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二卷 大川底蕴(二十六)

(发布时间: 2020-09-27 来源:

白沙古井:墨华榭里品茶时


位于市区贺龙体育场附近白沙街东、天心阁东南方约1公里处,回龙山下西侧,有一口天下闻名的古井——白沙古井。它是长沙第一泉,也是自古以来的江南名泉之一,明清时期就可与济南趵突泉、贵阳漏趵泉(即圣泉)和无锡惠山泉相媲美,现一般将其与趵突泉、漏趵泉、虎跳泉并称“天下四大名泉”。而清乾隆皇帝在《玉泉山天下第一泉记》中将白沙古井与北京玉泉、塞上伊逊水、济南珍珠泉、扬子江金山泉、无锡惠山泉、杭州虎跑泉一道御定为全国七大名泉。


2.总有几段故事茶炉添香


长沙人喜欢扯谈,尤其喝早茶时,有关白沙井的各类故事,在他们看来可谓关系国计民生,自然成了其中不可或缺的话题。而事实上,在古井流淌的几百年中,因世人的贪欲和短视,白沙古井也出现过几次险情,也因之产生了护井的组织和事件。当然,茶客们自然会讲到。


首先要讲古。


明清以后,长沙人民世世代代饮用白沙井水,前来取水者除却城南区域的人们,即使西城区、北城区一带的居民也挑桶而来,“竟日暮而不一息”。更有不少穷苦人家汲水于此,担卖全城,赖以为生。清末到民国,挑卖沙水者多居于井旁,白沙井一带生齿日繁,遂形成白沙街。白沙古井可说是长沙生命之泉。

亦因如此,自清末以来,官绅恶霸想方设法妄图垄断白沙井水。清光绪年间,善化知县曾在井后立碑,“出示晓谕”,将白沙井一眼划为官井、一眼划为民井,并订立用水章程,要求全城人遵守,而官井受到保护,民井多遭破坏。民国初年,又有军阀在井旁立一“告示”碑,刻有“照得白沙井水,四井界限分明,卖水吃水各井,官井专供官军”等语。旧时,当地还有“挑水会”,凡挑卖沙水者须先交银元数元入会,取得条据,方可取水。入会者还经常交点修井、修路费,对古井进行维护修缮。遇上土地菩萨、龙王菩萨生日,要办饭吃,唱皮影戏,经费也归上会的人分摊。


上面这几则故事,总是要被茶客们反复讲起。他们讲得激动时,甚至拍桌打椅,但茶店老板根本不会制止,他们早已经习惯这种表达——这很易让人联想起长沙的弹词,用通俗、生动的唱词来表现自己的看法,地道的长沙方言更贴近百姓的心坎,在辛亥革命时许多进步知识分子曾运用这种艺术宣传民主革命思想。我想,上面的故事肯定也曾在长沙弹词中出现过,那些正喝着茶品着点心的茶客,该会怎样喝彩——凡是关诸百姓利益的,只有舍私利而为大众,才能博得点赞,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政府与民夺利无疑就是把自己送上断头台。白沙古井,在这里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政治课。


再次要讲今。


解放以后,白沙井回到人民手中,人们才真正自由地畅饮白沙水。但那时的白沙井已是一个破破烂烂的沙石坑洼。1950年,市人民政府为保护古井,特拨款维修古井,建立石栏,铺砌地面,使白沙古井成为长沙解放后最早得到修复的名胜古迹。还是人民政府好哇!

但现代化进程总是与传统文明保护之间容易出现矛盾。1999年3月,长沙市电业局在古井背山白沙岭征用土地决定建住宅小区,之后不久队伍相继进场施工,再不久建筑基础全部平整,白沙岭上涵蓄水源的一大片茂盛的林木被一砍而光,白沙井水位明显下降。消息传出后,立刻产生强烈反响。长沙市民特别是古井周边的市民顷刻间爆发了巨大的凝聚力,他们集体强烈要求停止施工,保护好白沙古井。6月5日,自发群众签名活动举行,当天的签名人数就达600多人。最终,工程全面停止。

庆幸,现在的政府决策越来越科学、民主,且公之于众,这对于白沙古井一类的待保护景点来说,是极大的福音。2000年,长沙市政府应市人大提出“保护白沙古井、建设古井公园”的议案要求,决定修建白沙古井公园,并且效仿古制,召民间捐建。消息一出,应者云集,捐款者有之,捐古树者有之,捐花卉者有之,更有三湘文人画士现场挥毫泼墨,义卖书画筹款。2001年10月1日,白沙古井公园正式向长沙市民开放。



这样的故事,恍若一场场本土花鼓戏,短小,却有头有尾,故事齐全,同时乡土气息浓厚,通俗易懂。这种发源自宁乡青山桥、由清同治年间黄道开的土坝班最早打响名头的小剧种,曲调灵活,表现力强,乐器伴奏简洁明快,保持着载歌载舞的传统,一直是长沙市民喜爱的表演。茶客在叙说这种故事时,语速明显放慢,语调也柔和了许多,甚至常常会在叙说的关键时刻停下来,慢慢地吞口茶,看看四周听众的脸色,才踌躇意满地说下去。在这样的聆听中,我却常有所分心——这些普通茶客,在谈到自身经历尤其是苦难时,变得从容淡定,并不如讲古时的嬉笑怒骂,这是什么原因造就?如此看得开,豁达镇定,恐怕也是一种时间历练的结果,也是传统文化根植于民心的结果。

然后,要扯开来。


譬如,批判陆羽《茶经》中“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的说法,辩驳说井水水质甘美,并不一定逊于山泉,比如北京故宫传心殿内的大庖井,曾是皇宫里的重要饮水源,再比如这白沙井水,是从砂岩中涌出的清泉,不含水垢,是泡茶好水。

再譬如,人类的繁衍离不开水的滋养,远古的先民们为了汲水方便,就住在河边,而远离江河在旱地上生活的人群则只有掘井取水,故而有市必有井,产生了“市井”一词,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井可以说是城市的象征。古井既是造物之无尽藏,就应为万物所有。

长沙人胸怀天下,个个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来要求自己。也因此,他们善于批评,敢于批评,他们从大量的具象出发,最终总要总结出一些较为高远的东西。这是一种哲学的探讨,以现实的真善美为标准来丈量历史,评估过去。这种情怀,只有喝白沙井水的人才会有,它是学识经世致用最为细微的表现。

故事不是传说,它永比传说深邃。关于白沙井的故事,以真实的力量把脉了一座城市的体温。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