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地方史

《点墨长沙》第三卷 城郭素描 (七十四)

(发布时间: 2021-01-13 来源:

编者按:《点墨长沙》图书由长沙市地方志编纂室组织编纂,岳麓书社出版。该书系编审、文学创作二级、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龚军辉创作的反映长沙山水风景、历史人物、故事传说及风土人情的一套描摹、写意长沙的读本。丛书以长沙人文历史为经,以43个极具代表性的山水洲城、教科遗存名胜景点为纬,全面而深刻地描绘了长沙千年发展的内在轨迹,反思了湘人精神家园的建构嬗变,既是对古城长沙历史面貌的真实还原,又有对长沙未来发展的理性思索。本书以散文笔法勾勒历史,以景带人,以人说史,以景抒情,兼备史料之厚重、专著之雄薄、叙事之灵动,字里行间充溢着散漫的哲思与诗意的写真。现将全文分节转载,以飨读者。


接上文(乔口舟泊:杨柳人家烟里住 4.先贤高德有绵延

乔口舟泊:杨柳人家烟里住


乔口扼长沙西北门户,地处三地四县(长沙、益阳、岳阳,望城区、宁乡市、赫山区、湘阴县)交界,位于湘江之滨,洞庭湖畔,三面环水。平均宽度约400米的柳林江从其最西最北部自西向东流入湘江,与西岸的益阳市赫山区欧江岔镇、北岸的岳阳市湘阴县铁角嘴镇形成天然而又明显的行政区划分界线。在计划经济和水运为主的时代,因为地理位置独特,它是湘阴、益阳北向省会长沙的必经之路,也是承接三地四县人流、物流、资金流的桥头堡,此地工厂密布,商贸繁荣,素有“长沙十万户,乔口八千家”、“朝有千人作揖,夜有万盏明灯”之说;在市场经济和陆运为主的时代,乔口一度衰落,企业倒闭,集镇破败,成为望城最为困难的湖区乡镇。如今,因为商贸业发展集镇仍保持了商品集散地的传统,而旅游、休闲等的发展,乔口渔都、柏乐园儿童主题乐园等的打造,乔口正恢复往日荣光,驶向良性发展的快车道。



5.古院:乔江书院留清香


乔江镇上有座乔江书院,前身为始建于宋徽宗崇宁年间(1102—1106)的三贤祠,是长沙地区除岳麓书院外建立较早的书院。三贤祠,专门祭祀屈原、贾谊、杜甫三位大文学家——这类似于乡贤祠,是以本土相关榜样力量教育后代的场所,但专祠三位文学家,可能当时在全国罕见。元代元统元年(1333),乔江人黄澹(字文复)设义学于祠,祠堂遂改名为乔江书院,黄澹自己担任院长兼主讲。




由于经费紧张,书院与祠堂建立后维持日艰。黄澹任院长后,因年久失修,三贤祠已像毁祠空,显出破败迹象。黄澹“欲复俎豆之礼,兴风雩之咏”,但自己一介书生,虽“倾囊肇修”,也如杯水车薪。这时,恰逢长沙县令许熙载(东冈)“唱义学、效河汾、兴诗礼、训诸生”,黄澹如遇救星,专程拜会许熙载,并上呈办学的经历和困难。这感动了素礼贤下士、重学问的许熙载,就嘱其子时任御史大夫许有壬全力帮助。黄澹于是北上大都,专程前去拜访许有壬。许、黄两人一交谈,即视为知音,相见恨晚。其间,他们有诗词互动,现留下来的有许有壬《居正集》中的《发临湘和文复韵二首》。其一曰:


霜空雕鄂任横飞,飞倦知还尚未迟。

商岭老来芝可采,葛陂归去竹堪骑。

徜徉方外无何境,收拾人间不尽诗。

坎止流行随处乐,何须三匝拣寒枝。


其二云:


宋鹢从人笑退飞,湘君有约怪归迟。

云间凤鸟难罗致,天上麒麟好借骑。

骚国几回悲落木,君山明日要新诗。

梅花树下旗亭酒,莫羡江珧与茘枝。


元顺帝至元三年(1337),许有壬南巡湘汉,黄澹及岳州学正刘光远等陪许有壬游洞庭、赏君山、登岳阳楼,许有壬更是高兴。在考察了乔江书院的规模、影响、困难之后,他决定帮助黄澹。不久,许复职参知政事,他立即写成《修乔江书院疏》上呈元顺帝。他声称:


乔江书院者,经始宋季,再建国初,皋比之座既虚,伊吾之声遂绝。星霜变易,宛有故基,风雨倾颓,鞠为茂草。义士窘于独力,学者叹其无从。主领黄文复先生以笃古为人师,以兴废为己任,买田筑馆,弗遑宁居,问道传经,渐知矜式。一篑不止则九仞有终,丈席仅完而万问未构。十室必有忠信,况连衽之成帷;众流可为江河,看盈科而放海。将见风移俗易,薰晋鄙而皆善良;义重利轻,化齐民而出俊杰,共成盛事,侧仔群贤。


顺帝也极为欣赏,于是御笔亲书“乔江书院”四个大字,并拨官银数千两,命快马传至乔口。就这样,乔江书院成为长沙继岳麓书院、城南书院、东冈书院之后第四个皇帝御赐匾额的地方书院,书院从此焕然一新,名扬湘楚。



当年,书院传授儒家经典,弟子多为当地商贾乡邻,授课方式以自学、讲习与指导结合进行。明代洪武年间,书院毁于大火,当地乡民旋即重修,虽然简陋,但书院精神仍得传承。再往后,儒学式微,书院逐渐败落。


清朝诗人范秉秀(字伊璜,号苏溪,今汝城人,康熙拔贡)在看了乔江书院遗址后,作下了《乔口次韵》,他写道:


不作西南客,邮书应到家。

闲愁生细草,乡路出长沙。

白首春花老,归心暮鸟斜。

已知栖息好,何必向天涯。


袁相国(1719—1793,名仕仪,号浑吾,望城新康人,乾隆间诸生)作《乔江书院纪略》,其文曰:


粤在重光,六合清泰,四履雍和,予负笈以游,舣舟乔江之渚。乔江者,西通资邑,东入洞庭,有二水合流焉,昔郦注所谓鼻浦是也。

缘溪循径,柳荫十里,编户三千,市井依列,酒帘临风,此乔口市也。古有三贤堂,崇峨而立,祀贤哲屈、贾、杜三公。日月居诸,越数十纪,丹漆驳落,墙垣颓圮。迨及元季,会许照磨熙载公官湘时,唱义学、效河汾、兴诗礼、训诸生,湘楚尽弦诵之风。循良善举,德草德风。邑中先贤黄澹公,素有垂世立教之志,每于三贤堂,心仪邹鲁,欲复俎豆之礼,兴风雩之咏。乃倾囊肇修,焕然见彩,以为学宫。许公喜其嘉猷懿行,设榻以待,彰显有常。公子许翰林有壬御史闻之,感慕至诚,秉承父旨,以上疏陈其事,进奏宸廷。诏赐额曰:乔江书院。

於乎!教化行而民风淳,师道立而善者众。前人笃行,启迪后昆,敬明泮宫之颂,思乐芹藻之音。昭昭硕德,式扬耿光,永存碑口。

予卜居黄沙港之左,去此二十里而近,恨不与黄翁同时矣。前人绪业已臻,吾侪当以自励。今追思曩昔,藉兹游目骋怀,依稀乃见:杜少陵蹭蹬题句,范石湖留连送别,岳少保青口伏兵,释惠洪栖迟载米,故迹长存,斯人景仰。夫谓书院之乔江者,南接衡岳之云,北带云梦之水,渔舟欸乃,樯帆林立。芙蕖裛露,稻香芳馥,竹篱环堵,翠幕差次,郁郁乎钟灵毓秀,此乃湘中之形胜也哉。乃记。国朝乾隆辛未四月既望。


2011年,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乔口镇政府对书院予以重建。复建后,书院规模超过历代,景致宁静、清幽,是研究国学、提升素养、休闲养生的好去处。“乔江书院”匾额四字用蒙、汉两种文字书写,显得大气磅礴。书院门前“行同道合,思与贤齐”的金文对联古色古香。书院院训为“明德”、“敏行”。院训中间,是当年许有壬的题诗《题乔江书院》,诗文再现了黄澹设立书院时“忍贫如铁石”的艰难和办学后“旌佩来济济”的热闹场景,言辞情真意切。书院占地约6000平方米,呈庭院式样,明清风格、古朴典雅,有弘原堂、世学堂、福寿堂、博雅轩、若水堂等。院内展厅名家书画作品琳琅满目,藏书室古经典书籍分类排列,书卷气浓厚异常。


2016年10月28日,“弦歌千年·乔江书院”湖湘文化国学大讲堂在乔江书院火热开讲,古琴、籁、埙、文琴等乐器奏响一首首独具风韵的古典民乐,低吟浅唱间诉说着书院走过的漫长岁月,将听众们带回千年之前,充分感受中华传统艺术的魅力。其后,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学研究院院长朱汉民现场深度解读“湖南人精神”,他分析,德性文化与蛮性文化相结合造就了湖南人“德性与血气、狂傲与狷守、崇文与尚武、浪漫与实际、虎气与猴气于一身”的奇特精神气质,同时也培养了一大批推动历史变革的圣贤豪杰。


与书院、三贤祠相距不远还有一座万寿宫,也就是江西会馆,是乾隆年间由在此经商的江西商人所建。建筑坐北朝南,前后两进,大门上方嵌“万寿宫”三个大字,两边及上方有五幅彩绘壁画,都是西游记题材的,南面是戏楼。万寿宫本来是江西人为纪念江西的地方保护神——俗称“福主”的许真君而建,起初叫“许仙祠”,宋真宗赐名“玉隆万寿宫”,万寿宫由此得名。后来,江西人在外地建立会馆也都以“万寿宫”为名,据说全国数量不下几百座。现在乔口的这个万寿宫是前些年修复的,但主体还是老建筑,连正殿前的一对石狮子都是原物。大殿里供奉的是“红脸关公”。


在望城沿湘江畔的五大古镇中,铜官的历史特色是“工”,这里有世界著名的唐代铜官窑;靖港的历史特色是“军”和“商”,即其是历史上的军事和商业重镇;丁字镇的历史特色是“肆”和“书”,这里是历史上酒店饭铺集中地、船工休娱中心及书法家交流场所;新康镇的历史特色是“戏”,古镇是从明到清再到民国时期长沙地区特色戏剧演出最为频繁之所;而乔口的历史特色是“文”,不仅有着历史悠久的乔江书院和独一无二的三贤祠,而且历代留下的诗文洋洋大观,足叫人惊奇细研。


放宽视野,推广而言,乔江书院与岳麓书院一北一南,百里呼应,实为湖湘文脉相继,思想相承;岳麓城南有朱张之会,一渡寄两情,乔江有三贤踏来,一河迎三生,惺惺相惜者,皆同筋类骨神气相通;岳麓之山,登高远望,一瞰楚天阔地,而乔江舟泊之渚,湘水逶迤,云帆人挤,乐苍生平和之态,两相呼应有顺天顺民之意……于是,便对《乔口访古》有了新的认知:


原来,那些简朴、单纯的日子,还在,在旧房、窄巷中,在我们的记忆深处。

走马观花,乔口似与江南的其他水乡小镇相似,有桑麻、青稻、菱角、荷田,有肥鱼阔水;有一样寻常的民居,寻常的人家,寻常的烟火。但与他处相比,乔口,是更有内容的小镇,她给人们的盛馔是历史的,也是物质的。


作者:龚军辉

编辑:陈丹青

相关文章
附件下载