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三卷 城郭素描 (七十三)

(发布时间: 2021-01-12 来源:

编者按:《点墨长沙》图书由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组织编纂,岳麓书社出版。该书系编审、文学创作二级、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龚军辉创作的反映长沙山水风景、历史人物、故事传说及风土人情的一套描摹、写意长沙的读本。丛书以长沙人文历史为经,以43个极具代表性的山水洲城、教科遗存名胜景点为纬,全面而深刻地描绘了长沙千年发展的内在轨迹,反思了湘人精神家园的建构嬗变,既是对古城长沙历史面貌的真实还原,又有对长沙未来发展的理性思索。本书以散文笔法勾勒历史,以景带人,以人说史,以景抒情,兼备史料之厚重、专著之雄薄、叙事之灵动,字里行间充溢着散漫的哲思与诗意的写真。现将全文分节转载,以飨读者。


接上文(乔口舟泊:杨柳人家烟里住 3.古业:渔都闪耀农耕梦

乔口舟泊:杨柳人家烟里住


乔口扼长沙西北门户,地处三地四县(长沙、益阳、岳阳,望城区、宁乡市、赫山区、湘阴县)交界,位于湘江之滨,洞庭湖畔,三面环水。平均宽度约400米的柳林江从其最西最北部自西向东流入湘江,与西岸的益阳市赫山区欧江岔镇、北岸的岳阳市湘阴县铁角嘴镇形成天然而又明显的行政区划分界线。在计划经济和水运为主的时代,因为地理位置独特,它是湘阴、益阳北向省会长沙的必经之路,也是承接三地四县人流、物流、资金流的桥头堡,此地工厂密布,商贸繁荣,素有“长沙十万户,乔口八千家”、“朝有千人作揖,夜有万盏明灯”之说;在市场经济和陆运为主的时代,乔口一度衰落,企业倒闭,集镇破败,成为望城最为困难的湖区乡镇。如今,因为商贸业发展集镇仍保持了商品集散地的传统,而旅游、休闲等的发展,乔口渔都、柏乐园儿童主题乐园等的打造,乔口正恢复往日荣光,驶向良性发展的快车道。



4.古寺:先贤高德有绵延


现乌山乡团山湖西侧山麓处的杲山寺又名杲愿寺,相传为两晋时代僧人紫鹤禅师创建。当时,这位在禅宗史册中并无详细记载的和尚,乘一叶扁舟,溯水而上,继竺法崇(今浙江嵊州市人)在西晋泰始四年(268)建立的湖湘第一道场麓山寺后,建立了此寺。


寺建起来几度兴废。到隋代时,这里出了两位著名的和尚。其一,为法绪(姓混,高昌人)。据释家典籍记载,法绪“德行清谨蔬食修禅”,因信念坚定而得到长沙附近的百姓尊敬,也为文人们所传颂,于是法名大盛,投奔者络绎不绝。但是,客观地说,法绪名显于天台宗中,却是后来入蜀到刘师冢间头陀山谷修行之后。据传,他在这里传经颂道时,虎兕不伤,人以为奇。他时常处于石室中诵读《法华经》等释家经典,尤其是到晚间时,很远人们就可听到他的诵经声,并且可见到他头顶上一圈光明闪耀不止。他在盛夏之际逝世,但死后尸体七日不臭,并且左侧有香味不停溢出,经过十来天才无,而每到晚上,他的尸体又发出光亮,照彻数里。当地人以之为神,倾力为其安葬,并且建起了冢塔,供后人敬奉,至今犹存。其二,即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也称,538—597,俗姓陈,字德安,今湖北监利县人,祖籍河南许昌,世称天台大师)。他的父亲是梁朝的官吏。智者7岁即好往伽蓝,诸僧口授普门品一遍,即诵持之。17岁时,值梁末兵乱,家庭分散,颠沛流离,遂在荆州长沙寺佛像前发愿为僧。18岁这年,他来到杲山寺,拜住持法绪为师,剃度出家。后来,法绪又叫他去慧旷律师处学律,他很快就精研律学,深好禅观。再后来,他来到太贤山,诵法华、无量义、普贤观诸经,二旬通达其义。陈天嘉元年(560),他入光州大苏山,参谒慧思。智顗一来,慧思就激动起来:“你不就是过去和我一同在灵鹫山,听释迦佛演说法华经的那个人么?你我的缘份是前世所定的。”智顗此时心中也感动万分,回答说:“弟子确实曾和法师一起,在灵鹫山上听佛说法。难怪今日一见法师,弟子就觉得心旷神怡,精神振奋呢?”自此,智顗在慧思的指导下潜心修炼。慧思给他讲授普贤道场,讲说四安乐行,遂居止之。一日,诵法华经药王品,豁然开悟。既而代慧思开讲筵,更受其付嘱入金陵弘传禅法。于瓦官寺开法华经题,从而树立新宗义,判释经教,奠定了天台宗教观之基础。陈至德三年(585)三月,智顗再到金陵,住灵曜寺。陈少主请于太极殿讲《大智度论》,又讲《仁王般若经》,慧暅、慧旷、慧辩等名僧都奉命参加讨论。后移居光宅寺,讲《法华经》。弟子灌顶随听随记,录成《法华文句》。此后智顗所讲经义,多由灌顶笔录成书。隋开皇十一年(591),晋王杨广为扬州总管,遣使到庐山坚请智往扬州传戒,他即前去为杨广授菩萨戒,得到“智者”的称号。开皇十七年(597)十月,杨广遣使入山迎请整饬天台寺院已有所成的他再入金陵讲学,他勉强出山,走到石城,疾亟不能前进,不久入寂。


在唐时,杲山寺也颇有名气。唐永徽六年(655)十月,著名书法家褚遂良(596—659,字登善,唐朝政治家、书法家,杭州钱塘人,祖籍河南禹州)因反对武则天为后,将官笏放在台阶上,同时也把官帽摘下,叩头以致于流血,让皇帝恼怒不已,被贬为潭州都督。他曾在杲山寺研究佛学,并且勤练书法。还传说,也是在此时,他时常给中书令来济(610—662,生于扬州,祖籍南阳新野,唐朝宰相,东汉中郎将来歙十九世孙,隋朝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之子,进士出身)、门下侍中韩瑗(606—659,字伯玉,今陕西三原人,唐朝宰相、刑部尚书韩仲良之子,逝世后被追谥“贞烈”)写信诉苦,最终因此被武则天、许宗敬、李义府诬告谋反而被流放到中国本土以外的越南河内西南一带并客死他乡。


南宋绍兴五年(1135),张浚(1097—1164,字德远,世称紫岩先生,今四川绵竹人,宋名相、抗金名将、民族英雄、学者,西汉留侯张良之后)出任右宰相,都督岳飞镇压杨幺起义,曾对杲山寺拨款维修,此后,山门一度显赫。但不久因兵乱而废。


据清同治《长沙县志》记载:明神宗万历初,隐南忠禅师对寺院进行重修;清康熙中,楚云芳禅师又重修。迄道光年间,由于连年水患,加之寺僧不力,负债累累,庙宇渐就朽敝。咸丰初,各寺僧公举南泉和尚移住此寺,经营十多年,才把所欠债务计“银五百两,钱四百余串”一一还清,并重修庙宇,使之焕然一新,成为当时的名刹。志载:“寺东有井,水甚清洌,绕寺有壕,壕外田三十八石,又培寺湖田十五石,下测围田三十石,莲湖田十二石。”


民国年间,该寺属“长沙八大丛林”(麓山寺、开福寺、杲山寺、桐溪寺、上林寺、宝宁寺、华林寺、灵云寺)之一。1933年,该寺常住僧人15人,守如为住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寺宇失修,遂被陆续拆除。唯留老屋数间,后改作乌山供销社分店。1996年恢复为宗教活动场所。


著名的诗僧八指头陀曾在此留诗两首。其一为《过杲山寺呈一心老人》,其诗曰:


痛心吾道初,垂老不容闲。

昔住白霞寺,今开紫鹤山。

云烟生讲席,花雨落禅关。

怅别慈颜久,苍苍鬓发斑。


其二为《杲山题壁》,其诗云:


林泉无俗韵,游赏及辰良。

倦鸟自知返,闲云不解忙。

钟鸣千嶂夕,花落一庭香。

老宿得真寂,身心俱坐忘。


更为人记得的是,王震、王首道率军的南下支队第二次长征时,在这个古寺里,王震对渡江战役作了总结。1945年7月23日晚,从平江到达长沙福临铺地区的部队分三路渡江:南路,一支队主力由丁字湾北面的半边山上船,于对面斑马湖登岸;中路,二支队护卫军部机关及直属队在石渚至石门矶一带过江,在新康高沙脊附近上岸;北路,由四、五、六支队共同组成,是全军渡江主力,由铜官镇经洪家洲至新康五里牌登岸。5时刚过,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北路渡江主力四、五、六支队战士及100余匹战马均已全部渡过湘江,正集结在湘江西岸镇湘寺及石堤八字墙一带休息。这时,一艘汽艇拖着几只木船从靖港方向开来,早埋伏在镇湘寺和石堤上的警戒部队立即依附河堤朝江中开火,霎时便将汽艇上的数名露头日兵击毙。吓得汽艇立即掉头北窜。驻扎在靖港南岸堤的日伪警备大队闻讯从陆路赶来增援,也被警戒部队击退。吃过早饭后,三路部队会合于杲山寺。王震对渡江战役作了简要的总结:“我们四五千人马,一夜横渡湘江,躲过天上飞机轰炸,打退水陆敌人数次袭击,全军仅伤两人,这是我们南征以来渡江作战中最顺利也是最好的一次!”湘江渡江战役后,南下支队经长沙、宁乡、湘潭、衡山、安仁等地区南下,挺进粤北,胜利完成了中共中央布置的任务。而著名作家周立波随队而行,之后写下了有名的小说《湘江一夜》,成为其代表性作品。


如今,乔口建设有文化宗教用品一条街,光溜溜的青石板和古色古香的木楼是厚重历史的沉甸,似乎在诉说着怀旧的情怀。两边充溢着檀香味的宗教用品整齐地码放,老婆婆、老爹爹坐在竹椅上,一边安详地喝着豆子芝麻茶,一边断断续续向你讲述着不知年月也难辩真伪的“信佛故事”……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