,闪亮登场,天空里银光闪闪、柳絮飘舞,接而红光一片,湘江染红,波光莹莹,却又娇羞赧赧,而待大珠小珠落玉盘之际,女人与小孩子的惊呼声此伏彼起,欢呼雀跃……

如梦,如幻,如同毛泽东那首出色《沁园春·长沙》的吟唱!

在这样的夜晚,嫦娥难眠,月宫难静,那一个个走过、留过、写过诗、唱过词的才子佳人又活在眼前,那一段段伤过神、流过泪、洒过血、爆过笑的历史情景又在重新经历。橘子洲,总是让我们在时空错乱中感悟青春、纠正坐标、学会哲学。因而,我特别赞赏常常见到的那一幕:焰火燃放结束,人们陆续散去,而在这时,河东河西两边的年轻人便开始将一盏盏孔明灯放上天空,那些闪烁的星火,虽不明亮,但诗性十足、感性十足。可以没有灿烂辉煌,但不可缺少希望,不能失去梦想,这才是真正的历史!

进入21世纪以来,湖南包括长沙的经济发展、思想解放、商业氛围饱受指责,似乎与商贸世界大潮滚滚显得格格不入,但这次商业宣传与名优展示相联姻,实物经济与文化旅游相结合的演出,让橘子洲在世界商战的大舞台上有了一个漂亮的开门红、一次影响广泛的“跳加官”。无法否认,这就是长沙人的幸福指数,这就是湖南人的精明强干!


橘子洲是幅画,才子画过,仕女绣过,无数的凡众用脚步丈量过。

橘子洲是首诗,古人写过,今人唱过,还将有后人在此留痕着笔。

橘子洲是朵焰,昨天燃过,今天正燃,明天的焰高还需呵护珍惜。

因而,在南湖路走走,在书院路走走,再到潇湘大道走走,还到沿江风光带走走,橘子洲的目光总在关注着我——历史的毛边纸上,我看到了大写的“人”字,看到了诗情,看到了智慧,看到了你或许未曾体会的佛理——浮即是沉,沉到文化底座的橘子洲就是菩提。

只是,橘洲若禅,谁是引我进入佛堂开悟的那朵莲花?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