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二卷 大川底蕴(二十七)

(发布时间: 2020-09-28 来源:

编者按:《点墨长沙》图书由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组织编纂,岳麓书社出版。该书系编审、文学创作二级、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龚军辉创作的反映长沙山水风景、历史人物、故事传说及风土人情的一套描摹、写意长沙的读本。丛书以长沙人文历史为经,以43个极具代表性的山水洲城、教科遗存名胜景点为纬,全面而深刻地描绘了长沙千年发展的内在轨迹,反思了湘人精神家园的建构嬗变,既是对古城长沙历史面貌的真实还原,又有对长沙未来发展的理性思索。本书以散文笔法勾勒历史,以景带人,以人说史,以景抒情,兼备史料之厚重、专著之雄薄、叙事之灵动,字里行间充溢着散漫的哲思与诗意的写真。现将全文分节转载,以飨读者。



接上文白沙古井:墨华榭里品茶时 2.总有几段故事茶炉添香)


白沙古井:墨华榭里品茶时


位于市区贺龙体育场附近白沙街东、天心阁东南方约1公里处,回龙山下西侧,有一口天下闻名的古井——白沙古井。它是长沙第一泉,也是自古以来的江南名泉之一,明清时期就可与济南趵突泉、贵阳漏趵泉(即圣泉)和无锡惠山泉相媲美,现一般将其与趵突泉、漏趵泉、虎跳泉并称“天下四大名泉”。而清乾隆皇帝在《玉泉山天下第一泉记》中将白沙古井与北京玉泉、塞上伊逊水、济南珍珠泉、扬子江金山泉、无锡惠山泉、杭州虎跑泉一道御定为全国七大名泉。



3.总有几篇诗文光耀古今


白沙井虽小,却古今载誉,远近闻名。

首先应说说有关水井的传说。这些传说,或许编得不太高明,但正是人们智慧的体现,也是他们的理想与向往。

关于井的传说有二。一说,许久以前,刁钻黑龙常搅浑塘水,人、畜喝了常闹病。有天早晨,一位老农救下了因喝了塘中水而中毒的白鹤。几天后,一位名叫白沙的漂亮姑娘,来此开了一个小面铺。心怀歹意的黑龙变成青年公子竟上前调戏,白沙姑娘立时化作一只耀眼的丹顶白鹤,不偏不倚地压住了盘蜷挣扎着的黑龙身上,勒令黑龙不断地吐清水。乡亲们十分惊异,欢呼着去寻找白鹤和白沙姑娘,但最终却只发现了这口“白沙井”。二说,远古时此处并无水井,只是一片沙滩。沙滩中央有清泉,百姓靠此种田作菜,艰苦度日。一天,清泉忽然不见,田地随之断源,百姓走的走,迁的迁。有一对郑姓兄妹,兄名回龙,妹为白沙,他们舍不得此田,留了下来。有一天,来了位仙姑,她告诉兄妹俩,所发生的这一切全因沙滩下有孽龙在作怪,占住了水源,若想夺回来,恐有生命危险。但兄妹俩不怕,他们在仙姑指点下,每天中午到水源处掘地三尺。当挖到第七个中午时,回龙猛地一锄下去,地下突然喷起几丈高的血水,原来他这一锄正好挖在了孽龙的鼻子上。孽龙痛得在沙滩下翻滚,地面随即像波浪一样起伏,瞬间沙滩变成了汪洋。洪水退后,沙滩没有了,回龙和白沙也被洪水淹死了。观音菩萨感念他们兄妹俩人的舍身行善,有意让他们永生,于是将回龙的躯体点化成山,镇住孽龙,又将白沙的躯体点化成水井,造福于民。后人为了纪念他们,就把山叫回龙山,井叫白沙井。

再要找找历史资料了。流传下来一些咏井古诗文,交给了我们一根回溯历史的缆绳,沿着它,我们慢慢找回古井的过往。

明以前的相关资料,很少能找到。但清初的白沙井游记颇多,最有名者有三:一是蔡以偁(字季举,号黄楼,湖北监利人,乾隆年间诗人、书法家)的《白沙二泉记》;二是旷敏本的《白沙井记》,三是张九思(字聿修,号竹轩,善化人)的《白沙泉记》。三文均收录于清末陈运溶所撰的《湘城访古录》中。

蔡以偁的《白沙二泉记》成文时间最早。蔡系清初诗人、书法家,有《南郭古梅铭》《蔡季举遗集》等传世。他对长沙名胜情有独钟,作有《大风登天心阁》《六朝松赋》等诗文。蔡笔下的白沙井四周野气横生,他写道:


长沙城南五里地,鸡犬成村,桑麻可绘。沿村而行,不巷不衢,略行成野地,编茅藉竹,三四茅屋豁出,平芜迤逦。石路数百步,过此以往,半山垄,半田墅。沙石浴雨,列若棋阵,瑟瑟啮履有声。倒树张伞,罅漏日影,布落金点,然泉即出山下焉。满注不溢,取之不竭,俯视石底,脉隙一线,似鱼吹沫,出无痕迹。甘逾醇酒,凉能醉人。


可见,当时的白沙井四周还是植被茂密的野郊。这与明末《长沙府志》中记载的白沙井“通城官民汲之”大相径庭,估计可能与清初征战,百姓逃亡,长沙这片家园尚未完全重整、繁荣起来有关。

旷敏本的《白沙井记》成文在蔡文之后。旷系岳麓书院山长,雍正元年(1723)举乡试第一中秀才,翌年被举贡进京入国子监深造,乾隆元年(1736)为进士。曾应聘兼任《清泉县志》总纂,并出任石鼓书院山长。因学问精湛,出类拔萃,备受时人称颂,士子争以出其门下为幸。旷文中的白沙井畔已多了些市声,记曰:


时炎夏,近井居民净夕舀之,贮以巨缸,平日担入城,担可得钱七八,不移时而缸胥罄。


沙水既已成了商品,白沙井旁便也出现了排队汲水的景象,汲水者以“后先为班次,担头各挂一瓢,班可容两人并舀”。文中还描绘了白沙井四周环境,“凡井皆阑甃,而此则坦迤无隔”。正是旷文,把白沙井与趵突泉、惠山泉、漏趵泉三井并列,推崇至极,居功至伟。

张九思的《白沙泉记》则成文于乾隆年间。张系优贡出身,当过宁远县训导。从记中可知,此时的白沙井水已成为长沙城居民的重要饮用水源,汲水者“以次进就,竟日暮不息,无哗者”。这个情景很是感人,想来,该是受多年传统文化熏陶,长沙市民素质才如此之高雅了。难怪作者会对白沙井顶礼膜拜,奉为神灵。其实,也正因此,白沙水在道光十二年被定为湖南乡试的考场专用水。这偶然的一笔,却是神来之笔,它使三湘仕子皆受白沙水的泽溉,使其对长沙苍生的濡养外新添了一层含义,那就是,白沙水在湖湘文化的发展中起到了一个保障健康的作用,许多湖湘名人是喝着白沙水走向世界的。

当然,还有大量的诗歌存世。

清朝雍正年间进士、乾隆朝三任湖南巡抚的杨锡绂(?—1768,字方来,江西清江人)作《白沙泉》诗说:


古郡城南隅,冈峦莽回互。

命驾诣山腰,正及泉流处。

甃池三尺许,汩汩自盈注。

澄澈见毫发,甘香逾玉□。

岂必辘轳悬,双瓢亘朝暮。

眼看行汲徒,来往无停步。

恃源斯不穷,此理众所著。

兹泉乃更奇,炯炯天根诉。


清朝乾隆年间的著名藏书家、陕西巡抚唐仲冕(1753—1827,字云枳,号陶山居士,世称唐陶山,原籍善化后客居肥城涧北村)曾编撰《岱览》,画《陶山望杏图》,著《牛山叠翠》诗,是一个游览过大山名川的旅游学者,但回到老家,睹见此井,情难自禁,不由挥笔题写了《三月三日观白沙井,用工部太平寺泉眼韵》:


照近洁士心,蛟然出榛莽。

泉脉千里遥,汲养与终古。

凝自天一生,来从清虚府。

万派何由侵,纤尘不敢侮。

细听岂有声,熟视若无睹。

弗竭且弗盈,可旱亦可雨。

我昔违乡井,衣沾软红土。

归来酌寒冽,绝胜斟膏乳。

饮水思其源,始达由半缕。

恰逢修禊辰,于此参静趣。

甚欲濯沧浪,底事灌园圃。

功在中泠上,品泉笑陆羽。


清末史学家、经学家、训诂学家、实业家、湘绅领袖、学界泰斗王先谦(1842—1917,字益吾,世称葵园先生,长沙人)一生所作诗文共有44卷,1190篇,蔚为大观,他文宗秦汉,效法韩愈,笔力遒劲,气魄雄浑,诗宗杜甫、苏轼,自成格调,是晚清一大家,与王闿运齐名,人称“二王”。在担任岳麓、城南书院山长期间,他多次与友人前来白沙井品茗,留有《绝句》二首。其一云:


雪芽沙水最相宜,午睡初浓一沁脾。

还似江南风味否,墨华榭里品茶时。


其二云:


寄我新芽谷雨前,呼奴饱汲白沙泉。

怪君诗思清如许,更有庐山活水煎。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癸卯科殿试进士、河南省候补知府吴建三(长沙人,善诗文、书法,并有天文学著述《天象图》等)也泼墨挥毫写下了《白沙井水》一诗:


浪说人间第二泉,髯苏空费小团圆。

白沙湘井清无上,安得诗人一品煎。


还有长沙总兵黄德之女黄冰(字韵琴,曾加入蝶社)作有《白沙泉次矱生韵》:


山脉远分龙起伏,瀹来泉罅石珑玲。

冰华澈底景浮白,炉药凝烟风卷青。

照妾心原如古井,应天象讶落寒星。

烦襟静涤茶经补,味到甘时酒力醒。


清末民初诗人、两次为湖南省立第一中学(现长沙市一中)创作校歌的文字学家周正权(别字铁山,湘阴人,清廪生,曾游学日本,晚年讲堂湘垣,著有《楚风楼稿》《二十四史补订》)也赋有《白沙泉》一诗,写出了用沙水酿酒的妙处:


石罅泻珠泉一勺,千年不竭响玲玲。

番人翊汉沙名国,天阙垂芒井是星。

酿酒最宜浮太白,绘图莫漫染空青。

怪他渔父沧浪曲,鼓棹江潭笑独醒。


现白沙古井南面假山上还刻有由历代名家手笔组成的百水图,羲之的俊逸、怀素的洒脱以及东坡的豪放,均笔落如飞瀑奔流,酣畅淋漓。再往南走,伴土山建有一座长30多米的碑廊,收集咏井诗文数篇,配上陈明大和陈白一合作的三幅白描石刻,饮水、卖水、官民汲水、古风民俗一目了然,也为古井的人文性增色不少。尤其诗画长廊第一块碑在2000年10月白沙古井公园建成时曾是一块无字碑,公开向社会征集名作,以赞白沙古井之保护盛事,后经过广泛征集及严格评审,选中了萧顺良所作《白沙泉赋》,全文如下:


龙马宝地,甘泉既诞。朝汲晚濯,滋邑育民。泉自壑涌,风承气动;诗随境出,画秉意来。廉由小积,名就大成。饮诊生态,赏度人居。趵突忧竭,漏趵忧浊,陆子忧微,白沙忧涩。近忧日月之漂浮,远虑星河之消沉。整肃天常,和谐环境。名泉众佑,纲纪众循。


该文以社会和谐观为要,以“遵循规律、维护秩序、保护环境”来立意,由景写情,极具时代感,反映了百姓的呼声。

井旁的白沙源茶艺馆,还有一篇《白沙源记》的短文也颇值得一提。它以清灵的笔力直抒胸臆,使品茶者尽得雅赏之妙。全文如下:


白沙源茶楼精舍,东倚回龙山,南接白沙井,北朝天心阁,西向云麓宫。尽得衡岳之灵秀,长沙沙水之渊源。饮水思本源,惜清流珍贵,乃人情之哲理;品茶留余芳,索其味悠长,含世俗之纯真。东坡诗云: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玉川子云:平生不平事,尽向汗毛发。然也!自古以泉而茗,延年而正道。若以素琴雅律烹茶,清泉皓月为鉴,更置身仙境矣。抚精雕细琢,观奇珍绝艺,醉在人间;赏中外名点,论君子大度,交如清水。纵使阴雨连天,隐星蔽月,亦乃蕉窗夜雨之幽美。不尽湘缘,留连忘返,他处何求?若有不悦,只须轻弦杯茶。是以蕴八音之精华,涵四时之朝露。宁静以神游,淡泊以气正。信然,白沙源提倡修身养性之道也。


在我看来,传说与诗文,是白沙古井身体内流淌的血液,没有这些旁枝错结、四通八达的静脉动脉的补给,白沙古井得不到足够的营养滋润,只会是一口枯井。所以,我一直觉得遗憾,那些明代及以前丢失的府志、典籍里,应该还记载有多少白沙古井的文章啊,我梦想着有一天这些丢掉的记忆能被重新拾起。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